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11號樓詭異事件 >第45章清醒

  天海在離開耿局的房間以后,稍作收拾,騎著自己的摩托,就急匆匆的趕到了力帆和玉迪所待的私人診所里。因為是耿局安排的,所以天海要進入這家私人診所不會遭受任何阻攔。在進入私人診所之前,為了能更多的套出他們的話。她喬裝打扮成一位男警官,別說,天海172cm的身高,和經常鍛煉的身軀,裝成男警官還真像那么一回事,再說,天海的聲音本來就是有些沙啞的中性音,就算不用變聲器,也分辨不出男女來。
但為了以防萬一,天海還是在自己的手上帶了一副手套,這樣的天海,如果不知道她是女人,還真是一位帥的有些秀氣的警官里。
為了不引起力帆和玉迪的懷疑,天海以調查玉迪為什么受傷為借口,走進了玉迪的私人病房里。沒想到,力帆也在玉迪的私房病房里,他竟然還守在玉迪的身邊,想想云柯他們已經離開有48小時了。這48小時里,力帆可能一步也沒有離開過玉迪吧。
天海有些無奈的笑了,即使她知道云柯心里愛著的是吳昊,但力帆才是她的合法丈夫啊,看到力帆這樣待在玉迪的床邊,還細致入微的照顧著病床上的可人兒,她又好氣又好笑,不僅調侃起力帆來:“請問這位是玉迪的丈夫嗎?”
聽到天海的問話,力帆抬起頭看了一下對方。此時力帆的左手端著粥,右手拿著勺子正在給玉迪喂粥。每喂一口,還吹一下,怕燙著玉迪。
這情景,是個正常人都會認為力帆是玉迪的老公吧。如此細心照料。怎么可能會是外人?
天海只能再次提高自己的聲音問道:“我是來調查張玉迪女生遭受人身傷害這件案件的專屬警官,請問這位男士是張玉迪女士的丈夫嗎?”
聽到這句話,力帆的臉終于有些紅了,他這才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自己竟然把自己的老婆忘得一干二凈了。
但即便這樣,力帆還是沒有離開的意思,他竟然信誓旦旦的回答:“這是我和我老婆的好閨蜜,我有義務照顧的!”
呸,天海在心里罵了一句,但表面還是沒有表情的走到玉迪的身邊。假裝無視力帆的存在,拿出一步記錄本,裝模作樣的詢問起玉迪,并開始裝出認真的模樣,在本子上胡亂比劃著。
力帆看著被打斷的氣氛,有些不滿的嘟噥著:“就不能讓人把飯吃完了?”
“那這位先生的意思是,玉迪女士收到的傷害,我們也能以正在吃飯為借口,不去調查嗎?”
天海說的言之鑿鑿,玉迪有些責怪的意味看著力帆,力帆只能悻悻的住了嘴,把飯放到一邊的病人桌上,默默的看著玉迪被天海詢問著。
就在天海詢問記錄的時候,門口把守的警衛突然走了進來,他手里拿著電話,好像正在跟誰通著話。
天海立刻站起身詢問怎么回事,把守的警衛只是對她點了點頭,然后把電話交給了力帆,正聲道:“胡立凡同志,耿局剛才打過來電話,說是你的妻子劉云柯同志自殺身亡了。她被發現在她臨時租住的旅館里,讓你過去認一下尸體。好確認一下是不是劉云柯的。”
“什么?”力帆驚得站了起來,他立刻走過去接過電話,此時電話已經被警衛點成了外放模式,整個病房里都能聽見耿局的聲音,力帆急急地問了一句:“云柯死了?怎么回事?去哪認尸?”
電話里傳來了耿局疲倦的聲音,那個聲音還帶著一種深深的自責:“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安排她去見K3車主,本來是想洗脫她的罪名,然后找出真兇的。沒想到她好像因為此事飽受打擊,就連我們安排她回去力帆身邊,她都不愿意,還不停的說自己很累,就想好好睡一覺,請所有人都不要打擾她,不然就死給我們看,我們看她情緒不太穩定,也就不敢貿然行動,只能允許她自己一個人回房間了。我在門口還設置有警衛來保護她的安全,萬萬沒想到,她竟然把水杯砸碎,用碎片自殺了。當我們發現時候,已經晚了,她已經徹底斷氣了!”
“什么?”這次輪到玉迪的聲音吃驚的想起了:“K3車主,你們為什么要讓他去見那個K3車主??”
玉迪隨后用手捂著嘴,悲傷的哭了起來。她哭的那么大聲,讓力帆心疼的一把摟住她的肩膀,不停的安慰著:“沒事,沒事,不怕,不怕,我去看看怎么回事,你在這里乖乖的,我一會就回來了!”
