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120章成功的第1步

  馬車來到鉑金區后,雨勢也變得越來越大。烏云遮天蔽日,街上昏暗得仿佛夜幕降臨。
  希琳很慶幸之前枯葉把自己的傘給了她,否則自己身上這件斗篷還真擋不住這樣的大雨。但即使如此,穿著裙子在雨中行走仍然很不方便。為了護住上衣,她被迫犧牲了裙擺。在雨水和積水的雙重攻勢下,這條裙子很快就濕到了小腿。
  購置一套便于行動的衣服真是太有必要了。希琳看著身邊的埃斯波,他的馬甲和長褲套裝看上去。
  吸飽了水的裙服變得異常沉重,淋著雨的臺階變得又濕又滑。希琳小心翼翼地邁著步子,好不容易才來到紅衣廳的大門前。
  平時守在門邊的只有兩名守衛,今天卻有六個人。而且看他們慎重地樣子,似乎不打算放人進去。
  希琳想試著交涉,但她沒在守衛中看到維吉奧。不過話說回來,就算維吉奧在場,他也不一定愿意幫忙。畢竟希琳上次和克拉克斯見面時沒有聽從他的囑咐,這讓他有些難堪。
  幸運的是,小隊長認出了她身邊的律師。“利奧波德?見到你真掃興。”
  “多謝稱贊。”律師似乎沒有生氣,“今天這里不開放嗎?”
  “那要看你們打算進去做什么了。”另一名守衛說,“要是來抗議的話,建議你們趕緊滾,否則讓你們體驗體驗在暴雨中從臺階上滾下去的滋味。”
  “抗議?”埃斯波問,“已經嚴重到這種程度了嗎?”
  “最近城里多災多難啊。”隊長聳聳肩,“但聰明人應該都明白,那些破事來紅衣廳抗議根本沒用。去至善神殿向諸神祈禱的話,說不定還能得到女祭司的幾句問候,在這里只能得到屁股上的腳印。所以,怎么說?你是來找人踢屁股的嗎,利奧波德?”
  “我們不是來抗議的。”希琳攬過話頭,“我們想見見費爾?克拉克斯,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和負責調查爆炸案的探員談一談,詢問案件的目擊者。”
  “你們打算做的事還挺多。”隊長說。
  “但都是正經事。可以通融一下嗎?”
  “你是那家伙的什么人?”
  “朋友。”
  隊長聽后抬抬眉毛,“那他可真是幸運啊。犯了那么大的事,成了全城的公敵,結果居然還有這么漂亮的小姐愿意冒著大雨來看他。不僅如此,她甚至不惜向利奧波德這樣的家伙求助。”
  守衛們爆發出一陣大笑。站在她身邊的埃斯波挪了挪雙腳的重心。希琳感到有些生氣,她知道這位能言善辯的律師之所以沒有開口反駁,完全是因為他不希望守衛們借題發揮,阻止他們和克拉克斯會面。
  “埃斯波先生是我聘請的律師。”她盡可能心平氣和地說,“根據他目前的表現來看,我不認為和他共事有什么不妥。”
  “無意冒犯,小姐,但你最好別太信任他了。他是‘獵犬’埃斯波,不是‘小白鴿’埃斯波。這可是有原因的。”
  “多謝提醒,我會留意的。”希琳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那么,可以放我們進去嗎?據我所知,雖然克拉克斯是重案的嫌疑犯,但火印城的律法允許他跟自己的律師見面,對不對?”
  “律師?你是指這家伙?”隊長一臉驚訝地看著埃斯波,“你真的指望他能幫上忙?”
  “我相信他能幫上忙。”希琳點點頭。
  “見鬼,他是怎么說服你的?免費服務?”
  “最終的酬金還沒確定,我目前只支付了一弗拉的訂金。不過我認為那筆錢花得很值。”
  “一弗拉?諸神收了我的靈魂吧。你小子最近轉運了啊?”
  埃斯波聳聳肩,“人生總有起伏高低嘛。”
  隊長摸了摸下巴,“好吧,副總指揮大人只要求我們把抗議者攔在外面,倒是沒有禁止放其他人進去辦正經事。”
  “所以我們可以進去了?”
