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雙面小妾 >第88章半夜偷吃
    臨近黃昏的時候,方槿衣一行人終于來到山莊門口,守在莊門口的人見到蘇沐秋后,急忙跑過來行禮。
    “莊主,黎星姑娘來了。”
    方槿衣看向蘇沐秋,發現他臉色明顯變了一下,不過立馬又恢復如常,淡淡道:“知道了。”
    蘇沐秋看向方槿衣,見她正看著自己,立馬笑道:“只是一個朋友。”
    方槿衣沒說話,只露出一個無所謂的笑容,對于蘇沐秋的解釋,方槿衣真的覺得沒必要,反正他們之間又沒有真情實意。
    幾人來到院子里,蘇沐秋說要去見見朋友,讓方槿衣先回房,然后便帶著林瑯走了。
    方槿衣帶著笙笙和紫漪走向別院,一路上時不時的看到一兩個下人聚在一起,似乎是在議論什么,看到方槿衣后立馬就散開了。
    方槿衣看著向自己行禮后匆匆離開的兩個小丫鬟,突然有些好奇,看向紫漪道:“那位黎星姑娘是什么人?”
    “黎星姑娘是公子的舊識,以前經常住在莊里,不過到今日已經有一年多沒有來過了。”
    “只是舊識,沒有別的關系?”方槿衣有些不相信道。
    “這個奴婢就不清楚了。”紫漪搖頭道。
    一旁的笙笙看著若有所思的方槿衣,猶豫了一下,問道:“小姐,你是擔心姑爺他……”
    “沒有。”方槿衣一臉正色的打斷了笙笙的話,見笙笙眼神略帶擔憂,連忙說道:“我只是有些好奇罷了,畢竟這么久了,也沒聽過夫君提過其他女子。”
    “是這樣嗎?”笙笙小聲道,似乎并不相信方槿衣的說辭。
    方槿衣淡笑了兩聲,然后繼續往別院走,笙笙看著她的背影,眉頭微皺。
    經過一日奔波勞碌,方槿衣回到別院后,立馬就讓紫漪去打水,準備簡單的洗漱一下,然后就歇息。
    笙笙在內室里鋪床,方槿衣坐在外室的桌子旁發呆,老實說,這次回將軍府還真是收益頗多。
    方槿衣此刻已經確定了,蘇沐秋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對付巖哲,至于原因,方槿衣還不得知。而且,蘇沐秋是想要皇位,還是單單想要巖哲的命呢?
    如果蘇沐秋的目的是皇位,那么遲早有一日,蘇沐秋會和巖聿墨敵對。若是到了那個時候,她該怎么辦?
    如果蘇沐秋只是想取巖哲的命,以他的本事,不用如此大費周章。而且看巖哲對蘇沐秋的態度,似乎也知道蘇沐秋的目的,可是巖哲對此并沒有做出什么明顯的措施,這又是為什么?
    方槿衣越想越亂,總覺得一切都已經明了了,可是又感覺缺了一根主弦,只要找到這根主弦,那么一切就都連上了。
    “小姐,小姐。”
    方槿衣回過神來,看到笙笙正看著自己,忙問道:“怎么了?”
    “小姐,你怎么了?我叫了你好多遍,你都沒回我。”笙笙一臉擔憂的看著她說道。
    方槿衣一愣,然后笑道:“沒有,可能是太累了,我有些走神。”
    “床已經鋪好了,紫漪也把水打來了,小姐要現在洗漱嗎?”
    方槿衣看向內室,這才發現紫漪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回來了,正在整理帶回來的衣物。
    方槿衣看向笙笙,笙笙皺眉看著她,低聲道:“小姐,你分心了。”
    方槿衣臉色微變,沉默片刻,說道:“我知道。”
    笙笙眼神認真的看著她,本欲開口,卻看到紫漪走過來,立馬又把話咽了回去,并且恢復了神色。
    “夫人,東西都整理好了。”
    方槿衣站起身動了動脖子,說道:“那我先洗漱吧,今日有些累,想早點歇著。”
    “是,夫人。”
    伺候完方槿衣梳洗,笙笙和紫漪便離開了,兩人走在走廊上,笙笙看了看紫漪,猶豫道:“紫漪,你跟我說說,那個叫黎星的姑娘和姑爺到底是什么關系?”
    紫漪停下腳步,看著她一臉認真道:“笙笙姐姐,我方才沒有騙夫人,黎星姑娘確實是公子的舊識,也有一年多沒來莊里了。”
    笙笙皺眉想了想,猜測道:“姑爺偶爾不是會下山嗎?那他們兩個會不會在私下見過面?或者……”
    “公子對夫人是真心的。”
    紫漪突然打斷了笙笙的話,讓笙笙有些愣住,回過神后,有些不滿道:“若是對我家小姐真心,又為何會讓小姐做妾室。我家小姐怎么也是將軍之女,這對她來說,可是莫大的侮辱。”
    紫漪沉默下來,笙笙說的話并沒有不對,可是連她也想不通為何蘇沐秋會讓方槿衣做妾,雖然他的本意也不是真的要娶她,但是這樣以后反倒會有很多麻煩。
    “紫漪,我曾聽聞姑爺心里有個人,會不會正室之位是留給那個人的?”笙笙有些有些猶疑道,這么一想,又問道:“那個人會不會是黎星姑娘?”
