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武之三界封魔 >第150章雪中的歡聲

    葉青峰這一刻的心是無奈的,剛剛還在感嘆這一次行動實在順利,然后現在又冒出了這么個東西來。
    一般來說,神草神寶四周往往都有守護它的異獸存在,這很好理解,但這一次的情況是,人家就睡在那里,自己等人還沒發現,還大放厥詞要挖走神草。
    好了,這下都不用客氣了,可以直接開打了。
    眼前這一只妖獸長約一丈,體型如貂,只是要大很多,黑鼻頭大眼睛,通體為藍色,毛細而短,其中夾雜著白毛,就像是印刻在身上的雪花一般。
    它頭頂長著長長的鬃毛,從后背意志蔓延到尾部,是白色的,而且似乎被雪凝成了塊狀。額頭上長著一根火紅的獨角,和身體其他部位的冰冷之色很不協調。
    尾巴很長,四只腿的背后也都長著白毛,整個身體極為流暢,線條完美,比例極佳,顯得既靈活又有力。
    它像是沒有呼吸一般,或者說像是不必呼吸一般,緊緊閉著嘴,渾身流淌著藍色的光暈,散發著一股股冰冷的寒意。
    它雙眸冷冷看著眾人,充滿了殺意,開玩笑,當著它的面說要挖走寒心草,它沒直接動手已經是很客氣了。
    慕子白帶著眾人緩步退后的同時,他沉聲道:“雪精靈,想不到鎮守寒心草的竟然是雪精靈。”
    葉青峰道:“這種東西有什么不凡嗎?”
    慕子白點頭道:“很強大,幾乎沒有缺點,像是為戰斗而生的妖獸。它速度極快的同時,力量也極強,智慧很高,目力、嗅覺都完美,攻擊力強,防御力也高。這種東西,全身上下你找不到它明顯的缺點,所以這也意味著很難對付。”
    這句話讓葉青峰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天地有規律,一般來說速度快的妖獸身體往往輕盈,則說明防御力和攻擊力可能都不強。攻擊力強的往往防御力不強,反正事情不可能盡善盡美,否則這個種族就太變態了。
    而現在就遇到了,雪精靈,攻擊力強,防御力強,速度快,目力、嗅覺、智慧都是頂級,那還有個屁的缺點啊,總不能說它不能說人話是缺點吧。
    葉青峰沉聲道:“那既然如此,只有硬打,不能智取了?”
    “也不一定。”
    慕子白道:“萬一它腦子不好使呢,你可以試著勸勸它。”
    這句話就像是一句玩笑話,但聽慕石頭這語氣,似乎又不像是在開玩笑。
    葉青峰點了點頭,試著擺出一個很猥瑣的笑容,瞇眼道:“嗨,你好啊朋友,請問你能把你的寒心草給我們嗎?我們用來救人,救一個大大的好人。”
    話音剛落,雪精靈便如一道藍光一般,直接朝葉青峰殺來。
    葉青峰連忙祭出星魂劍,舉劍便擋住它的利爪,然后身影飛退,大聲道:“慕石頭,你瞧瞧它像是講道理的樣子嗎?要不是老子早有防備,恐怕都被一爪撕碎了。”
    “那沒辦法了,先打一打試試看吧。”
    慕子白祭出了幻蝶扇,眾人也連忙跟著殺了上去。
    四人打出一道道強悍的法力,用盡了力氣,但...對雪精靈幾乎沒有什么感覺,甚至連打都打不中它。
    它實在太快了,把眾人逼得連連退后,退后了足足百丈,它才停止了追逐。
    眾人猛喘粗氣,累得要死,剛才與雪精靈一波戰斗,幾乎是險象環生,但對方卻屁事沒有,甚至連氣都沒喘一下。
    戰斗力根本不是一個檔次,打下去沒有意義,要不是雪精靈心中似乎有一個執念,就是不能離開寒心草百丈,眾人今天恐怕是兇多吉少了。
    楚碧秋大聲道:“怎么辦?它根本沒有缺點啊,打不動,也打不著,它體力也比咱們好,硬打肯定是不行的。”
    慕子白嘆了口氣,道:“它是寒性妖獸,守護著寒心草,肯定是想把它據為己有的,咱們是來搶它的寶貝,就算不打,也談判不下來。”
    說到這里,他也有些無奈,道:“剛才你們也看到了,它根本不接受談判,我相信現在咱們只要進入寒心草的百丈范圍內,就會被攻擊。”
    楚碧秋道:“那我們分頭進去。”
    葉青峰無奈道:“那下場是被各個擊殺。”
    楚碧秋氣得跺了跺腳,大聲道:“真是麻煩,打也打不過,談也沒法兒談,這東西難道就真的沒有任何缺點?哪怕身體沒有缺點,個性呢?個性總有一個突破口吧?”