力帆的這種表現,讓在一邊看著的天海,真的很想給他一巴掌,死的是力帆的老婆啊,他不但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悲傷,反而在安慰別的女人。但現在天海是一名男警官,她不能有過多的感情表露。他裝出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看力帆還沒有起身去警局的意思,只能假裝好意的提醒道:“你要不然現在去警局吧,確定一下是不是你老婆。會有專人護送你過去警局的。這邊我們也有警官把守者,應該是特別安全的,我也還需要問張玉迪女士幾個問題。她待在這里,有我們這么多人看守,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但天海這話說給力帆聽,好像完全沒有什么作用,力帆還是緊緊的抱著玉迪,癡癡的看著,直到玉迪催他說:“你趕緊去,云柯的后事需要你處理,我在這里等你!!”
就這么一句話,反復就給了力帆定心丸一樣,力帆狠狠的點了一下頭,然后戀戀不舍的離開了玉迪的病房。
*******************************
從私人病房到警察局一共二十分鐘的路程,在這段路程里,力帆一直在一位警官的護送下,坐在車里發呆,他表現的很安靜,臉上沒有難過,沒有悲傷,甚至連一點點該有的關懷都沒有。平靜的讓人感覺死的不是他老婆,而是他的仇人一樣。
直到快到警察局了,力帆才問了一句:“請問這個認尸需要多長時間,我回來還是你接送嗎?”
沒有詢問任何關于他老婆的事情,反而著急著趕緊回去,聽到這樣的詢問,連開車的警官都有點怒了,他只能冷冷的道:“胡立凡同志,你先處理好你老婆的事情,在說回去的事情吧!”
開車的警官把“你老婆”三個字,說的特別的重,仿佛在提醒力帆,搞清楚狀態!
力帆不耐煩的嘆了口氣,不再問下去,只是默默的等待車子駛進警察局。
走進停尸房的大門,耿局就站在門外,他看著力帆走進來的表情,平靜而自在,這種淡定的神情,讓耿局有些微微的吃驚。他以為是自己在電話里沒有說清楚,以至于力帆還不知道發生的事情?
但事實證明耿局想錯了,因為力帆是一路小跑跑到他的面前,看見耿局,就急急的問了一句:“去哪認尸,手續怎么走?”
耿局有些驚呆了。如果不是力帆一直在他們的監控之下,他簡直都要懷疑,力帆是殺人兇手了!因為力帆表現的實在太出于意料了。
“這個,胡立凡同志,據我所知,劉云柯應該是你法律上的合法夫妻吧。我剛才在電話里應該說清楚了吧,你這是??”耿局真的不知道胡立凡這樣的表現是出于什么理由,但不管什么理由,這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認尸場面。
力帆表現的有些急躁,他好像著急著要干什么事一樣。有些不耐煩的一擺手:“你快帶我去看看,我確認了不就可以了?那有那么多這是,那是??”
耿局無奈,只好招呼一個警衛帶力帆去停尸房看看!力帆一聽是別人帶自己去停尸房,竟然就不再理會耿局了。他連個招呼都懶得給,直接跟著警衛跑到了停尸房,路上還不停的催警衛:“快點,快點,磨蹭什么!”
耿局臉上的表情只能用尷尬來形容,他目送著力帆急匆匆的跑進挺尸房,只能默默的打開自己手機上的秒表開始計數,可能計數這樣的行為只是無意識的舉動,但他突然對力帆多長時間走出停尸房感了興趣。
力帆催促著警衛,一路小跑,不到一分鐘就跑進了停尸房的內部,警衛在他的拉扯下,只能快速的把力帆引導到一個蒙著白布的停尸床旁。力帆站定,只是看了一眼帶他過來的警官說,“這是云柯?”
警官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毫不客氣的回答:“這需要你確認后,才能確定!”
聽到這句話,力帆沒有猶豫,一把掀開了蒙在尸體上的白布,只瞄了一眼,就確定是云柯!
力帆再確認是云柯后。連多看一眼都沒有,立刻把白布蒙上,給旁邊的警官點頭道:“是云柯!怎么辦手續!”
“你不再仔細看一眼?”帶路的警官好心的提醒著,他干警察這么多年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淡定的家屬的。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么漠不關心的家屬:“據我們所知,她是自殺,你看她的左手腕有許多的血跡….”  警官把白布再次掀起,指著云柯的左手腕道。的確,在云柯的左手腕處有一大攤的血跡,但那顏色不是暗紅,確是有些枚紅色的感覺。如果力帆稍微注意看一下的話,一定能看出那不是血,而是口紅顏料融化的產物…..
  
大神捕鱼最新版 精准三头六尾中特默认 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赛车6码倍投计划表 2018香港单双王 山西11选五每天多少期 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重庆时时全天在线计划软件 今天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甘肃快三技巧与计划 时时乐菜单价格图片 体彩山西11选5玩法 怎么玩广东快乐10分 海南4+1app 时时彩组六包胆 福彩3d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