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113章頗有勇氣的嘗試


云雀說完那番話后,她的搭檔突然上前。那人身材很瘦,頂著一頭黑卷發,大大的眼睛周圍是一層黑眼圈,顯然極度缺乏睡眠。
希琳下意識地向后退去。就在這時,埃斯波橫跨一步,擋在了她和兩名獵巫人之間。
“幸會,二位長官。”他彬彬有禮地說,“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你們打算和我的客戶談話?”
“你是誰?”云雀語調不悅地問。
“利奧波德埃斯波,執業律師。或者用你們習慣的叫法法律顧問。”
“你現在已經隨身攜帶律師了嗎,瑪爾倫小姐?”她看向希琳。
“‘攜帶’這個詞用得……很傷人。但是不管怎么說,瑪爾倫小姐有權在我的陪同下和你們談話。”盡管云雀和她的搭檔看上去咄咄逼人,埃斯波卻沒有讓開的意思。
希琳感到有些驚訝,她沒想到埃斯波居然會有直面獵巫人的勇氣。很少有人能做到這一點,因為獵巫人并不以通情達理聞名。他們之中的大多數都是冷血殺手,但也有像云雀這種或許能夠交流的溫和派當然,溫和是個相對的概念。
她希望自己在這方面沒有做出錯誤的判斷。“埃斯波先生是我的律師。”希琳說。
云雀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可怕了。恐怖的沉默籠罩下來,附近的人群默契地避讓到一旁,在他們周圍留出了一個半徑約為十步的圈。
在隨后幾秒鐘里。希琳以云雀她會露出那副嚇人的笑容,然后讓自己為那些錯誤的判斷付出代價……
然而做出反應的卻是云雀的搭檔,“你知道獵巫人在執行任務時,是不需要顧忌法律的嗎?我完全可以把你也一起抓回去,然后和你討論幾個頗為有趣的法務問題。”
即使埃斯波被這番威脅嚇到了,他也沒有表現出來。他們兩人就站在希琳和云雀之間,用目光相互對抗。
“他是你的新搭檔嗎?”希琳問。
云雀的搭檔皺起眉,“什么?你是怎么”
“我今天之前見過她三次,但每次她都是單獨行動的。她帶過學徒,但學徒從不會跟她搶話說。只有渴望證明自己的新搭檔才會這么做。”
“你認為自己很聰明,是不是?”他瞪著大大的眼睛說。
“放松點,魚鷹。”云雀突然開口,“我早就告訴過你了,不要小看這位瑪爾倫小姐。她已經過了那個恐嚇能夠輕易起作用的階段,你那身紅黑斗篷在她這里已經不太好用了。”
她的搭檔立刻讓到一旁,什么也沒說。
云雀緩緩走上前,看著比自己高了一頭的埃斯波。她有種能讓抬頭仰視變成低頭俯視的本事,多數經驗豐富的獵巫人都能做到這一點。
“現在,這位勇氣可嘉的律師。話我只說一遍,所以你給我聽好了:我不想在公共場合隨意殺人,但我腰帶上的那把劍也不是擺設。如果你不讓開,我就向你展示一下獵巫人有多擅長把人弄成殘廢。相信我,我從不做無法兌現的威脅。再多猶豫幾秒鐘,你的下半輩子就必須依靠別人的幫助生活了。”
云雀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接著露出了她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希琳把手放在埃斯波的肩上,感覺出他正在發抖,“讓開吧,利奧。我能應付。”我真的能嗎?
他讓到一旁,視線始終沒離開云雀。然而獵巫人看都不看他一眼。
“你最近可真夠忙的,瑪爾倫小姐。”云雀說,“哪里都有你的事,對不對?”
希琳真心希望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害怕。她不能讓自己陷入絕對的被動處境下,否則就只能被對方牽著鼻子走了。
“我有份工作。”她回答,“來煉金行會拜訪客戶這件事,應該沒有違背你之前下達的指示吧?”
盡管希琳努力表現得很平靜,但有件事卻令她非常在意。她不明白云雀為什么會這么快找到自己,艾馮保險公司的人不可能知道她下午去了什么地方。
事實上,除了柯斯塔和枯葉之外,應該沒有人知道。
“確實,”云雀說,“但不管怎么說,我已經找到你了。現在我需要和你談一談,單獨談。”她說著瞥了一眼站在希琳身旁的律師,仿佛想看看他有沒有勇氣反駁。
希琳知道自己此刻如履薄冰。獵巫人只有在等待獵物犯錯時才會展示出超凡的耐性,在平時,他們已經習慣了被所有人當作高人一等的存在。
“我要先和埃斯波先生談一談,保證不會占用太長時間。”她說,“我有這個權利,對不對?”
