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將燼 >第108章迷亂之夜
  顧小石只是受了點外傷,并不重,先前消耗的精神力也不值一提,背著個大活人在雪中行進,體力有些透支而已,又遭遇雪崩,難免會擔驚受怕,這才淺淺暈了過去。新網 電腦端:https://.x81zw./
  恍恍惚惚之間,顧小石只覺口干舌燥,仿佛置于火爐之中,全身滾燙,體內似有一股熱流上躥下跳,竟難以控制,隨即轉醒過來,不,準確地說,是被人驚醒的!
  一具更加火燙的軀體伏在身上,不住地扭動著,顧小石睜開雙眼,洞內漆黑一片,以他的目力只能依稀看見自己幾乎赤著,被藤原麗香緊緊抱住,而她全身上下竟是不著寸衫!
  顧小石一聲驚呼,趕緊坐起,卻覺身下有異,定睛看去,原來二人早已結合在一起了……
  藤原麗香似乎失去了理智,雙手撐住顧小石的胸膛,身子瘋狂地蠕動著,不時喘著粗氣,又偶爾發出兩聲**。顧小石神智尚存,想要掙脫,卻覺全身乏力,又被藤原麗香的兩條腿緊緊夾住,竟然動彈不得,腦后一陣疼痛傳來,伸手一摸,有些殘留血跡,想是剛才撞破了頭。
  再看藤原麗香,原本近乎于蒼白的肌膚,此刻卻殷紅一片,全身上下有不少汗珠溢出,臉頰更是滾燙,二人并未貼面,卻也能感受到傳來的溫度,她的雙眼早已布滿血絲,眼神迷離,一動不動地看著顧小石。
  顧小石掙扎著叫道:“學姐,學姐,你醒醒,醒醒啊!”
  藤原麗香似乎聽不見,跨坐在顧小石的腰間,搖晃著身子。
  顧小石伸出一只手,試圖推開她,豈料正好觸碰在她的腰間,頓覺一股火燙自掌心傳來,顧不上那許多,使出殘存的氣力,將她的身體推開了少許。
  被顧小石的手心觸摸,藤原麗香發出一道**,身子不住顫動,反而更加用力地撲了上來,雙腿盤住顧小石,雙手拼命摟住他的脖子,也不知她哪來那么大的力氣,竟摟得顧小石有點喘不過氣來。
  顧小石正欲張口呼喊,卻發覺自己的嘴唇被兩片柔軟堵住,藤原麗香雙手上移,抱著顧小石的頭部,拼命吻著他。顧小石“吱吱嗚嗚”想叫卻又發不出聲來,趁這當口,又被藤原麗香的舌頭撬開牙關,用力吮吸,兩人的舌尖竟不知如何糾纏到一起,感受到她雙唇傳來的濕熱和那淡淡幽香,一時之間,顧小石竟有些意亂情迷。
  藤原麗香顯然未經人事,動作生澀而狂暴,顧小石是個初哥,別說男女之事,就算親吻,這也是第一次。兩人身中‘欲神之淚’奇毒,藤原麗香體內的魔抗因子含量無法與顧小石想比,早就毒發失去理智;顧小石還好,一路逃離,拼命壓制住毒素,這才有幸虎口脫險。之前昏迷,意識全無,毒素失去控制,隨著血液在全身各處亂竄,此刻又處極大的刺激之中,再也把持不住,腦中漸漸迷亂起來,那一抹僅存的清明在迅速消散,剩下的只是欲望,人類最原始的欲望!
  顧小石腰腹發力,再度坐起,左手摟住藤原麗香的腰肢,右手探出,緊緊握住她的胸脯,使勁揉捏著。兩人仍在激吻,藤原麗香似乎感受到了對方的回應,雙手雙腿漸漸放開,顧小石頓時沒了束縛,一把托住她的身子,瘋狂上下聳動,藤原麗香突然挺直軀體,全身顫抖不已,又揚起頭部亂晃,再雙手抱住,發出一陣動人心魄的大叫聲。
  藤原麗香的身材修長勻稱,全身上下沒有哪怕一絲贅肉,肌膚緊致細膩,卻又如火般灼熱;她的胸并不大,一只手剛剛握住;她的腰很細,也很柔軟;她的雙腿圓潤修長,卻充滿力量;她的手心有些粗糙,或是長期握劍的緣故,為了心中夙愿,這位美麗的學姐定然活得很累很苦吧?
  天色漸漸暗了,雪卻越下越大,洞口被積雪封死,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山洞內,兩人緊緊地交纏在一起,什么也看不見,只得身體相互碰撞時發出的聲響和那一陣陣此起彼伏的**……ァ網
  也不知春風幾度,二人終于精疲力盡,倦極倒下,沉沉睡去,她伏在他的身上,他緊緊摟住她,肌膚上的紅潮在不知不覺中,慢慢地,慢慢地消退著……
  顧小石睜開雙眼,洞內黑暗依舊,但卻有些許微弱的光亮穿過洞口的積雪透射進來,身體似被什么物事壓著,伸手一摸,觸及一片細膩光滑卻又微涼的肌膚,低頭一看,藤原麗香全身赤著,正伏在自己身上沉沉睡著,昨夜的瘋狂一幕幕如潮水般涌入腦海,顧小石呆呆地望著看不清的洞頂,自己這是被逆了?
