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51章深陷沙漠之人


  港務長的包廂位于宴會大廳的二層。
  房間寬敞而整潔,煉金燈球的光芒照亮了墻上的彩繪圖案。房門正對的方向有座延伸而出的陽臺,陽臺的下方是宴會大廳。如果港務長大人站在陽臺上,肯定可以將大廳中的一切盡收眼底。
  但他無需那樣做,因為克洛芙已經充當了他的眼線。
  希琳進屋時,港務長正坐在房間里唯一的桌子后面。他看上去已經年過六十,但臉上卻沒有什么衰老的痕跡。他身穿一件淺藍色的制服,身材依然很魁梧。不過希琳注意到他胸前的口袋里放著一條絲質手帕,這似乎與他的硬朗形象有些不大協調。
  但肯定沒人敢在他面前談論這一點。至少希琳不敢。
  出乎她意料的是,港務長的聲音十分和藹,“瑪爾倫小姐,很高興我們終于見面了。”
  希琳可一點高興不起來,但是她顯然沒資格對此表示不滿。因為剛剛從宴會廳來到包廂的路上,她看到了至少十名身穿港務局制服的護衛……
  雖然不知道港務局今晚來了多少人,但她知道自己必須小心應付這次談話,否則莫伊拉很可能會受到傷害。
  身后傳來關門聲和逐漸接近的腳步聲,看來克洛芙女士不打算在他們交談時離開房間。
  這也印證了希琳早先的猜測——那個短發女人肯定是港務長的心腹。
  她輕輕吸了口氣,隨后向坐在桌子后面的港務長行了個禮。“這是我的榮幸,大人。”
  “也是我的榮幸。請坐吧,咱們還有很多事要談,讓一位小姐站在門口顯然不是我們的待客之道。”
  然而就在不到三天之前,說出這句話的人卻讓她在港務局的會客室里干等了一個上午……
  在她身邊,克洛芙姿態優雅地坐進沙發里,接著又用期待的目光看著希琳。
  但希琳沒有動。
  “我完全理解你的緊張,瑪爾倫小姐。”港務長再次開口,“我向你保證,今晚的談話不像你認為的那樣危機四伏。如果我打算對你不利,你昨天收到的邀請函里就不會只有一句話了。”
  “我不明白,大人,”希琳緩緩地說,“我以為你并不想見我。”
  港務長抽出手帕,捂在嘴上輕輕咳嗽了幾下。“一開始的確不想——請原諒我接下來的措辭——你當時只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而港務局卻有個棘手的大麻煩亟待解決。如果換你坐在我的位置上,肯定也會做出同樣的取舍。”
  “我完全理解,大人。”希琳說,“但這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為什么突然又變得重要了呢?”
  “因為某種沒道理的好運,或者說是某種令人遺憾的厄運,她誤打誤撞地闖進了棋局里。有些時候好運和厄運實在很難區分,因為在結局到來之前,沒人知道自己遇到的究竟是哪一種。”他又對著手帕咳了咳,“也許你還沒有察覺,瑪爾倫小姐,但你現在已經入局了。”
  她努力保持著鎮靜,“我不太明白你所說的這些話,大人。”
  “當然,我相信你肯定和表面看上去一樣無辜。就像我的蕾雅一樣,”她身旁的克洛芙聽后露出了微笑,“你或許會覺得很難相信,其實許多棋局中的關鍵角色,往往就是那些無辜之人。也許她原本確實只是個局外人,本不該對棋局有什么影響……但正如我剛剛所說,好運或厄運讓她變成了關鍵,而她自己卻對此渾然不知。”
  希琳沉默不語。她覺得自己現在最好什么也別說,至少在弄清楚港務長的目的之前什么也別說。
  “你是王國東境出身的姑娘吧,瑪爾倫小姐?”港務長突然問。
  她楞了一下,隨后意識到自己肯定被調查過了。“是的,大人。”她點點頭。
  “你的家族替某位伯爵管理他領地內的種植園,對不對?你父親是個平民出身的莊園主,他在你母親過世后又迎娶了一位沃弗林女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
  “我不知道你對我的家人這么有興趣,大人。”
  “老實說,我對他們沒興趣。”港務長和藹地說,“不過我覺得提到他們或許能讓你放松下來。有些話需要放松下來才能好好談,你覺得呢?”
