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131章需要幫助的女士


海鷗為什么會在這里?他是怎么找來的?枯葉很確信自己離開白貓咖啡時沒聯系過他,事實上,就連她自己也是中午才得知希琳希望她來港區……
希琳!歐利阿妮啊,不會是希琳出事了吧?枯葉差點就要沖上去朝他大喊,但她看到海鷗的眼神,意識到不是希琳。
海鷗知道希琳對枯葉的重要性。如果出事的是希琳,他不會用“幫幫我”這樣的口吻提出要求。
是其他人出事了,另一位女士。
枯葉感到一陣輕松,還有一點點負罪感……因為剛剛察覺到出事的不是希琳時,有那么一瞬間,她徹底沉浸在欣喜的情緒之中。
“你朋友?”柯斯塔問。
“是啊,有一陣子沒見過的朋友了。”枯葉說著瞪了海鷗一眼,提醒對方別說漏嘴,“難得的重逢,沒想到他一開口居然就提出這樣的要求。”
海鷗緊張地看著枯葉,欲言又止。他的臉藏在兜帽里,只露出中間的一小部分。真見鬼,他肯定不知道該用什么辦法把耳朵固定在頭發和帽子之間。萬一被人發現他是精靈,事情可就麻煩了。
“我得和他聊兩句,”枯葉說,“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當然不,需要我離開嗎?”柯斯塔聳聳肩。
“不用,我們去別處,你在這里等晚餐吧。自己先吃也行。”枯葉說著走出包間,拉著海鷗走到二層走廊的拐角處。
附近的門都是關著的,枯葉放大了音律的警戒區域,發現有兩扇門里面有人。她比劃了一個手勢,隔音結界立刻將他們兩個籠罩起來。
“說吧,誰要死了?”她問。
“一位……女士。”海鷗低聲說,仿佛在擔心會被別人聽到。他每次緊張的時候都會這樣,謹慎得過分。
很好,看來確實不是希琳。
但海鷗為什么要像這樣閃爍其詞?
他們確實有一陣子沒見面了,恩德先生似乎有意拆開他們,總是在刻意讓他們執行不同的任務。貧民區失陷后,他用輕松卻不容拒絕的口吻提議海鷗去維護學院區的庇護所。
枯葉覺得恩德先生不希望他們兩個走得太近。
“關于這位女士,”枯葉說,“除了她的性別和目前的生存狀態之外,還有什么是我需要知道的嗎?”
海鷗的臉色有些蒼白,身體還在微微發著抖。枯葉困惑地打量著他,完全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雖然這位園丁平時也會因為某些杞人憂天的理由而緊張……但像現在這樣方寸大亂?簡直不可思議。
“恩德先生命令我殺了她,我照做了。”他艱難地說,“但歐利阿妮保佑,我沒有成功。現在她奄奄一息,隨時可能死去……”
“等一下,你什么時候開始關心起人類的死活了?”
“你不明白,枯葉。我只是不關心他們,但我從沒親手奪取過人類的性命。那不一樣,很不一樣……”他垂下視線,聲音越來越小。
“殺人沒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是吧?”她柔聲說。
海鷗沉默不語。這似乎是他第一次在這種事上被說得啞口無言。海鷗是個園丁,不是殺手。追隨恩德先生的這段時間里,他確實改變了許多,但他從來沒有親手結束過任何人的生命。
第一次總是最難的。“好吧,”枯葉嘆了口氣,“她在哪兒?”
海鷗如釋重負,“貧民區,我把她藏起來了。”
“多嘴問一句,你試過蘿葉餅和漿果了嗎?”
他點點頭,接著又開始搖頭,“沒有效果。”
“沒有效果?”枯葉瞇起眼睛,“為什么?”
毫無疑問,海鷗有事在瞞著她。蘿葉餅和漿果通常都能保住瀕死之人的性命,除非傷勢嚴重到吃不下去,那他也可以自己咀嚼后喂給對方吃。
事情不太對勁。
“咱們在浪費時間,”海鷗移開視線,不敢看她,“去晚了就來不及了。”
枯葉不喜歡被蒙在鼓里,但她隨后意識到,希琳大概就是這種感受。設身處地地想一想,朋友對朋友隱瞞真相,多半是事出有因的。
好吧,枯葉,別想太多。海鷗是你的朋友,他肯定是走投無路了,才會不顧一切地出來找你。貧民區離這里可不近呢,而且……
“你真的用了?為了救一個你漠不關心的人類,你居然用了天命水?”枯葉難以置信地問,“你知道代價的,對嗎?”
