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11號樓詭異事件 >第47章我不認識

  “我只是猜測,猜測!”力帆被耿局這么一問,氣焰立刻弱了下來,他當時只是想趕緊結束這些讓玉迪感到害怕的事情而已,別的他當然沒有考慮那么多。看著懷里的玉迪正在瑟瑟發抖。力帆只能把她抱的更緊了。
“猜測?看不出來力帆還有當偵探的潛質啊?那你說說你的這些猜測是從哪些依據里得出的?”耿局朝著力帆又走進一步,有些不依不饒的繼續詢問著力帆,力帆被耿局這咄咄逼人的氣勢嚇得步步倒退。連帶著懷里的玉迪也跟著后退了幾步!
就在耿局想繼續問力帆一些更加復雜的問題的時候。在力帆懷里的玉迪終于開口了:“其實,力帆的猜測并不是沒有道理的,我知道的可能就是因為她愛著吳昊吧,你知道的一個女人如果愛著一個男人的話,那是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的!哪怕是賠上性命!”玉迪往力帆的懷里又貼了帖,表現出一副無辜的表情,繼續回答道:“你知道云柯是我的閨蜜,我們一起生活,她有什么秘密都會給我說,就算是私密的問題,也會和我分享,其實云柯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深愛著吳昊,但她因為自卑從來沒有表白過。我記得有一次在寢室的時候,我不小心翻到了她的日記,因為好奇,我看了一下,里面就寫著:如果能讓吳昊―那個我愛的人看見我。那我劉云柯做什么都愿意!”
耿局深深的看了玉迪一眼,不否認,不認同,就這么聽玉迪繼續把話說完。
但在耿局身后的天海按耐不住了,她用低沉的聲音問玉迪:“那你在聽見劉云柯自殺的消息時,為什么要大喊你們為什么要讓她見K3車主?你跟K3車主認識嗎?還是那個K3車主就是吳昊?”
“不是,不是,不是的,”玉迪不停的擺著手,一連說了三個不是。她有些慌張的看了一眼天海,然后抿了抿嘴唇,抿完嘴唇又咬著下唇,像在下什么決心似得。足足呆呆的想了十幾秒鐘。
直到天海把問題有重復了一遍,玉迪才回過神,異常冷靜的回答:“不是的,當時我聽見云柯自殺的消息,太過震驚了。然后電話里耿局又說是因為去見了什么K3車主,所以我才認定一定是因為K3車主才出事的!”
“那你怎么又會認為云柯的自殺就跟吳昊有關系那?明明我們誰都沒有說過吳昊這個人啊?”
玉迪像是被天海問住了一樣,呆愣了一會,隨機深吸一口氣。不疾不徐的回答:“我只是猜測,畢竟現在誰也不知道云柯是為什么自殺的不是嗎?我只是把我知道的,告訴耿局,讓他去調查,也好早日查清云柯的死因不是?”
玉迪的回答讓人猛一下找不到任何嫌隙,雖然天海還想繼續問下去,但被耿局的一個眼神制止了。
天海張了張嘴,終究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音。只能有些失望的走回耿局的身邊。
詢問還在繼續,但場面一度變成沉默無比,好像幾個人都在想各自的事情,沉浸在各自的世界里。
沉默維持了二分鐘,突然站在耿局身后天海,小聲嘟噥了一句:“十七分鐘!!”
耿局閉了下眼睛,暗暗嘆了口氣,只是那么一瞬間的小動作。耿局再次睜開眼,他聽見天海的嘟噥,但是他并沒有回應,此刻的耿局,正用眼神仔細且安靜的審視著玉迪和力帆。從頭到腳,再從腳到頭。他在思考著一個問題。如果現在就表達他對倆個人的懷疑,會不會打草驚蛇。這個案件里的幾個被害人真的會是眼前這個小女生干的?還是背后有什么人指示?或是還有幾個幫兇?他不敢想象,如果單單只是為了爭奪一個男人,一個這么小小的女生,就算心在毒,也沒有那么大的本事,殺了六個人吧。再說,現在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些就是玉迪干的。如果真的是她干的,那這個女生,真的是可怕的存在。
陷入沉思的耿局,手指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他在下決心,現在他的麻煩就是,全是嫌疑人,卻沒有一個是真正的嫌疑人。
良久,不再深思的耿局,示意身旁的天海去取兩個人的照片來。
天海會意的點點頭,天海剛走出停尸房的大門,耿局的聲音就回響在空蕩蕩的停尸房里:“那按張玉迪女士的意思,劉云柯如果真的是為了吳昊才自殺的?那其中的原因,你能詳細提供一下嗎?還有麻煩你稍后幫忙看兩個人,看看這倆個人你認識不認識嗎?如果認識,你跟他們又有什么關系,請你配合。畢竟我看你也是特別關心劉云柯自殺的死因的,不是嗎?”
玉迪沒有絲毫的猶豫,立刻點了下頭,然后又往力帆的懷里躲了躲。抱著玉迪的力帆心疼玉迪這樣瑟瑟發抖的模樣,只能給耿局提議道:“耿局,這里太陰冷了。對玉迪的身體不好,我建議咱能去會議室里回憶嗎?”
