筆趣閣 > 婚內謀情:總裁太心機 >第1164章失聯
    掛了電話的歐陽看向車窗外疾馳而過的風景,心中戚戚然。
    這一次的事情發生的莫名其妙,就好像一個買了一輩子彩票的人突然中了大獎一樣的離奇。
    當然,這絕不是一件后勁驚喜十足的事情,反而,是一件會給所有人帶來災難的
    尤其是他!
    不得不說,歐陽現在的心情簡直糟糕透了。
    他和k一樣,腦中不同的回想著顧盼盼那不同尋常的樣子,又是心悸又是心慌,他有種預感,這件事情不會善終,必定要走向一個他所不能控制的結局。
    他可能就要失去顧盼盼了。
    現在他只能由衷的希望這個消息能快速爆炸,讓與君會混亂起來,最好讓顧盼盼忙得不可開交,讓她沒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其他的事情,這樣或許他還有機會挽回一些。
    到了航空公司,說明了情況,就由專門的人員帶領著他們進入了接待室。
    雖然有一架飛機失聯,但航空公司中并沒有出現混亂的狀態,大家依然各司其職,在自己的崗位上恪盡職守,維持著所有飛機的整體秩序。
    “二位,請問你們是本公司由江城飛往m國首都卅滿的飛機編號T308AZ上乘客的家屬嗎?”
    接待人員給k和歐陽倒了兩杯咖啡,然后坐到二人對面,面容和善十分有禮。
    歐陽懶得跟他客套,單刀直入的開了口。
    “我們現在需要T308AZ航班所有真實情況,我們已經和上面打過招呼,你只管照實說。”
    接待他們的一個帶著眼鏡的中年人,長的倒是中規中矩,乍一看上去就是個老實人,但既然能被派來接待k,有怎么會沒有點兒頭腦。
    “是的,歐陽先生,我接到了上面的指令,負責為你們時刻報告最新情況,但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群眾恐慌,還需要您們配合,簽一下這份保密合同。”
    歐陽接過中年人遞上來的合同,略略翻看了一眼,就遞給了k,他現在迫切的想要得到情報,并沒有什么心情閱讀合同條例。
    K倒是不如歐陽那般焦躁,他快速的看了一遍,沒什么問題。
    簽保密合同也是一個何理的請求,他們沒有理由拒絕,于是接過中年人遞上來的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歐陽連看都沒看,拿過合同就簽了字。
    中年人細細看了一遍,確認沒有問題之后,就十分放心的配合二人,將T308AZ航班的所有情況細細說了一遍。
    歐陽聽得認真,總結起來就是航班起飛期間并沒有什么問題,但是在過海的時候受到了不明原因的信號干擾,導致飛機與塔臺之間的聯絡斷斷續續,問題剛一出現,就受到了航空公司的重視,但氣象部門顯示,該航班的飛行路線上并沒有強烈的氣流干擾,也沒有超于預算的云團,所以問題只可能出在飛機本身。
    但飛機本身到底出了什么問題,他們現在誰都清楚,因為航班在將近兩分鐘的信號干擾之后就徹底失去了聯絡。
    而在預定時間內,航班并沒有降落在m國,不僅如此,m國的任何一個機場都沒有收到該航班的備降信息。
    甚至連m國的空襲警報都沒有亮起過。
    這就證明T308AZ航班根本沒有進入過m國界。
    更糟糕的情況就是飛機上的一切通訊設備,雷達定位儀全部失效,現在的T308AZ航班完全就是憑空消失,杳無蹤跡。
    “這就是到現在為止的全部情況了。”
    K看了眼手表,距離T308AZ航班確認失聯已經過去了十五個小時,這么長的時間,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也都發生了,他們現在能做到不是挽救,而是等待和尋找。
    未知,永遠是人類所無法克服的敵人。
    與k和歐陽同樣煎熬著的人,除了顧盼盼,還有宋默爾和優子。
    諾大的別墅里只有她們兩個人,空空蕩蕩。
    兩人吃過飯后就心事重重的回了各自的房間。
    宋默爾看著窗外明朗的天空,一時不知道是用什么來形容他此時的心情。
    她知道自己應該相信k能將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他一項有這個本事讓她安心,可是這一次,她似乎說服不了自己了。
    看著藍天下時不時掠過的飛鳥,她的眼中升起悲戚。
    與優子的擔心憂慮不同,她真真切切的感到了一種來自未知的脅迫,這種不安的感覺讓她戰栗恐懼。
    她覺得自己實在沒有辦法戰勝這種時時刻刻縈繞著她的不安全感。
    尤其是現在這種k不在身邊的時候,她無法控制自己不去亂想。
    安靜的房間中,宋默爾靜坐在床上呆望著天空,一動不動,好似雕塑。
    粘稠的空氣緩慢的在宋默爾身邊流動,慢慢的包裹著她,讓她無法逃離。
    或許,她應該找一個人求助。
    厲少城。
    宋默爾的手指動了,好似觸動了空氣的琴弦,在光的照耀下流動旋轉。
    手機上顯示出了一個熟悉的號碼,卻不是厲少城的,而是陳衫的。
    顯然,對于這樣的事情,找陳衫要比找厲少城有用,畢竟她沒有把握讓厲少城出面幫助她,現在的厲少城已經很少出面了,倘若是關于寧千羽的消息,別說是這樣的事情,就算是虎口狼山,他也能走個來回。
    可惜不是。
    但這個電話若是打出去,有些事情就會不一樣了。
    宋默爾很掙扎,她的腦中不停的回旋著顧盼盼光芒四射的樣子,她明白自己現在的這份心思十分可恥,但她仍然放縱了自己。
    她想像窗外的飛鳥一樣,自由昂揚,她想過安穩平淡的生活,和k一起,住在驪山別墅。
    平平淡淡,無波無瀾。
    她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實現這個小愿望,但她知道,絕不是現在。
    就在宋默爾還在猶豫著要不要給陳衫打去電話的時候,陳衫已經在厲少城的辦公室中蹙眉等待了。
    航班失聯這樣的消息不會逃過那些手眼通天的人物手里的。
    厲少城看著航空公司那邊時刻更新的狀況,當他得知k和歐陽格外關注的時候,不由得警惕的將所有情況再次細細了解一遍。
大神捕鱼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