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11號樓詭異事件 >第46章認尸

  但力帆好像并沒有心情管這些。他只是一心想要快點回到玉迪身邊,其他的才跟他沒有關系。
“好了。我知道了。我們出去吧,我需要辦理什么手續把她尸體領走?”力帆不耐煩的打斷了警官的說話,完全無視了警官所指出的重點,甚至都不在理睬這個警官接下來還要說什么,自己一個人竟然連頭都沒回的徑直走出了停尸房。
力帆連一步都不想停留,直接按原路返回。當他快走到大門時,看見耿局還在那里。
依然站在門口的耿局,看見力帆急急忙忙的跑出來了停尸房,立刻掏出自己的手機,看見力帆快跑到自己面前的時候,把手機上的計時器按停:3分32秒54
真的是有史以來,最快的認尸行為啊。耿局不僅走上前去調侃力帆:“看胡力帆同志這么輕松的表情,一定可以確定,死者不是劉云柯吧,畢竟是自己的妻子,你一點也不悲傷,是不是我們的身份確認錯了?”
“這個。。。”力帆有一些遲疑起來,自己的舉動會不會在耿局眼里變成嫌疑犯?那會不會耽誤更多的時間?
為了不讓耿局詢問自己過多,力帆只能裝出一副難過的樣子:“不,確定是劉云柯,我接下去怎么辦手續,能把她的尸體領回去?我在想盡快把劉云柯安葬,也好讓她早些入土為安!其實我比任何人都難過,但男兒有淚不輕彈,再說我還有父母親,不能一直悲傷,你說對吧,我父母親還在私人診所里,我怕這個消息會讓他們難過。所以想著急的回去!”
這借口說的真是光面堂皇,但也不失為一個很好的理由。耿局饒有興趣的看著胡立凡,直到胡立凡又催促了一遍:“麻煩告訴我,怎么辦理領尸手續,謝謝!”
耿局這才收起來笑容,然后正聲道:“可能你不太適合辦理領尸手續,畢竟你還在嫌疑人之列中。劉云柯的尸體由她的直系親屬來辦理領尸手續,我們喊你來只是為了確認一下尸體的身份,既然確定了。這邊我們會聯系劉云柯的直系親屬,她畢竟還是有家屬的吧!”
聽到這里,力帆竟然露出一絲高興的神色,想想如果他真的把尸體領回去,至少還要辦理葬禮和許多七七八八的雜事,現在有云柯家屬代勞,正好不過。他也可以盡快回到玉迪身邊了不是嗎?
“那..耿局還需要我辨認什么?我現在可以回去了嗎?我實在擔心我的父母的身體,畢竟我的母親心藏還不好!”力帆的每一句話都表現的他像是一個大孝子一樣。如果不知情的人,一定會稱贊力帆的孝順吧。但一直監控著力帆的耿局,心里可是明白的很,自從玉迪去了以后。他―-胡立凡,可是連自己爸媽的病房門都沒有進去過一回。還好意思說自己是擔心爸媽才著急回去。
想到這里,耿局突然有了一個計劃,他需要力帆的幫忙的。之前根據調查的種種跡象,力帆很可能是目標,而云柯只不過是目標前面的墊腳石而已。如果現在能盡快的確定力帆是不是他門真正的目標,那豈不是可以更快的找出兇手?
“可以,”耿局一遍思考著怎么把胡立凡當成誘餌拋出去,一邊回答著力帆:“你想回私人診所現在就可以回去了。剛好接玉迪過來的車也到門口了。你可以直接坐著車回去!”
“什么?玉迪過來了?”力帆一聽接玉迪的車過來了,立刻換了一種說法:“那個耿局,我剛才認尸的時候,沒有仔細看,我能不能等玉迪來了。一起在去確認一下,然后一起回去!”
“你不是擔心老母親嗎?我要再留你不是要讓你冠上不孝的名號?你連老婆都不在意,這會怎么又在意了?”耿局直言調侃道。這力帆的腦子可真是藏不住事啊,這么明顯,如果自己不明顯的指出來,估計他都聽不懂是什么意思吧!真是智商高,情商低的人。
力帆被耿局說的臉刷的一下紅了。他只能繼續辯解著:“剛才是心里接受不了,這會緩過來勁了,我還是在看看吧!”
耿局冷笑,并沒有直接下令讓警官帶他去,他只是仔細的審視著力帆。力帆被耿局看的有些發毛。他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可一碰上自己愛的人的事,他就腦子發熱,不管不顧的。這一刻,力帆有些退縮了。他下意識的往后挪了一步。
耿局擺擺手,一個下屬走了過來,耿局不在理會力帆,而是詢問下屬:“玉迪到了嗎?”