耿局沒有回答力帆,也沒有去會議室的意思。他就站在劉云柯停尸的停尸床邊,凝視著劉云柯再次陷入了沉思。
力帆看了一眼停尸床上劉云柯,身上有種雞皮疙瘩起了滿身感覺,再看看耿局那一副魁梧嚴肅的背景,想再次開口的嘴,只能生生的閉上。自己還真有點熱臉去貼冷屁股的感覺,力帆心里臭罵著,但表面卻不在吭聲,只是默默的把玉迪摟在懷里。摟得更緊了些。
2分鐘后,天海跑了回來。她的手里多了兩張照片。一路小跑跑回耿局身邊的天海,還沒站定,就把照片遞給了耿局。
耿局接過照片,把照片直接遞給了玉迪,并詢問她:“你辨認一下,這兩張照片,你是不是認識。”
玉迪疑惑的接過照片,只是掃了一眼,情緒竟然一度變得很復雜,等她仔仔細細把照片看了幾遍以后。終于抽出其中的一張遞給了耿局。
耿局拿著其中一張照片,看著玉迪的臉,只是用詢問的神色等待著玉迪的回答。玉迪用她的纖纖玉指指著遞給耿局的照片說:“這張我認識,是吳昊,另一種我不認識!”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玉迪好像就沒有了要繼續說下去的意思。
耿局把玉迪遞過來的照片,倒過來,放在眼前仔細查看著,玉迪指出的那張照片的確是叫吳昊,當時也是應云柯的要求,放到檔案袋里讓云柯看過的。但當時云柯雖然也說這個是吳昊,但感覺好像并不是真正認識這個吳昊。反倒是,耿局看向了還在玉迪手里的那張照片,玉迪的手正緊緊的捏著沒有遞給耿局的照片,而照片上的人像就是K3車主。
耿局沒有繼續發問,他只是審視著玉迪的表情,玉迪的表情過于平靜,她看著K3車主的照片,只是像看一個陌生人一樣的表情。但她捏著照片的手,卻像出賣了她一樣,在微微的顫抖著。
耿局沒有再逼問下去,從玉迪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動作,他可以肯定了一點就是K3車主才是玉迪和云柯倆個都認識的人,如果他的推測沒有錯的話,那K3車主的真實姓名應該就叫吳昊。只是云柯見過K3車主奔潰了。而這個玉迪雖然表面說不認識,但她的手明明就在微微顫抖。這個K3車主,到底有什么樣的秘密,讓倆個女生都心甘情愿的犧牲自己,也要撒謊保護他?
說真的,這讓耿局真的有些疑惑了,再仔細回想一下,當時云柯也是跟玉迪說了同樣的話,那個K3車主,她不認識,但倆個人都是同樣的反應,看見K3車主的震驚,不約而同。雖然一個表現的有些明顯,一個表現的有些隱晦。但不難看出,這個K3車主在倆個的生活有著不可替代的影響力。
“耿局,照片也看過了,確認也確認過了,我們是不是可以離開這里了。玉迪的身體還沒有恢復,這會手都是冰的了!你看都發抖了!”力帆緊握著玉迪的手,雙眉緊皺,有些惱怒的對著耿局大呼小叫著。
“你們這么著急離開,是害怕劉云柯在天有靈,看著你們的表現嗎?還是玉迪那顫抖的手有什么別的意味??”這句話是天海說的,本來她想說的是:力帆這樣對待玉迪,不怕自己的老婆又被你氣活嗎?但畢竟在停尸房,這樣的玩笑還是不開的好。再說天海從一開始就處于氣憤的狀態,現在還能這么客氣的跟他們說話,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死者為大,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表達,死者已逝,活的人好是要好好活下去不是嗎?”力帆依然在狡辯著:“在說,你看這里這么陰冷,玉迪的身體還沒有痊愈,我怕一個人還沒安葬好。就又有一個倒下了。那很恐怖不是嗎?”力帆前言不搭后語的強辯者,同時還不忘把玉迪公主抱一樣的抱了起來。那架勢就好像要馬上離開一樣。
天海冷冷的看著倆個人舉動。玉迪在力帆的公主抱的同時說了一句:“我好冷,冷的發抖,力帆。我想睡了,我好累了!”
說完這句,玉迪就這么暈了過去,暈的那么突然,以至于玉迪手里的照片也從她的指尖滑落。
力帆有些生氣的抱著玉迪,扭頭就走,也不管身后的耿局和天海有什么反應。甚至從頭到尾都沒有去看一下和關心一下,那曾是他老婆的劉云柯一眼。
耿局和天海還站在停尸床邊,耿局在力帆的身后大聲的問:“張玉迪女生,你知道吳昊的電話號碼,和胡立凡的車牌號嗎?”
沒有回答,玉迪像真的暈過去了一樣,而力帆側回頭惡狠狠的瞪了耿局一眼。頭也不回的抱著玉迪走出了停尸房。
  
大神捕鱼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