  你的家人遠在王國的另一端,希琳告訴自己,他傷害不了他們,他的權力不可能延伸到那么遠……
  但她還是坐了下來。
  “很好,咱們現在終于有點談話的樣子了。”港務長滿意地點點頭,接著又用手帕捂著嘴咳了幾聲。
  克洛芙站起身,“大人,需不需要我……”
  “不需要,蕾雅,謝謝你。”港務長朝她擺擺手,“請原諒,瑪爾倫小姐,我的身體最近有些不適。健康問題似乎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無論你是貴族還是平民,偉人還是庸人……人類還是精靈。”
  希琳不禁感到慶幸。由于她最近經常受到類似的驚嚇,已經練就了一套在吃驚時依然保持面無表情的本事。
  “那你或許該找個醫生,大人,而不是我。”她無辜地笑了笑。
  港務長大人盯著她,聲音低沉地笑了笑。
  希琳感覺腸胃正在不斷收緊,但她依然強裝鎮定。
  “看來我小瞧你了,瑪爾倫小姐,我得向你道歉。你早就知道自己身處的位置,而且恐怕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對不對?我很好奇你昨天中午在尤文斯大佬的會客室里和他談了些什么,但這個問題不是今晚的重點。今晚我只想知道一件事——花園的種子到底在哪?”
  咱們開始尖叫吧,如何?她心中淑女的那部分如此提議。
  “種子,大人?”希琳努力裝出一無所知的樣子。
  “種子,瑪爾倫小姐,就是你在花園里見到的那顆寶石。救援隊宣稱他們是在花園附近的洞窟里找到你的,我猜他們肯定錯過了整件事最精彩的部分,嗯?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讓種子平靜下來的,也許……也許你的繼母教會了你控制種子的方法?她是個沃弗林人,對不對?”
  諸神啊,希琳輕輕咬著下唇。如果今天她能活著走出這間包廂,她發誓以后再也不會自作聰明地胡說八道了。
  “我對自己能夠僥幸生還這件事一直心存感激,大人。但我并不知道你所說的種子到底是什么,我是說——”
  “你到底在擔心什么呢,瑪爾倫小姐?我猜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藏起來的東西有多危險,所以相信我,把它交給港務局處理才是最明智的選擇。火印城有句老話,‘深陷沙漠之人,不該對伸向她的援手挑三揀四’。就算你不知道種子有多危險,也該知道自己惹上麻煩了吧?”
  “這完全是為了你好。”克洛芙說。
  “沒錯,這完全是出于善意的。你正承受著一個年輕姑娘難以負擔的重壓,而我們可以幫你。你必須明白,瑪爾倫小姐,有些事——”
  包廂的門突然被推開。
  帕維爾·塞杜一臉驚詫地站在門口,他的身后站著兩位無可奈何的港務局衛兵。
  “抱歉,港務長大人,”他撓了撓頭,“我不想打擾你們,但我正在找……哦,瑪爾倫小姐,你果然在這兒!”
  “帕維爾!我的孩子,你來的正是時候。我們正說到你呢。”港務長突然又變得和藹了起來,剛剛咄咄逼人的姿態蕩然無存。
  “我們正在談論你的英勇事跡。你在港區的地震中救了很多人,對不對?”克洛芙說著望向希琳,“瑪爾倫小姐對你的表現大為贊賞。”
  希琳艱難地張開嘴,“沒錯。”
  “實在是過譽了。”塞杜勛爵露出微笑,“不過我得請求你的原諒,港務長大人,因為我要把瑪爾倫小姐借走一會兒。我母親想見她。”
  “原諒?你說得太見外了,孩子。代我向你母親問好,行嗎?毫無疑問,她肯定會喜歡這位舉止得體的瑪爾倫小姐。”港務長的視線停在希琳的身上,“因為她看起來很聰明,不會做蠢事。”
  “哈,不會做蠢事的紅發姑娘可不多見。”塞杜勛爵走進包廂,朝希琳伸出手,“咱們現在就走吧,瑪爾倫小姐,我母親還在等你呢。”
  希琳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這種運氣,她剛剛幾乎認定自己會在這間包廂里悄無聲息地死去。
  她握住塞杜勛爵的手,帕維爾動作溫柔地幫她站了起來。
  他們朝門口走去。
  “瑪爾倫小姐。”港務長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希琳停下腳步,緩緩轉過身。
  “我希望咱們還有機會再像這樣聊天,”他用手帕捂住嘴,輕輕咳了咳,“我想和你聊聊珀西爾·奧倫先生。你也許聽說過這個名字,他是你們公司的保險代理人。”
  而他已經失蹤四天了……所以這算是個威脅嗎?“我很愿意,大人。”希琳擠出一個微笑。
  他們離開房間后,塞杜勛爵放開了希琳的手。兩人沿著二層的走廊沉默地走了一會兒,希琳覺得自己應該主動開口。
  “謝謝你,勛爵閣下。”她低聲說,“你很可能救了我的命。”
  “救命?你說得太嚴重了。港務長大人的確有些嚇人,但他不會在塞杜家族的莊園里做任何出格的事。他剛剛問你什么了?”