  “可以,只要別弄濕了地板,否則奧利又要嘮叨個沒完了。”
  于是,為了不弄濕大廳內的地板,希琳彎下腰擰了擰裙子,把水擠在了紅衣廳的門外。幸好襯衣大體上是干的,雨傘和斗篷讓她保住了一點點最基本的體面。
  等她和埃斯波都收拾好自己后,守衛打開大門,放他們走進了接待大廳。
  她正要繼續前進時,隊長突然從后面叫住了她:“等一下,小姐。麻煩你們二位把濕斗篷和雨傘留在門口,我們會替你看著的。”
  “我能相信你們嗎,先生們?”希琳緩緩轉過身。
  守衛們面面相覷,“為什不能?”
  “因為你們剛剛表現得很無禮。”她盡可能平靜地說,“我不知道你們會不會故意弄壞埃斯波先生的斗篷。他在這身體面的行頭上可是付出了很多心血的。”
  一名守衛皺起眉,“可是這和你有什么關系?”
  “這當然和我有關系。”她看著對方回答,“埃斯波先生是我聘請的律師,我希望他能把全部精力放在眼前的案子上,而不是應付別人的惡作劇。”
  那人嗤之以鼻,“你以為自己是誰?道德楷模?至善姐妹?”
  “住嘴!”隊長突然打斷他,“利奧波德或許是個蹩腳的三流律師,但這位小姐一直表現得很有禮貌,侮辱她是有失風度的行為,你應該感到羞愧!咱們是城市守衛,不是沒教養的外鄉冒險者。”
  所以這位隊長總算還有點榮譽感,希琳心想。
  沉默片刻后,隊長再次開口:“向她道歉。”
  剛才奚落過希琳的那名守衛有點不情愿,但其他人似乎也都站在隊長那一邊。沒人能在那么多人的注視下堅持太久。
  “抱歉,小姐……我說話口無遮攔,請你不要介意。”他說。態度大體上還算誠懇。
  “既然如此,我就原諒你了。”希琳輕輕點頭,“我愿意把自己的財物托付給諸位,但埃斯波先生是否愿意,這還要由他決定。”
  “你完全可以放心。”隊長說,“我保證沒人會弄壞利奧波德的東西。”
  律師聳聳肩。于是希琳和埃斯波脫下斗篷,隊長主動上前幫她把雨傘收攏起來。他們把自己的東西留在門口的空桌子上,接著走向接待前臺。
  希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剛剛居然能表現得那么冷靜。這種事對艾瑪?佩吉而言毫無難度,對她而言卻還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和別人針鋒相對確實需要很大的勇氣,但得勝之后的感覺非常好。而且她必須那么做……不為別的,就為了之前在煉金行會時,埃斯波愿意和她一起面對云雀。
  身寬體胖和奧利依然坐在前臺的桌子邊,他看上去比上次見面時更胖了。“剛剛那番話說得真不賴啊,瑪爾倫小姐。”他的笑容依然很友善。
  “謝謝,奧利。能麻煩你幫忙安排一下嗎?我是來見克拉克斯的,我把他的律師帶來了。”
  奧利看著她身邊的埃斯波,“嗯,所以你這是轉運了?”
  “嗯……看來是的。”律師聳聳肩,“而且還跟了一位很不錯的雇主。”
  “維吉奧說過,只要你來了,就讓你去找他。”奧利遞給希琳一張卡片,上面蓋著會面許可的印章。
  “呃,他在生氣嗎?”希琳問。
  “應該說是傷心更恰當,但我想他理解你那么做的原因,小姐。”奧利說,“說真的,我站在你這一邊。雖然我不知道費爾?克拉克斯是否無辜,但看到你這樣不求回報地為他忙前忙后,我真心希望你能得償所愿。”
  “謝謝,但愿我能成功。”希琳看著身邊的埃斯波,“至少我的第一步已經成功了。有了這位律師的幫忙,后天的聽證會上他就不會孤立無援。”
  
大神捕鱼最新版 股票融资杠杆比例 黑龙江十一选五查询软件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管家婆精选二四六码 中彩网app下载 体彩481玩法说明 如何看股票涨跌走向 快3彩票下载安装 赌博高手的心态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结果 彩经网甘肃快三形态走势图 梦之城娱乐登录 浙江体育彩票20选5走势图风采网 河北快三推荐号三同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