云雀冷冷地看著她,希琳解讀不出對方表情的含義,但她知道自己的提議很可能會被拒絕。獵巫人不需要跟她商量,也沒必要滿足她的要求。
然而出乎她預料的是,云雀居然答應了。“在開始詢問之前,你有五分鐘。”
她朝自己的搭檔使了個眼色,后者立刻心領神會地走向煉金行會的接待員前臺。在那里排隊的客戶們紛紛讓到一旁,爭先恐后地遠離他。他和一個顯然已經被嚇壞了的女接待員說了些什么,對方鼓起全部的勇氣,抬起手指著樓上。
“我們去樓上的貴賓接待室。”魚鷹回來后說。
在兩名獵巫人的“護送”下走進煉金行會的貴賓接待室,不得不說是種神奇的體驗。路上的所有人都忙不迭地讓開路,甚至沒人敢把目光投向這邊。大家都明白,平民在獵巫人眼中就像物品一樣,而且是“弄壞了也會有人替他們賠償”的物品。
一名行會的負責人曾試圖勸說獵巫人改變主意,但他剛說了一句話,云雀就用眼神讓他閉上了嘴。
他們上了樓,很快找到一間空的大會客室。里面有一張茶桌和幾張沙發,布置得很舒適,窗戶外面還能看到街景。
云雀偏偏頭,示意希琳和律師先進去,“五分鐘,”她說,“到時間我會敲門提醒你。你越是配合,自己身上的麻煩就越少。”
“明白了,謝謝你。”希琳點點頭。
云雀面無表情地關上門。
埃斯波緊張地走到窗邊,向外面看了看,似乎再考慮從這里跳出去逃跑。但希琳知道那條路走不通。他們現在位于大樓的四層,就算真有勇氣跳出去,估計也會摔斷點什么,根本跑不遠。
意識到這點的埃斯波又把視線轉了回來,“諸神啊,你瘋了嗎!她就是你所說的黑衣廳里的朋友?”
“我沒說她是朋友,只是說我有辦法聯系上她。”希琳聳聳肩。
“所以這些都是你計劃的一部分?你是個占卜師還是什么?”埃斯波癱坐在最近的沙發里,“那女人把我嚇得屁滾尿流,我剛才差點就要不行了。她是認真的,我告訴你吧,她當時真的打算用劍捅我。”
“那你為什么還要死撐著擋在我面前?”
“這還用問嗎?因為你是我的客戶!”他說,“而且,一開始我以為那個男人才是老大。他只是外表看上去可怕,實質上的威脅感并不強。”
“而云雀恰恰相反。她的外表很有欺騙性,不開口的時候,大家都只當她是個嬌小的普通女子,只是臉上有道傷疤而已。”希琳說,“聽著,現在我需要你振作起來。既然她等一下要單獨詢問我,那我就只能現在征求你的意見了。”
埃斯波用指頭松了松領口,“唉,你的錢還真不好掙。”他自嘲地笑了笑,“好吧,先告訴我你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煩。那個可怕的女人既然主動出現在這里,說明你之前就已經是她的調查目標了,對不對?”
“我和她正在調查的兩個案子有關。但我猜她今天是為了第二個案子來的。”希琳說,“蝴蝶殺手的事你聽說過嗎?”
“只是略有耳聞。黑衣廳向來很擅長封鎖消息。你和蝴蝶殺手的案子有關?”
“我恰好去過兩次兇殺的現場,而且很可能是受害者生前見到的最后一人。”她回答,“我知道這聽上去很糟,但云雀不認為我和蝴蝶殺手有什么關系,她只是想知道我在兇案現場看到了什么。”
埃斯波露出松了口氣的表情,“那你告訴她事實不就行了?”
“問題在于……第二起兇殺案有兩名死者,其中一名死者的尸體消失了。而我恰好認識那個人,他不希望我向云雀透露他的身份。”
“等等,你剛剛用了現在時?”埃斯波挑起眉毛,“你認為那個人還活著?”
希琳差點咬到舌頭,“不,那只是口誤而已。聽著,我認識的那位先生,他是個非常注重隱私的人。生前死后都一樣。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保守住他的秘密。”
“我不知道這么做是否明智,瑪爾倫小姐。欺騙獵巫人可不是小事,如果她察覺到這一點,你的麻煩可就大了!”
“你能小點聲嗎?咱們還不知道這個房間的隔音效果怎么樣呢。”
他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開始來來回回地踱步,樣子還真有點像條獵犬。
“好吧,既然你付工錢,那我就得想辦法幫你解決這個問題。這是我第一次面對獵巫人的挑戰,老實說,現在除了害怕之外,我確實還有一點點興奮。”他自言自語般地說,“等一下讓她進來,然后我會設法說服她允許我留下。我得想個必須在場的理由,她非同意不可的那種……”
他的話還沒說完,云雀突然敲響了房門。
就在這時,一個念頭從她腦海中一閃而過,如同劃破天邊的閃電。希琳立刻意識到這突如其來的靈感有多么寶貴,她牢牢地抓住了它,而且做好了將其付諸行動的心理準備。
“我有辦法了。”她說,“但這確實需要你的配合。我能指望你嗎?”
“當然,但你的計劃到底”
“沒時間詳細說了,需要你隨機應變。”希琳打斷他。
她走到門口,深吸了一口氣,接著打開了房門。
云雀似乎正要推門而入,她看到希琳主動開門,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31xs.org
“我準備好了,女士。”希琳說。
大神捕鱼最新版 四川快乐十二走势图 秒速飞艇客户端 无本一个星期赚10万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 河南快3开奖号码 山西十一选五预测 福建31选7号码推算方式 湖北快三跨度分布图 体彩七星彩论坛 福建快3开奖软件 sg飞艇是不是官网开奖 股票软件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 22选5黑龙江福彩开奖号 陕西快乐10分下载 如何做好短线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