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10章噩夢


  馬車的晃動戛然而止,將她從朦朧的恍惚狀態中驚醒。
  “我們到了,小姐。”她聽到車夫的聲音,只是模糊難辨,仿佛隔著厚厚的帷幕。
  希琳擦了擦臉,從貼身的錢包里摸出一枚辛提,拎著購物袋鉆出車廂。
  車夫搬來供她落腳的木踏板,希琳只感覺頭暈目眩、雙腿發軟,但最終還是伸出腳踩了上去。嘔吐的感覺又在蠢蠢欲動,她做了幾次深呼吸,好不容易才下到地面。
  “你確定自己沒事嗎?”車夫低聲問。
  “當然,”她漠然地點點頭,“多謝關心。”
  她付過錢,看著馬車駛入夜色。等街上又重歸寂靜,希琳才轉身走進郁金香公寓的大門。
  她已經不記得自己是怎么找到馬車的了。離開低語百合街之后,她的記憶變得時斷時續,難以接連。如果她強迫自己沉浸在回憶中,也許能把那些碎片拼湊起來……
  但她不敢那么做。她害怕自己會回想起在小巷中經歷的一切。
  為什么要管閑事?你瘋了嗎?
  希琳輕手輕腳地爬上臺階,只想不驚動任何人,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間。然而當她推開房門時,卻發現莫伊拉正坐在起居室的沙發里。
  她的室友立刻站起身,快步走向她,“你去哪兒了?”
  “購物。”希琳下意識地回答。
  “哈哈,真好笑。”莫伊拉干巴巴地說,顯然認為希琳在敷衍自己。接著她注意到希琳赤著腳,“你的鞋子呢?”
  在紅磚大街的某個垃圾桶里,“不小心掉進運河里了。”希琳回答。
  “運河?”莫伊拉一臉懷疑地看著她,“你遇到搶劫了嗎?”
  “怎么會呢?火印城的治安一直都很好。”她試圖擠出一個微笑,但似乎不太成功。
  莫伊拉沒再多問,只是拉著希琳走向沙發。她無意中碰到希琳右手受傷的小指,希琳痛得畏縮了一下,猛地抽回手。
  “購物時傷到的?”莫伊拉挑起眉毛。
  “低語百合街的披肩正在打折。”希琳眨了眨眼睛,擠掉剛剛流出的淚水。
  莫伊拉嘆了口氣,接著把希琳按在沙發上,轉身走進自己的臥室。
  她出來時手里拿著一個白色的醫藥箱。“給我看看。”她坐在希琳身邊,用醫生命令傷患的口吻說。
  希琳順從地伸出手。
  莫伊拉動作輕柔地檢查她小指的扭傷。她的第二根指節腫得像顆葡萄,好在指甲沒有受傷,也沒有地方在流血。
  “披肩在打折?”
  “好吧,說了你也不會信的。我在低語百合大街遇到獵巫人了,而且離他們的辦案現場……有點近。”也許離得太近了一點。
  “啊哈,我還是更喜歡披肩在打折的故事。”莫伊拉聳聳肩,接著開始往希琳的指節上涂抹某種冰涼的油膏。她的動作很輕,但希琳還是痛得渾身發抖。
  為了分散注意力,她只好強迫自己說些什么:“真的太可怕了,莫伊拉。人們四散而逃,馬車失去控制,在街上橫沖直撞……我從來沒見過那么恐怖的場面。”
  “魔法災害啊,嗯?明天你們肯定有得忙了。”
  明天?她這時才突然想起來,明天可能會有一場測試。而且她還有一半的符文沒有記下來,手抄的筆記也被落在托馬斯·恩德的店里了。也許枯葉明天會送過來……
  枯葉。她的心口一緊。枯葉還在那家衣帽店里,獨自面對獵巫人。
  她把枯葉丟在了那里……她光顧著自己逃跑,完全忘記了女精靈的事。
  但她還能怎么辦?枯葉是個調音師,而且動作靈敏、劍法高強,甚至能和獵巫人過招,似乎還不落于下風。
  就算希琳留下,又有什么用?她只會成為枯葉的負擔。對,讓枯葉一個人留下才是當時最好的選擇。
  希琳只能這么想。她已經逃回了家,現在除了用一廂情愿的猜測自我安慰,又能做什么?
  “好了。”莫伊拉突然說,“先讓它晾一會兒,然后給你冰敷。”
  希琳感激地點點頭。
  “你的腳。”莫伊拉“醫生”再次下令。
  希琳拉起裙子,抬起雙腳側臥在沙發上。她這時才注意到自己的腳底扎著木刺,還有幾個不大不小的傷口,流出來的血都已經干了。
  剛剛為什么一點都不痛?
  莫伊拉皺起眉,“這可有點嚴重了,你是走回來的嗎?”
