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七英雄傳記 >第70節急轉直下的戰局

  “其他人也都來治療過傷勢。”聽著卡拉赫的話,我至少還安心一點,我還以為就我一個人菜。
  “說起來,你覺得這一場打完,我們能升到多少級?”我看著卡拉赫那些全自動攻擊魔法陣,一臉尷尬的找了個話題。
  “不清楚,將這次黑潮擊退之后,我們還要攻入最后一座烽火臺‘零’。至于赫拉特·菲斯科古堡看情況,如果允許的話,我們可以等休息充分以后再過去,畢竟那是真正的魔界的領地,不做好準備肯定會吃大虧。”卡拉赫把作戰會議上索偉爾說過的話又說了一遍,我第二次聽,卻也有了新的感悟。
  “我們現在消滅多少魔物了?”
  “按照楊湘城情報部門的統計,開戰的這85分鐘時間里,我們消滅了1100到1300萬普通魔物,高階魔獸在1.1萬到1.4萬左右,惡魔種220只左右,還有一只由人類轉化而來,到就實力來說,是真真正正的惡魔。按照和開戰半個小時的數據相比,惡魔的數量與密度明顯提升了。”卡拉赫停止了治療,我身上的傷勢也恢復了七七八八,節約時間,快速修復到這個狀態就可以了。
  “和之前那一波也就一兩百萬的魔物潮相比,這次怎么多了這么多?”我看著那依舊密密麻麻看不到盡頭的黑潮感到深深的無力。龍人化的身體狀態似乎更差了,人類這邊的無力感也更加嚴重。
  “再堅持一下吧,這波黑潮就要結束了。”“什么?”我看著頭頂的埃爾文,一張畫面出現在我視野中一個小區域中,那是遠處逐漸而快速收窄的魔物大軍,很明顯看到盡頭了!
  全隊所有人都收到了這個信號,這是再好不過的強心劑了,就連我也覺得涌上來了不少的力量,我叼起兩瓶魔力藥,直接沖下了平臺。
  火焰與雷電在劍上交織,既然看到了戰斗的終點,在消耗上自然可以再放開一點。一名類似于死尸的人型惡魔種仗著手中鋼槍與我打了近百個來回,誠然,我手中軒轅可以說削金如泥,但對方那把長槍明顯也不是凡物,紫色的詭異光芒從槍身中透出,甚至掃過我臉龐時還能照亮我的面龐。
  但終于它先于我出現大的失誤,我抓住機會,長劍卡住它的長槍,匕首瞄準腦袋一把插入。對方也是覺察,松出左手一把擋住匕首。
  寒氣四溢,我右腿一踢,直接踢碎了它凍結的手肘。
  接下來便毫無難度,只兩合,就送它塵歸塵了。
  結果就在此時,我感覺到北方與南方都逐漸有吵鬧的騷動響起。
  “怎么回事?”手中火焰長劍掄圓,打出一小片空擋。
  “人類的騎兵援軍來了。”埃爾文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奈。
  “草,說好的等黑潮退了再開始上么?誰他媽這么沒腦子帶人上的?就這么想要功勞么?”我不禁破口大罵,這種時候還來揮霍人命,這群狗屎將軍都他媽怎么上的位?
  “…是你老婆。”埃爾文的聲音還是那么無奈。
  “啥玩意?”我一楞。
  “我說,是珂美索城城主,人稱女王的珂美索·柯柯提,親自帶的騎兵部隊殺入的黑潮之中。”埃爾文解釋的越詳細,我越覺得膽顫心驚。
  “什么瘠薄玩意???”我當時就呆若木雞,任憑魔物毆打我的保護屏障。
  “柯柯提在哪兒?北邊還是南邊?”我抬起頭,卻看到了北邊的天空中隱隱約約有一道沖上天空的金光。
  “北邊,你應該能…”
  “我看到了!”因為沒辦法飛,在怪物頭上跳躍又太過危險,我只能加快速度向那個方向殺過去。
  “不,看到了就抓緊躲開你那個位置!”埃爾文聲音變得焦急起來!