    紫漪沉默著搖頭,“笙笙姐姐,公子的許多事我都不是很清楚,而且背后議論主子是不對的。”
    笙笙無奈的嘆了口氣,繼續往前走,“我也知道背后議論主子是不對的,可是我擔心小姐。”
    紫漪看了一眼笙笙,猶豫了一下,安慰道:“笙笙姐姐放心吧,公子對夫人是有情意的。”
    “你怎么知道?”笙笙一臉難過道,“我承認,小姐和姑爺成婚以來,姑爺是對小姐很好,可是他們之間總感覺缺了點什么。”
    紫漪沉默著看著笙笙,一時之間,她竟然有些懷疑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錯的,笙笙她……應該什么都不知道吧。
    方槿衣是被餓醒的,在床上躺了半晌,最后還是起身準備去找點吃的。
    夜里的山中真的很冷,方槿衣拉緊了衣服往院門口走,好在廚房離得不算很遠,否則等她走到廚房,估計都要冷得哆嗦了。
    “啊!”
    方槿衣吃痛的揉著額頭,抬頭看向前面,發現是蘇沐秋時,不悅的皺起了眉,問道:“大半夜的,你怎么在這兒?”
    “你說我怎么在這兒?自然是要回房睡覺了。”
    方槿衣一臉不高興的揉著額頭,低聲道:“我還以為你今夜不回來了。”
    “我不回來能去哪兒?倒是你,半夜三更的跑出來做什么?”蘇沐秋有些好笑道,拉過她揉著額頭的手,然后抬高手里提著的燈籠,察看她額頭上被撞到的地方。
    方槿衣不悅的拉開他的手,皺眉道:“我肚子餓了,想去廚房找點吃的。”
    “怎么不叫笙笙和紫漪,這大半夜的跑出來,受涼了怎么辦?”蘇沐秋有些不悅的說道。
    方槿衣拉了拉領口處的衣裳,說道:“她們這幾日太累了,我想讓她們好好歇息一下。”
    蘇沐秋上下看了她一眼,眉頭微皺,拉過她的就往回走。
    方槿衣一愣,然后立馬把手抽了回來,瞪著他道:“你拉我干什么?我要去找吃的。”
    “你穿成這樣去找吃的?”蘇沐秋沉聲道,臉色看上去很是難看。
    方槿衣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裳,皺眉道:“我穿成這樣怎么了?又沒有露什么地方。況且這大半夜,誰會像你一樣在外面晃悠啊。”
    方槿衣覺得蘇沐秋就是在找她的茬,明明她穿的和往常一樣,不過是有點不整齊罷了,怎么看蘇沐秋的樣子,像是她要去……偷人一樣。
    蘇沐秋看著方槿衣突然沉默下來,并且臉慢慢變得通紅,有些疑惑她此刻在想什么。
    “那我回去換身衣裳。”方槿衣低頭說道,然后繞過蘇沐秋匆匆跑回房里。
    蘇沐秋疑惑的看著方槿衣的背影,不知道她為什么突然就做了轉變,但還是提著燈籠跟了上去。
    回到房中,方槿衣正在內室找衣服,蘇沐秋見她一副手忙腳亂的樣子,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別換了,你在房中等著,我去給你拿。”
    方槿衣手上的動作一頓,轉身看向蘇沐秋,猶豫了一下,說道:“那麻煩你了。”
    蘇沐秋看著她先是一愣,然后似笑非笑的說道:“不麻煩。”說完后,提著燈籠轉身出去了。
    等到蘇沐秋離開后,方槿衣走出內室,走到門口看著蘇沐秋的背影消失在院子里,然后輕輕吐出一口氣。
    方槿衣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方才在走廊上頭腦里出現什么……偷人的想法,瞬間就羞得無地自容,又怕蘇沐秋看出什么,只好趕緊借故離開。
    拍了拍發燙的臉頰,方槿衣走到凳子上坐下,然后倒了杯已經冷掉的茶水喝了一口,這才感覺身上的熱氣散了不少。
    方槿衣趴在桌子上,突然感覺自己不是那么餓了,想來應該是被剛才自己腦子里所想的給嚇著了。
    夜里有些涼,方槿衣起身在屋里走動著,借此讓自己的身體暖和起來。可是等了半晌,也不見蘇沐秋回來,方槿衣猶豫了片刻,轉身回內室拿了件厚實的披風,準備去廚房看看。
    誰知當方槿衣剛走出門,就見院子門口亮起一絲燭光,立馬又折回房里。
    方槿衣放好披風從內室出來,蘇沐秋剛好進來,后面還跟著幾個下人。
    “下去吧,明日再來收拾。”
    “是,公子,夫人。”
    方槿衣走到桌邊一看,瞬間被嚇了一跳,看向蘇沐秋道:“我只是有一點餓,隨便吃點糕點就行了,你這一大桌……”
    蘇沐秋笑著拉過她的手坐下,說道:“夫人放心,為夫不會嫌棄你胖的。”
    方槿衣朝他翻了個白眼,然后拿起筷子開始吃起來,別說,這暮雨山莊的廚子還真不錯,做出來的飯菜樣樣都合她的口味。
大神捕鱼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