“報告耿局,已經到了。是直接把她帶到停尸房嗎?”
“恩,帶過來把!”冷冷的五個字,耿局點頭道。力帆還站在耿局的面前,耿局卻是一個字都不想跟他說,他越過力帆,向停尸房的里面挪了一步。
這時候,玉迪也慢慢悠悠的來到了停尸房的大門口。玉迪的傷剛被包扎過,身體還顯得比較虛弱。所有走起來一搖三晃的。這可把力帆看的難受了。他看見玉迪走路有些吃力的表情,連想都沒有想,趕緊上前一把把玉迪抱了起來。并對耿局說:“她身體還沒好,我抱著吧,到哪你吩咐一聲就好!”
耿局冷冷掃過力帆的臉,沒有反對,徑直向停尸房走去。力帆也抱著玉迪緊緊的跟在后面。而在他們的身后。天海本來是就是跟著玉迪過來的,也把情況給玉迪說過了。現在看見耿局向停尸房走去,理所當然的也跟了過來。她依然是一副男裝打扮的模樣。所以臉上并沒有太多的情緒。
四個人一起走到了停尸房內部。
停尸房里陰森森的。玉迪嚇的瑟瑟發抖,她死命的摟著力帆的脖子,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
力帆第一次進來的時候,是跑進來的,而且歸心似箭,完全就沒有查看這停尸房到底張什么樣。現在安靜下來以后。仔細看了一下,才發現,原來這么的陰冷。但他懷里有玉迪,所以,他只能硬著頭皮表現的特別大膽。
不一會,四個人來到了停放云柯尸體的停尸床,停尸床還是如力帆第一次看見的那樣,覆蓋著白布。
力帆把玉迪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停尸床的旁邊,玉迪看了一眼耿局,然后又看看力帆,小聲問道:“這個就是嘛?”
耿局點點頭。玉迪慢慢的掀開了遮蓋的白布,然后,認真的確認起來,的確是劉云柯的臉,玉迪還伸手在云柯的鼻息處試探了一下。
沒有呼吸,真的死了。玉迪心里一陣狂喜,沒想到這么簡單就讓劉云柯崩潰的自己自殺了。害的她想好的計劃都沒有派上用場,早知道那個K3車主―吳昊,這么厲害,就不費那么多事了。直接給她一擊不就完啦。但想想現在自己也聯系不上吳昊,玉迪的臉上又有了一種復雜的情緒。
雖然玉迪隱藏的很好。但那一絲絲細微的情緒都被耿局捕捉到了眼里,他故意提醒道:“云柯是自殺的,她的手腕處當時留了很多血。”
玉迪趕緊去看玉迪的手,她只看了一眼,就疑惑了一下:“這不像是血啊!”玉迪嘴里說著,用手蘸了一下吧云柯手上的血跡。
這是,口紅顏料!不對啊,這口紅顏料的原材料是玉迪自己自制的,云柯怎么會有同款,她自殺了還用這種顏料當血,難道是她發現了什么嗎?不可能吧,玉迪自認為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完美無缺,云柯不能會知道的。
可是如果她真的知道了。那會不會已經留下了什么證據??
玉迪的腦海里不停的思索著,她的手不停的摩挲著剛才蘸到的口紅顏料,整整一分鐘,玉迪一直在發呆。沒有人打斷她,耿局和天海只是在觀察玉迪的反應。直到玉迪有些回神,才想到自己應該表現的悲傷一點,他猛地補到力帆的懷里,嚎嚎大哭起來:“怎么會這樣啊!云柯還那么年輕怎么就沒了那?力帆,我剛才真是被嚇到了。才會向魔怔一樣的發呆。你趕緊把云柯的尸體領回去,讓她入土為安,我不想她待在著冰冷的停尸房里!”
玉迪說的聲淚俱下,還不忘把自己發呆的原因跟給說的名正言順。她這明顯就是說給耿局聽的,但耿局只是平靜的回答:“我們本來是懷疑劉云柯是犯罪嫌疑人的,因為之前所有的受害者都跟劉云柯有過多過少的接觸,而且,現場還遺留了劉云柯的毛發和指紋,另外,在我們監視的這段時間里,再也沒有新的受害者出現,所以,我們也有權認為她的嫌疑更大,可現在她死了…”
“那肯定是畏罪自殺啊!”力帆一邊說著這樣的話,一邊把玉迪又重新抱緊到懷里,他說的有些著急,差點咬到了舌頭。
“為什么這么肯定?胡立凡?這是你的合法配偶,你應該比其他人更了解吧!”耿局一聽力帆這么說,立刻把矛頭指向了他。
  
大神捕鱼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