  “啥?”我看著那逐漸放大的,如同倒下來的金色光芒,連忙在空中連連加速跳躍,終于趕在那攻擊命中之前離開了攻擊范圍,但是激起的氣浪卻是逃不過了。
  “你差點謀殺親夫了,你知道么?”我飛在天上這樣想。
  一腳踢在一塊想要超我車的巨大石塊上,腳下魔法陣提供了力量與方向,我飛快的向著柯柯提的位置“跳躍”而去。
  那是攻擊么?有點驚心動魄啊。我在空中看著那燒焦泛紅的凹出一條溝壑的地面,心中不禁有著后怕。
  這邊的魔物已經被推遠,那邊的魔物不敢過來,我在地面上加速跑動。
  終于看到了最前方的騎兵部隊,看著他們那副模樣,某種程度上我也大概知道了為什么城中那么多的軍馬,一邊是緊急口糧,二來也是騎兵在對抗魔物時太過負面,戰斗力還不如下馬持盾當個步兵。
  終于,我看到了一身冒著金光,身著和卡拉赫那一身也不遑多讓的華貴鎧甲,手中長劍手起刀落,收割了一只高階魔獸的性命。魔獸的血液在空中就被那光芒蒸發殆盡,而魔獸本身也在近身之后就變得呆滯。
  “所有人!跟我沖鋒!全力援助勇者擊退黑潮!”柯柯提舉起手中長劍,金色的光芒更加耀眼。
  “援,援,援助你個大頭鬼!”我跳起來打了柯柯提的頭盔一下。
  “弗洛德!”
  “你來干什么!我戰前告訴過士兵們不要出來的!”我現在非常生氣,真的非常生氣,但是還是限制的僅表現出來了一小部分。
  “這是剛剛到達的我的部隊,而且已經可以看到后面沒有魔物了,至于我你就更不需要擔心了,這身祖傳下來的‘圣人盔甲’還不是吃干飯的!”柯柯提舉起左手,我看到身后跳出的一只人型豺狼被金光鎖定在空中,柯柯提長劍甩動,一個十字劍氣就這樣切割了魔獸的身體,化作四瓣。
  “我現在根本不擔心你!可你知道前面那些騎兵死的有多慘么!”那些傻逼一樣的將軍尚且知道轉成步兵沖鋒,可面前這個小女人甚至連這一點都不知道!
  柯柯提突然一愣,就連她身后又竄出來一只人型豺狼也沒發覺。
  我舉起手,空氣中瞬間浮現出一片屏障,豺狼就這樣硬生生撞在上面。從衣袖中抖落出匕首,捏著尖端甩出去,在命中豺狼之后,上面的風刃全數發散,豺狼的身體在空中分離。
  柯柯提愣愣地轉過頭,又轉了回來。
  “對不起,我以為…”她低下了平時高傲的頭。
  “別跟我說對不起,去跟那些死去的士兵,還有他們的家人說吧。”就在我的腳旁,就是一具新鮮的人類尸體。
  我沒辦法掩飾現在的失望的情緒。但我又何嘗不知道,柯柯提是為了我才下令如此魯莽的行軍的。
  “別的事情上我會遷就你,放任你。但唯獨涉及到人命的事情上,我不會退讓。”
  這下怎么辦?是為了幫助士兵而留下柯柯提轉而繼續清理魔物,還是留在這里保護我柯柯提?
  這兩個選項放在我面前,讓我突然沒辦法抉擇。
  然而很快,戰場就會幫我做下決定。
  “你既然這么想,那就不要來我身邊了。多多清理戰場,多讓些士兵回家早日回家。”柯柯提一拉韁繩,帶著周圍的近衛隊就要順著其他士兵的方向前進。
  “我也是這么想的,不用你提醒我。”柯柯提已經縱馬前進,而我還停留在原地。
  我他媽說什么呢,靠。
  但是,卻就在此時,地面震動的幅度開始加劇,這個平時感受到的魔物或者士兵帶來的震動不一樣,這個幅度明顯要強上許多。
  地震?我覺得這種太過巧合的事情有點太過夸張了。
  惡魔?我剛想到這個念頭,思緒突然被當初在圣人居所見到的惡心肉球所占據。
  難道?
  身邊不遠處的土地突然碎裂,一只畸形的褐色觸手伸出,觸手頭部裂開大嘴,將空中哀嚎的士兵身體一口吞下!
  更多的觸手出現,而在遠處的地面則開始高高的隆起!
  為什么偏偏在這種時候!你早個十分鐘出現能死啊!