  “他想知道花園里發生的事……他以為是我把種子藏了起來。”
  “真的?是你藏的嗎?”他問。看上去一半是好奇,一半是開玩笑。
  希琳懷疑種子多半在海鷗手里,也可能在恩德先生的掌控之下。這兩個人她都不太信任,但港務長看上去比他們更壞。
  “我要是有控制種子的本事,”她回答,“就不會去保險公司工作了。”
  “這倒沒錯。”塞杜勛爵笑了笑,“看來我的確把你從一個為難的境況中解救了出來。但你該感謝的并不是我,而是跟你一起來的那位小姐。要不是她不顧一切地闖進我的私人包廂,我還不知道你被蕾雅·克洛芙帶走了呢。”
  “莫伊拉?她還好嗎?”
  “她可能受到了一些驚嚇,有點語無倫次。不過格拉姆幫她調了杯安神酒,現在應該好多了……嗯,但咱們最好還是盡快把你帶回她身邊,否則她肯定安穩不下來。”
  “真不知道該怎么感謝你,勛爵閣下。”希琳說。
  “讓我想想,”他露出苦思冥想的表情,“陪我參加塞杜家族的宴會怎么樣?哦,但你已經在這樣做了,不是嗎?不過你確實有件事可以幫到我。”
  “去見你母親?”
  “啊,那件事……好吧,那是我隨口胡扯的。我想拜托你的是另一件事。”
  “另一件事?”
  “嗯……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讀報紙的習慣,但那位萬眾期待的護國賢者大人今晚就會抵達火印城。這場宴會就是為他舉辦的。”
  希琳只驚訝了很短的時間,隨后意識到這似乎沒什么值得驚訝的。
  護國賢者的登場當然不可能像普通人那樣悄無聲息,火印城的貴族們無疑會爭先恐后地討好他。
  “我有所耳聞。”她回答。
  “我父親希望我見見他,”帕維爾看起來有些緊張,“我希望你能陪我一起去。”
  “我?”希琳眨了眨眼睛。
  “我需要一個女伴,否則會給塞杜家族丟臉的。”
  “可你不是已經訂婚了嗎?你的未婚妻……”
  塞杜勛爵聳聳肩,“我還要再過三年才能見到她呢。她來自一個北方家族,那邊有個奇怪的傳統,貴族女性在成年之前不能離開家。”
  “好吧,但……”她露出為難的表情,“真的很抱歉,但我還是不能陪你去。我應該早點告訴你的,其實我已經被艾·馮保險公司選中做護國賢者的翻譯官了。”
  他愣了一下,“那這不是正好嗎?”
  “不是那么回事,”希琳嘆了口氣,“我根本就沒接到來自公司的邀請通知。換句話說,公司和賢者大人都不希望我今晚到場。如果讓他認出來……我怕事情會變得很尷尬。”
  “怎么會?你是我邀請的客人。”
  “但我同時也是艾·馮保險公司的雇員。”
  “好吧……如果我強迫你,那就和港務長大人的所作所為一樣了,不是嗎?所以我猜我得去找別的姑娘了,幸好宴會上還有很多漂亮姑娘。”
  “你可以帶莫伊拉陪你去。”希琳說著解下了脖子上的項鏈,“順便把這個項鏈還給她?她是個中產家庭出身的獨女,顯然比我更有資格當你的伴兒。”
  “她……倒是也不錯,至少是個熟悉的伴兒。”他接過項鏈,點點頭,“那你呢?我不太放心把你一個人留下。”
  “那就讓我去你的私人包廂里等,怎么樣?”希琳提議,“我可以在那里看著你們,說不定還能遠遠看一眼自己的新上司。”
  或者說,遠遠看一眼自己即將面對的麻煩。

大神捕鱼最新版 广西快乐十分客户端 吉林快3走势图手机版 期货配资平台 黑龙江11选5组选遗漏 十一选五江苏一定牛 官方上海11选 孙阿姨炒股记 十一选五走势图内蒙古前三 新手200元可以炒股吗 北京赛车官网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平台 江苏快3遗漏数据查询 基础k线图入门图解 上海快三开奖走势 和讯股票论坛 2020年股票开盘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