  顧小石想挪動一下身子,卻又怕驚醒藤原麗香,只得保持不動,繼續發呆。臉上的表情有些麻木,心中卻五味雜陳。雖說被清田秀人背叛在先,又下毒迫害,兩人發生關系事出有因,這段孽緣實在怨不得誰,但終究已是生米熟飯,接下來該如何面對藤原學姐,又該如何面對姜一妙,甚至是……如何面對自己?
  究竟是怎樣一種心情,顧小石說不上來,只希望藤原學姐就這么一直伏在身上,不要那么早醒來才好!
  懷中的人似乎感覺到有點冷,將自己摟得更緊了些,那片光滑細膩,那柔軟的觸感,顧小石一陣心跳加速。想找到昨夜脫去的衣衫幫她蓋上,卻又因距離太遠而觸碰不到;想伸手抱住對方,為她帶去一絲溫暖,卻又害怕,不敢還是不愿,誰又能知道?
  顧小石暗嘆一聲,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還是想想接下來該怎么做吧!
  微微低下頭,想看看身上的她,卻陡然發現,一雙明亮的眼睛正盯著自己……
  顧小石嚇了一大跳,她雙眸中蘊含著自己無法分辨的意味,是喜是悲?又或著,是愛是恨?
  二人就這么對視著,誰也沒有率先開口說話,良久良久……
  顧小石終于忍不住了,喃喃道:“學……學姐……你……你醒……了?”
  藤原麗香還是沒有說話,繼續盯著顧小石,好一會兒方才閉上雙眼,又是一會兒,再度睜開,這一次顧小石看清了,她的眼神與平日無異,藤原麗香還是那個冷冰冰的藤原麗香……
  藤原麗香一躍而起,找到自己的衣衫穿上,又拾起顧小石的,扔還給他,淡淡道:“起來吧!”
  “學姐……我……我們……”顧小石用衣物蓋住半個身子,吞吞吐吐道。
  “閉嘴!”藤原麗香一聲冷喝,道:“你我之間什么也沒發生過,我還是我,你仍是你,一如往常那般!”
  “但……但是……昨……昨夜……”顧小石似受了委屈,吱吱嗚嗚道。
  “昨夜我二人逃難,落入此處,安靜養傷,僅此而已!”藤原麗香的語氣更加冰冷了,道:“你最好記住!昨夜什么事都沒發生過!如果你膽敢向第三人提及半點,我定會與你拼命!”
  “就算你是奧古斯都學院的A級學生,就算你是伊凡校長的親傳弟子,只要你敢泄露,我也會殺了你的!”藤原麗香補充道:“不惜一切代價!”
  顧小石想哭,被人逆推在前,受人威脅在后,原本想說點什么安慰的話,此刻卻再也無法說出口,只得老老實實地坐起身來,“窸窸窣窣”穿好衣服。
  他二人昨日逃得倉惶,隨身物品全都落在溫泉旅店,此刻赤著雙足,一人只得一件寬松的浴袍,好在都是B級獵魔人,倒不畏懼寒冷,待顧小石穿好起身,藤原麗香開口道:“出去再說。”
  洞口積雪并不太深,顧小石是男生,只能由他充當苦力,耗時一刻鐘,挖出了一個可容身子通過的洞來。二人先后出了山洞,舉目望去,一片銀白,大雪停歇,已是清晨,有初升的朝陽發出金黃色的光芒,照耀著大地。
  藤原麗香指著近處的一座山峰,道:“這應該是硫磺山,溫泉旅店在西邊,我們先回去看看。”
  “回去干嘛?”顧小石皺眉道:“昨日逃脫之時,我看到旅店的老板和老板娘都被殺害,再說你那位二師兄說不定還命人潛伏在四周,暗中等待著咱們。”
  “不會,清田秀人心思慎密,應該早已抹掉了痕跡,離開了事發之地,那些忍者一路追蹤,被你甩掉,無法確認我們的生死,他一定會派人潛伏,但卻不在此地。”經過此事,藤原麗香不再叫清田秀人為二師兄,而是直呼其名。
  “那他們會在哪里?”顧小石追問道:“到現在為止,我仍是搞不明白,他為什么要對我倆下手?”
  “他不是說過了嗎,是有人讓他這么做的,但究竟是何人,我需要想一想。”藤原麗香答道。
  “還能有誰?”顧小石恨恨道:“定然是藤原家的那群王八蛋!想阻止學姐重返家族!”
  “未見得!”藤原麗香若有所思地搖搖頭,道:“先回去一趟,看看究竟,再順便找些衣物。”
  說到衣物,兩人各自只有一件浴袍,里面空蕩蕩的,什么也沒穿,在這冰天雪地之中,穿著一件浴袍東游西逛,這算什么?
大神捕鱼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