  “柯柯提!”我向著士兵中散發出金光的方向跳去,一根觸手從下往上徑直飛出,張開大嘴向我攻來!我手中藍色火焰升騰,全數向下傾瀉,卻又看到不遠處大量的觸手鉆出,將那處金光包圍起來。
  除了燒焦后的氣味實在是太過惡心之外,火焰對于這觸手確實相當克制。我無心戀戰,剛想要繼續前進,一連十幾根觸手橫向排出,準備攔住我的腳步,而透過縫隙,我看到那脫落的頭盔之下,紅色的長發在空中飛舞。
  “柯柯提!!!!!!!!!!!!!!!”
  身體再度變得自由起來,兩層觸手墻被硬生生的撕裂,將那一根碩大無比的觸手的口器撕裂出一個十幾米寬的口子,我一把將驚魂未定的柯柯提抱在懷中,飛向了空中。
  右臂夾著柯柯提,左手拿出體力藥與魔力藥喝下,但是這對于我現在這具身體幾乎帶不來什么恢復效果。
  轉而我把手伸向了深一點的圣藥,仰頭一飲而盡。
  “所有人,把圣藥轉移到我這邊來!”圣藥的恢復力盡管強勁無比,此時效果也并不怎么樣,但至少將我的體力與魔力都恢復了一些。
  全身上下的鱗片沒幾處還算完整的,身體表面的毛細血管與末端魔力回路幾乎全部炸裂開來,血液順著手臂大腿向下滴落,不斷煽動的翅膀每一次揮動,都會甩出不少的血液。
  魔力就更不用說了,整個人跟扎了無數微小小孔的輪胎一樣,不斷向外漏著氣。
  我向著楊湘城的方向飛去,速度卻不敢太快,空氣將我全身扎的生疼。
  “弗洛德,你這是…”從柯柯提的眼中,我可以看到那些翻起的皮肉,裸露在外的血管。這是身體剛剛經歷了魔法暴走而引起的爆炸后的現象。
  “不用太擔心我,人類形態不會受這副軀體的影響。我把你送回去以后,我保持人類形態戰斗就可以了。龍人化慢慢調養總能恢復。”我看著柯柯提眼中噙著的淚花,止住了話題。
  我現在急需可以信任讓我托付柯柯提的人,但我在這種地方就唯獨不認識這樣的人,她的堂弟想必正在率領另外一隊人馬,或者…
  我直接停在大軍總帳篷中,一旁巡邏的士兵極其緊張的拿起武器指著我。也難怪,我現在這個造型說是惡魔卻是更加貼切一點。
  “我是弗洛德。”“我是珂美索·柯柯提。”柯柯提想要離開我的懷中,但是腿腳發軟沒站住,我只能挽著她的身體,一步步走進帳篷之中。
  士兵似乎還想要阻攔,我直接一把把他們推開。
  “你在這里休息吧,我一會兒先去找你堂弟。回頭消滅了外面那個怪物,大概就是總突擊的時間了。沒有他指揮還是不行的。”我懶得去搭理帳中其他將軍,把柯柯提放在椅子上便準備離開。
  柯柯提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或者說,爪子。
  她用勁更大了一點,握的我手發疼。
  “你,算了,自己小心。”“嗯。”推下她的手,我徑直離開了帳篷,雙翼舒展,沖向天空。
  幾十瓶圣藥下去,身體表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只可惜內部還是一團糟,魔力的供給也提不上來,這具身體拿來戰斗恐怕還是不行。但是,看著面前戰場之上,那直徑足有兩公里大,懸浮在低空的惡心肉球,我又不認為在地面上能有多少讓我輸出火力的機會。
  實際上,地面上還在動的生物已經不多了,我看著很多的騎兵已經開始脫離戰場,而留有一些弓箭手嘗試著攻擊那肉球。
  至于那些華麗而巨大的魔法,毫無疑問是我們的人了。
  “沃洛夫德!”我找到了還在指揮戰斗的他,不過他看起來毫無魔法天賦,只能憑借一把銀色鋼制大弓向上進行一點難有成效的攻擊。
  “讓所有的士兵撤退,這個玩意我們七個人處理。”“可是…”沃洛夫德面漏難色,我還是大概知道一點他為了什么而苦惱。
  “你姐那邊別管,她我已經送回去了,你抓緊帶士兵回去,還是老樣子,等我的信號再帶士兵出發。”我看了看他鎧甲肩部我留下的血手印,也沒再想說什么,就這樣揮動雙翼準備離開。
  “你誰啊?”我的翅膀突然抽了筋。
大神捕鱼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