  希琳搖搖頭,“我雇了輛馬車。”但是在上馬車之前,她赤著腳跑了三個街區。真不可思議。
  “待在這兒別動,”莫伊拉說,“我去弄點水來,要清洗傷口,否則會感染的。”
  希琳一動也不想動。她實在太累了,身心俱疲,四肢發軟,只想躺在床上。
  如果運氣好的話,她或許可以躲進夢里……哈,要是她現在從夢里醒來,然后發現剛剛的一切都沒發生過,就更好了。
  但她知道那不可能。
  如此恐怖的經歷,怎么可能出現在她的夢里?在親眼目睹之前,她還從來沒見過那么血腥的場面。家人一直把她保護得很好。也許保護得太好了一些。
  她不禁暗忖,就在自己為公民稅和房租發愁的時候,有多少精靈難民正在被獵巫人無情地屠殺,又有多少處決是在悄無聲息中完成的。他們也許連孩子都不會放過……
  希琳不知道那對精靈父女能去哪。但既然他們能找到之前的藏身之處,或許還能找到下一個。她希望自己送給他們的披風能起到些作用。
  莫伊拉端著一盆水和一袋冰回到起居室,接著又回自己的臥室里翻出一瓶醫用消毒劑。希琳一直沒問過她在真理院學的是什么,現在看來也許和醫學有關。
  “你上的是醫學院?”她問。
  “不,我上的是考古學院,只是順便學了一些簡單的急救常識。畢竟考古學家有時要去野外勘探……那里什么都可能發生。”
  莫伊拉把冰袋遞給她,“敷在小指上。”
  “這是哪來的冰?”希琳好奇地問。
  “煉金院的卡洛琳就住在走廊的另一邊,她那里幾乎什么都有。”
  希琳沒和卡洛琳說過幾次話,她們出門和回家的時間都差了很多,偶爾在周末能打個照面。但卡洛琳顯然對書本和煉金實驗更感興趣。
  莫伊拉找來幾塊干凈的紗布,動作麻利地跪在希琳面前,接著把她受傷的腳擱在自己的大腿上。“真走運,傷口不太深。但如果處理得不及時,還是可能會感染。”她喃喃自語道,“你就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我大概是嚇壞了。”
  “你的鞋子不是掉進運河了吧?”
  “……不是。”
  “好吧,可能會有點疼,忍著點。”莫伊拉說著開始用沾水的紗布替她清洗傷口。
  冰涼的水流過傷口,麻木的腳底傳來陣陣刺痛,還有些癢。莫伊拉熟練地擦去傷口附近的血污,接著用蘸著消毒液的紗布又輕柔地擦拭了一遍。
  完事之后,她在傷口上抹了另一種藥膏。這次的氣味不怎么怡人。
  “這是什么?”希琳皺起眉問。
  “能讓你盡快痊愈的東西。”莫伊拉邊說邊抹,“聞起來不太討人喜歡,嗯?但它非常有效。要是你明天還想去上班,就該為此心懷感激。”
  “……好吧,太謝謝你了。”
  她處理完右腳,接著又開始處理左腳。希琳累得癱在沙發上,疲倦地閉上眼睛,只想就這么進入夢鄉。
  暗色的液體從城市守衛的耳朵里流淌而出……
  她猛地睜開雙眼,全身顫抖。
  “疼了嗎?”莫伊拉停下手里的動作,關切地問。
  “沒有,”希琳輕聲回答,“不是你的錯。”
  沉默在她們中間懸了一會兒,最后被莫伊拉打破。“你可以跟我說的。”她低聲說。
  “……我不知道該怎么說。”
  “好吧,沒關系。”莫伊拉溫柔地笑了笑,“那就以后再說。”
  處理完傷口之后,她們都精疲力竭。莫伊拉和她分享了晚餐,希琳暗暗決定明天一定要買個禮物作為回報。
  那天夜里,希琳真的做了夢。
  在噩夢中,她成了被城市守衛拖出小巷的那個人。血淋淋的雙腿綿軟無力地拖在身前,令她看起來就像個殘破的布娃娃。
  她聽到女孩的哭喊聲、金屬刮擦時的刺啦聲……接著,調音師發出的音爆在離她不遠的某個地方爆裂開來,破碎的玻璃四散飛濺,割破了她的臉。
  “不,不要!”她尖叫著,慌亂地伸手去摸自己受傷的臉,結果卻被某種的鋒利尖刺割傷了手指。
  在飛舞玻璃的碎片中,她看到了自己的倒影。黑色的荊棘覆在臉上,如同一副面具。
  她的眼睛在黑暗中閃閃發亮。
  ……然后她醒了過來。希琳在床頭柜上摸索了半天,找到煉金燈球用力搖晃,直到它發出足夠的亮度。然后她跳下床,撲向鏡子仔細檢查自己的臉。
  沒有傷痕,沒有荊棘。她還是原來的樣子。
  希琳脫力地回到床上,向諸神祈禱噩夢別再回來。

大神捕鱼最新版 08年最牛的股票分析师 pk10赛车软件开奖预测 新疆时时彩11选5走势图 pk10免费计划软件安卓 内蒙古十一选五投注技巧 好彩1走势图彩宝网 快乐双彩走势图带连线图 江苏11选5游戏规则 江苏11选5任五计划 同花顺模拟炒股密码不正确 秒速时时彩技巧玩法 贵州体彩11选五下载 北京pk拾稳赚技巧6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吉林11选5乐四中奖规则 北京pk10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