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從斗氣大陸開始的旅程 >第46章沒有人


  這一刻的徐乾霸氣環繞,他就像是從遠古走出來的魔神一般不可一世。
  “亢龍無悔!”
  徐乾并沒有立即劈下去,他在醞釀自己的氣勢。
  徐乾這一招亢龍無悔與亢龍有悔并不相同。
  亢龍有悔出自《周易·乾》:“上九,亢龍有悔。”
  乾卦爻位到了上九,以六爻的爻位而言,已位至極點,再無更高的位置可占,孤高在上,猶如一條乘云升高的龍,它升到了最高亢、最極端的地方,四顧茫然,既無再上進的位置,又不能下降,所以它反而有了憂郁悔悶了,這一爻,在物理而言,便將有物極必反的作用。
  亢龍有悔表示人不能太極端,勁力用到一定程度應該保留一些,如此方能生生不息,而徐乾卻違反了這一定理。
  他這一刀“亢龍無悔”不成功便成仁,不是你死便是我火,一刀既出就沒有想過退路。
  終于徐乾的氣勢集聚到了巔峰,徐乾手刀直接向云嵐宗的大陣劈過去。
  這一刀似乎斬破了蒼穹,世間的萬物在這一刀面前都黯然失色。
  在這樣霸道的一刀面前,所有人只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
  蕭炎都看呆了:“好厲害。”
  一刀之下,那能量護罩就直接崩潰。
  能量罩一破,周圍巨樹之上,上百名云嵐宗執事臉色猛然一陣慘白,旋即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納蘭嫣然嘴角溢出一抹苦澀,當年她眼中那個蕭家廢物,如今,卻是幾乎將云嵐宗掀了個天翻地覆。
  “如果...當年沒有...”輕輕的呢喃了一聲,納蘭嫣然猛然驚醒,玉手緊握,心中不知何時升起的那抹淡淡悔意,讓得她有些驚恐,手掌捂著酥胸,深吸著冰涼的空氣。
  現在她是真的有些后悔了,這蕭家兩兄弟一個比一個變態。
  “我不管你究竟是誰,不過你是這么多年來,第一次讓得我云嵐宗如此難堪之人,今日若是放任你們安然離去,恐怕日后我云嵐宗在加瑪帝國內,將再無聲望可言,所以,為了宗門聲譽,今天,你們別!想!離!開!”
  云力道。
  云力在眾目睽睽之下,忽然從納戒中取出一支云白色的笛子,湊在嘴邊,狠狠一吹,頓時,一股有些奇異的尖銳聲調,猛然自笛子中傳了出來。
  尖銳的笛聲,繚繞在整座云嵐山,經久不息。
  廣場上,所有人都是因為云棱的舉止而安靜了下來,一時間,只能聽見那笛聲不斷傳揚。
  加刑天微瞇著眸子,與法犸對視了一眼,猛然間,似是想起了什么,眼瞳驟縮!
  “是那個老家伙!他果然還沒死!”
  隨著加刑天與法犸失聲落下,那云嵐山深處,一股浩蕩磅礴氣勢,猶如那從遠古蘇醒的巨龍一般,帶著無可匹敵的威壓,降臨而下!
  在這股磅礴氣勢蘇醒之時,遠在云嵐宗幾百里之外的天空中,一道白色流光驟然頓住,在半空中現出一道雍容美麗的身影,此時她正望向遙遠的云嵐宗方向,那張淡然脫塵的俏臉上,卻是在此刻布滿了震驚。
  “老師...他怎么蘇醒了?”
  猶如巨龍蘇醒般的磅礴氣勢,轉瞬間便是籠罩了整座云嵐山,一股蕭炎以前從未感受過的強大威壓,自云嵐山深處蔓延而出,最后彌漫廣場,頓時,廣場上,所有云嵐宗弟子,都是忍不住心中的那抹敬畏,對著氣勢蔓延處,雙膝跪了下去,而云棱以及那些云嵐宗長老,雖然并未行跪禮,可卻也是恭敬的彎下了身。
  “這股氣勢...”納蘭嫣然美眸盯著云嵐山深處,俏臉上,也是浮現一抹震撼,她沒想到,今日之事,竟然是將這位閉關許久的師祖都是驚動了出來。
  那自云嵐山深處散發而出的磅礴氣勢也是越來越濃烈,到得最后,一道清嘯聲猛然沖天而起,在無數道目光注視下,一道白影忽然自云嵐山深處浮現,旋即腳踏虛空,緩緩對著云嵐宗廣場而來。
  白影并未召喚斗氣之翼,可在虛空踏步而行的速度卻絲毫不比海波東等人慢,每次腳步落下之處,虛空便是會蕩漾起一圈圈漣漪,漣漪消散,人影卻是早已經出現了百米之外,極為玄異。
  如此幾次跨步,僅僅片刻時間,人影便是閃現在了廣場中央那處石碑之頂,淡淡的目光掃過滿是狼藉的場地,眉頭微微皺起,籠罩著廣場的威壓,在此刻也是變得濃烈了許多。
  云嵐宗上代宗主出現了。
  白影身著一套極為樸素的白色長袍,微風拂來,長袍飄飄,頗有一種出塵飄逸氣息,他年齡看上不并不是很大,臉龐上沒有老人該有的皺紋,反而是猶如一塊散發著毫光的溫玉一般,要不是那一頭雪白的長發,他就是云嵐宗的上任宗主云山。
  法瑪道:“嘿,這老家伙突破斗宗后,竟然是變得年輕了一些,看來突破那個障壁的好處,還真是不小啊。”
  “云力,給我解釋吧,你知道的,我說過,若非是極為重大之事,不要打擾我的靜修。”云山目光轉向下方的云力,淡淡的道。
  “老宗主,您可是出來啊,若是再晚點,恐怕云嵐宗就得被人給毀了!”云山目光掃來,頓時讓得云力腳腕一軟,雙膝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老臉上的血痕,讓得他看上去尤為凄慘。
  “云韻呢?”眉頭一皺,云山問道。
  “宗主外出去了,還未歸來。”云力急忙回道。
  “簡略說說事情吧,這么多年中,我云嵐宗還是第一次被人破壞成這樣。”云山雙手插在袖間,平淡的道。
  聞言,云棱精神一振,手指指向天空上的蕭炎,大聲道:“老宗主,今日之事,全部都是由他所引起!”
  云力講了今天徐乾大鬧云嵐宗的事情。
  云山看著徐乾道:“竟然敢如此大膽,今天你們一個也走不了。”
  云山并沒有把徐乾等人放在眼里,他可是斗宗強者,怕的誰來?
  徐乾的嘴角露出笑容:“我想走,這個世界上還沒人攔得住我。”
大神捕鱼最新版 期期准确提供生肖中特资料 江西11选5开奖 博贝棋牌娱乐 六台宝典内部资料2020 如何炒股指期货 吉林快3计划 山东钢铁股票行情 星悦福建麻将下载 江西时时彩012路 甘肃快3号码分布图 创业找项目 第一配资 陕西快乐10分网站 模拟炒股平台 追光娱乐安软市场 陕西11选5任7任8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