海鷗點點頭。
“女神啊,我真的搞不懂你了。”枯葉輕嘆一聲。
“我只是問了能在哪里找到你,”海鷗勉強地笑了笑,“這樣的問題,代價不會很大。”
“天命水的代價就沒有‘不會很大’的,這一點你心知肚明。”她閉上眼睛說,“我真不知道該說什么……見鬼,這一點也不像你。”
“咱們能出發了嗎?”他緊張地問。
枯葉揉了揉額頭。她明明約了希琳在這里碰面,討論下午收貨的情報,說不定還要制定明天的計劃。如果有得選,枯葉實在不想在這種時刻拋下希琳。
希琳正在想盡一切辦法幫助自己的朋友脫困,她需要枯葉的支持。
但枯葉自己的朋友也需要幫助。為了找到她,海鷗甚至喝下了天命水。他知道代價是什么,但他還是喝了。
“我去打個招呼,然后咱們這就走。”枯葉說,“你吃過晚餐了嗎?”
“沒有。”海鷗說。聽他的語氣,似乎已經緊張得不知道“晚餐”這個詞是什么意思了。
“我點了晚餐,”她說,“咱們可以邊走邊吃。你是怎么過來的?有馬車嗎?”
“走過來的……我不敢乘人類的馬車。”
“好吧,那咱們還得找輛馬車才行。”枯葉收回音律,解除了身邊的隔音結界。她大步走回柯斯塔所在的包間,發現剛剛點的酒和食物都已經送上來了。
退伍士兵正在細細咀嚼著一片肉干。這是士兵們最習慣的吃法,因為軍隊中的肉干通常都很硬,所以他們每一口都會在嘴里咀嚼很久,而且還要很慢第咽下去。
但在離前線這么遠的地方,居然還會有人這么吃東西?真是個永遠身處戰場的男人。
枯葉簡直替他感到悲哀。“晚餐如何?”她問。
“還不錯,”柯斯塔說著指了指面前的盤子,里面堆著各種煎物和煮物,簡直就是【31 31xs.org】個大雜燴,“有煎蛋。”
“好吧,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枯葉在錢袋里摸了摸,把一枚弗拉銀幣放在柯斯塔手邊,“聽著,我有急事,現在就得走。替我請希琳和那位律師喝一杯,行嗎?”
柯斯塔微微抬起眉毛,視線移到海鷗身上,接著又移了回來。“沒問題。”他簡潔地說。
“就這樣?不打算問問我要去哪兒?”枯葉本以為會遭到對方的質問,沒想到居然答應得這么輕描淡寫。
“如果你希望我知道,自然會告訴我。”柯斯塔聳聳肩,“你的朋友冒著大雨趕來找你幫忙,我覺得這個理由就夠了。”
“雖然不想承認,但你的確是個真正的紳士。”枯葉說,“我們兩個都沒吃晚餐,所以我的那份要帶走,酒也是。”
柯斯塔靜靜地看著海鷗,接著把自己的酒杯推到對方面前,“你看上去冷壞了,喝吧。”
海鷗遲疑地看著枯葉,她緩緩點了點頭。“謝了。”他低聲咕噥道,隨后抓起杯子一飲而盡。
“告訴希琳,我要暫時離開一會兒……但我一定會回來的。我保證。”
海鷗把他的受害者藏在了貧民區的一座地窖里,他們一下馬車就小跑著趕了過來。枯葉從斗篷的內兜里摸出一枚煉金燈球,小心翼翼地走下潮濕的樓梯。
地下室里有很多藤蔓,顯然是海鷗留下的。那個可憐的女人就躺在他用藤蔓編織的床上,胸口已經沒了起伏。
枯葉湊近了一些,觀察著她。女人身材嬌小,以人類的標準而言還算漂亮。她的臉上有一道很長的傷疤,但似乎不是新添的。
枯葉把燈球拿近了一些,發現這個女人全身都是傷。不過海鷗已經用烏鴉草的粘液替她止了血,這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她朝女人放出音律,尋找對方胸腔中微弱的心跳聲。很輕,也很緩,但確實在跳動。
“她還活著。”枯葉說。
“女神在上,女神在上。”海鷗露出寬慰的笑容,“你能送她去醫院嗎?我雖然想辦法治好了她的外傷,但我畢竟不是醫生,不知道該拿她怎么辦……”
“她身上有好幾處粉碎性骨折,你確實無能為力。”枯葉起身,“我當然可以送她去醫院,艾達艾敏恰好認識幾個醫生。但在那之前,我希望你向解釋一下……為什么你會想要救一名女獵巫人?”
大神捕鱼最新版 推广棋牌会给判刑吗 新粤彩七星图 双色球01一33出号规律 新疆11选5时时彩 江西十一选五正规吗 凤凰配资 河南22选5大星彩票网 辽宁辽宁12选5开奖结果 体彩十一选五陕西 安徽25选5预测 青海快3今天电子走势图 哪个开户买卖期货好 六省一市15选5开奖号吗 股票行情今天涨停股票 排列三开机号今天 排列5排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