    楚碧秋想問題倒是很簡單,她就拿出對付犯人那一套來,要么動刑給點肉體傷害,要是不招或者不怕痛,那就打感情牌,利用親情、愛情、友情來攻心,要么威脅,要么感動,總歸有一條有效果。
    現在說出來,卻讓凌霜月眼睛一亮,她笑道:“雪精靈身體沒有缺點,但性格一定會有的,如果連性格都沒有缺點,那這個東西恐怕不該出現在這里,而應該出現在天界了。”
    葉青峰連忙道:“那分析分析,妖獸到底大概有什么個性上的缺點,尤其是這種極為聰明的妖獸。”
    慕子白想了想,然后皺眉道:“貪吃?貪財?這個這不好猜測。”
    “那就挨個試試。”
    楚碧秋道:“看看它是否貪吃,小肥羊也很強大嘛,但它就很貪吃,只要給吃的,什么都愿意干。”
    “試試。”
    葉青峰連忙把戒指里的熟食倒了出來,那一大堆全是給小肥羊買的,以法力創造出一個護罩,防止食物被寒冷凍壞,熱騰騰香噴噴的氣息頓時傳了出來。
    楚碧秋有點饞,抓著兩個包子就啃了起來。
    眾人為了演戲,也紛紛抓起食物吃了起來,然后朝雪精靈看去。
    只見雪精靈在地上笑得打滾兒,然后忽然抓起一捧雪來,塞進自己的嘴,吧唧吧唧吃得比什么都還香。
    葉青峰瞪眼道:“不是吧?它不會是喜歡吃雪吧?我看它吃得比肉還香。”
    凌霜月道:“或許正是如此,它才沒有缺點吧,它只是在吸收雪里的寒氣,用寒氣來滋養自己的身體。”
    葉青峰收起了食物,無奈道:“看來吃這方面不好使,用錢試試看,我就不信還有人能對錢不動心。”
    慕子白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從儲物戒中找出了幾個珍貴的寶物,都是妖獸喜歡的,什么夜明珠、綠翡翠、白玉、藍寶石、血珊瑚之類的,足足有十多件,每一件都價值連城。
    楚碧秋看得眼睛都直了,喃喃道:“慕石頭,哦不,慕師兄,這些東西你要是用不著的話,師妹我可以幫忙用掉。”
    葉青峰黑著臉沉聲道:“師妹!你別忘了你代表著的是天策府的尊嚴!況且你是將門之后,就算再怎樣也不至于缺錢,而我只是一個孤兒,從小在青河鎮長大,窮怕了,而且以后討老婆還需要錢,我比你更需要這些東西。”
    慕子白和凌霜月對視一眼,無奈一笑,然后朝雪精靈看去,只見雪精靈張大了嘴笑得更加開心了。
    它雖然沒發出聲音,但葉青峰卻能想到對方的不屑,他正要說話,卻見雪精靈忽然揮了揮前爪,然后一堆一堆的珠寶玉石便滾落在地。
    到處都是寶石,散發著璀璨的光芒,數量至少是慕石頭的十倍以上。
    接著雪精靈便在這些寶石之上打著滾兒,咧著嘴不停笑著,甚至還抓起了幾顆拳頭大小的夜明珠,朝著眾人扔來,像是在打賞一般。
    楚碧秋喃喃道:“人家比我們有錢多了啊。”
    “甚至還毫不在意的賞了我們幾顆。”
    葉青峰捂著額頭道:“這個雪精靈實在太可惡了,怎么什么都比咱們強啊。“
    凌霜月看著前方,想了很久才忽然道:“你們看它笑得多開心,它像是小孩子心性一般。”
    “嗯?”
    楚碧秋道:“霜月姐姐,你是說...它貪玩兒?”
    凌霜月笑著說道:“這北冥苦寒之地,生命幾乎絕跡,它獨自在這里守護者寒草,必然很孤獨,很無趣,所以我們來到這里和它比拼這些東西,才讓它這么開心。”
    “那我有辦法了!”
    葉青峰眼睛一亮,大喜道:“我們來打雪仗吧!當著它的面玩個開心,和它交朋友,我就不信打動不了它。”
    楚碧秋沒好氣的說道:“你都多大人了,還這么幼稚。”
    葉青峰道:“只要是能打動雪精靈,那就不算幼稚,來。”
    他直接飛出幾丈遠,大聲道:“不能用法力啊,否則就不是打雪仗了,而是拼法力了。”
    凌霜月有些意動,她下凡這么多年,還沒有打過雪仗,而且...關鍵現在有一個很好的理由,可以掩蓋自己并不是因為幼稚才玩的。
    慕子白倒是一臉為難,想拒絕又覺得不該,但又不想玩。
    但楚碧秋倒是點頭道:“這句話倒是沒錯,能達成目的就好。”
    她抓起一團雪來,很快便揉成一個雪球,直接朝葉青峰砸去。
    葉青峰很快躲過,卻是朝凌霜月砸來,凌霜月驚呼出聲,施以回擊。
    慕子白的確是覺得這件事很無聊,沒有打算加入,但臉上挨了好幾下之后,終于忍不住回擊了。
    于是四人酣暢淋漓玩了起來,楚碧秋最開始說不玩,現在卻是玩的最開心、聲音最大的那一個。
    凌霜月臉上帶著笑容,被葉青峰的雪球打了好幾下,甚至鼻頭都掛著雪痕,但可以看得出她是真真正正的開心。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天界沒有的,這歡聲笑語,這種平等的、自然的、自在的相處。
    葉青峰看著她的笑容,心中是溫暖一片,現實并不處于這寒冰絕域,而是在溫暖的長安一般。
    而另一邊,百丈之外處,雪精靈睜大了眼睛看著他們,眼珠子不停轉而轉,顯得好奇無比。
    甚至,它都忍不住抓起了雪球,卻又不知道該做什么。
    一時間,它是意動無比。
大神捕鱼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