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從斗氣大陸開始的旅程 >第44章太弱了
廣場之上,所有云嵐宗弟子皆是抬頭望著天空上的戰局,對于需要出動三名斗王強者攔截徐乾,他們同樣是有些感到太過于小題大做了,要知道,以天空上那三位長老的實力,就算是攔下斗皇強者,那也并非是什么難事啊。
當然,抱有這個想法的,也并非只有他們,就是連巨樹之上的木辰等人,也是有些感到不可思議。
因為云嵐宗特殊地位的緣故,因此,宗內的一些強者,很少去參加那所謂的帝國強者的排名,要不然的話,一眾老家伙豈不是將會把名次給占個大半?而這種舉動,無疑會讓得一些強者心中略有些不滿,這可不是云嵐宗所樂意見到的事情,因此,雖然帝國十大強者排行榜上,除了宗主云韻之外,并沒有這三位老者的名字。
“看來蕭炎的哥哥有麻煩了。”
加刑天道。
“小子,現在你后悔了吧。”
葛葉看著徐乾。
“哼,小子,不要再負隅頑抗了!”
“少廢話,抓住他。”
徐乾卻是似乎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里,而是看著蕭炎道:“炎帝,看好了什么是真正的刀法。”
徐乾掌握的刀法很多,有他自創的刀法,也有得之天刀宋缺的天刀八式以及天刀。
一名白袍老者便是詭異的閃現在身前不遠處,干枯的手掌對準徐乾,淡淡的喝道:“風縛!”
隨著音落,鋪天蓋地的狂風自其掌心中暴涌而出,旋即化為一縷縷猶如實質般的繩子,對著徐乾閃電般的纏繞而去。
風繩速度極為快捷,眨眼時間,便是囊括了蕭炎周身空間所有范圍,老者手掌猛然一握,風繩急速收縮,旋即猶如一個蠶蛹一般,將徐乾包裹在了其中。
廣場上,那些云嵐宗弟子張大著嘴望著那幾乎是一個回合,便是將徐乾抓捕的白袍長老,皆是忍不住的驚嘆了起來,沒想到斗王強者,竟然強到了這一地步。
“哼,雕蟲小技。”
徐乾只是輕輕一掙脫,便掙脫開來。
“炎弟看好了,這是我的天子之刀。”
徐乾大喝一聲,隨即他以掌為刀。
“君臨天下。”
一股無法形容的氣勢沖天而起,此刻的徐乾化為了那蓋世的君王,帝王一怒伏尸千里。
道家亞圣莊周說過:“天子之劍,以燕?石城為鋒,齊岱為鍔;晉衛為脊,周宋為譚,韓魏為夾;包以四夷,裹以四時;繞以渤海,帶以常山;制以五行,論以刑德;開以陰陽,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劍直之無前,舉之無上,案之無下,運之無旁,上決浮云,下絕地紀,此劍一用,匡諸侯,天下服矣,此天子之劍也。”
那是天子之劍也,而此刻徐乾使用的刀法如出一轍,這是天子之刀,以民意為鋒芒,以萬里山河為背,此刀一出,天下皆驚。
這一刀光是刀意就已經是震懾人心。
在這股刀意的作用之下,對面老者只感覺自己的心神都戰栗了,在他的眼里,徐乾化身為上古帝王,這一刀不但蘊藏了霸者之意,還有王道交雜,帝王之道王霸雜糅而已。
徐乾在大唐世界曾經一統天下,唯我獨尊,打到歐洲,四夷賓服。
這一刀他只用了和斗靈差不多的力量,但對面老者卻在這一刀的刀意之下一動都不敢動。
手起刀落!
對面老者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然后他的大好頭顱便被徐乾一刀砍下。
云嵐宗的弟子驚呆了,這可是斗靈強者呀。
加刑天也是非常的震撼:“這可是斗靈強者呀,這并不是大白菜。”
納蘭嫣然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這就是她當初眼中的廢物?一刀一個斗靈。
蕭炎也是大吃一驚:“這才是真正的刀法呀。”
“爾敢!”
三名斗王生氣了,徐乾竟然當著他們的面殺掉一位斗靈,直接不把他們放在眼里。
三人一聲低喝,彼此手掌遙遙對立,掌心中,三種顏色各不相同的斗氣暴涌而出,旋即以光膜之狀,閃電般的沿襲而出,僅僅是眨眼時間,便是在中心處相交接,頓時,三人之間,便是形成了一個三角形的能量光膜,而那光膜中間,正是蕭炎。
三人合力那效果比一加一加一的效果還要大,哪怕是普通的斗皇強者也要害怕。
“遭了,這蕭炎的哥哥。”
加刑天道。
“對呀,三名斗王強者的能量護罩豈是容易打破的?”
“法老頭,你不打算出手一下?嘿嘿,不管如何說,蕭炎也是你們煉藥師公會的榮譽長老吧?”加刑天忽然轉頭對著法犸笑道。
“看現在的情況,這云嵐宗是打定了主意想將蕭炎留下,我出面,恐怕他也不會改變主意。”法犸搖了搖頭,道:“你也知道云嵐宗的實力...我是煉藥師公會的會長,代表著整個公會的利益,我若是直接出手幫蕭炎,那會有損雙方的關系,所以...我也只能找個機會替他說下情,只要他并非是殺墨承的兇手,想必云韻還是會給我這個面子的。”
“至于蕭炎的哥哥我就無能為力了。”
“能量護罩嗎?”
徐乾的身上有一層金色的護罩,經過異火的鍛體,徐乾現在已經是身若琉璃,萬法不侵,由內而外都是無堅不摧。
只見徐乾的手掌突然變得火紅一片,青蓮地心火的力量涌入他的經脈之中,這也是徐乾第一次使用異火的力量。
那三位斗王聚集在一起的能量護罩就這樣被徐乾輕輕一推,然后戳破了。
“這……”
加刑天看呆了。
這可是三位斗王聚集的能量護罩呀,就這么被輕輕一推給戳破呢?
法瑪也是目瞪口呆:“這蕭炎的哥哥到底是何方神圣?”
蕭炎也看呆了,這可是三位斗王強者呀,不是大白菜呀。
那三位斗王更是大吃一驚,要知道他們這能量護罩可是連斗皇強者都能困住,如今卻被這么一個小年輕,說破就破。
徐乾搖搖頭道:“太弱了,太弱了。”
這可把三位斗王氣的不輕,他們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
大神捕鱼最新版 期货配资分仓合法吗 幸运飞艇直选计划在线计划 精准六尾资料 香港平特三连肖网址 极速赛车技巧论坛 学生党如何网上赚钱 腾讯分分彩手机分析工具 北京福彩快3开奖结果 总统百家乐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结果走势 三肖期期中准稳 股票买卖规则时间限制 牛大人配资 管家婆三肖二码免费 新加坡二分彩彩票平台 江西11选5中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