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146章聽證會
    火印城的審判法庭似乎被刻意設計成了一個會讓受審者感到不安的地方。(手機版)巨大的落地窗照亮了整個房間,受審者的席位正好位于光線最亮的地方。
    費爾克拉克斯正一言不發地站在那里,他的辯護律師與他并肩而立。
    希琳坐在旁聽席上,盡力裝出鎮定自若的樣子。她很感激艾瑪愿意陪她一起來,有個熟悉的面孔陪在身邊總是好的。當然,這也意味著事前防范部的工作已經徹底停滯了,她們兩個今天下午開始必須拼命工作才能趕上進度。
    沒關系,總能想到辦法。
    克拉克斯的妻子今天獨自到場,沒帶他們的孩子。她坐在離被告席更近一些的地方,位于旁聽席的最邊緣。兩名安保員坐在她和其他旁聽者之間,出于保護的目的因為剩下的人全都是爆炸案受害者的家人或朋友。
    法庭的書記員正在對著稿子,用單調而平板的聲音介紹案件。
    其實他大可不必這么做,因為在坐的所有人早就心知肚明。希琳被他那堪比催眠曲的聲音弄得昏昏欲睡,只好設法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無意中,她發現在官端坐的高臺背后掛著一個煙灰色的天平圖案,象征火印城律法的公平與正義。
    好吧,希琳心想,但愿它不止是裝裝樣子而已。
    書記員的發言終于結束了,官在他的位子上正了正身子。他是個年過五旬的男人,戴著一副金邊眼鏡,胡子和頭發都十分濃密。
    希琳仔細觀察著他的表情,試圖弄清他的態度……
    不知為何,這個人讓她想到了港務長。雖然他們在外表上大相徑庭,但這兩個人都有著相同的眼神。
    那絕非友善的眼神。
    “那么,”官看著被告席上的克拉克斯,“通常來說,像這樣的重大案件都是由檢方先發言的。但是鑒于被告在本案中處于劣勢,我允許被告方先發言。”
    希琳不知道他這么說究竟是真的出于善意,還是僅僅為了顯得自己比較有人情味。但如果能在檢方之前發言,對克拉克斯無疑是非常有利的。
    埃斯波湊近克拉克斯,低聲說了些什么,接著抬起頭看著官:“我們感謝您的關照,法官大人。但我們決定依然按照標準程序,等到檢方結束后再發言。”
    希琳以為自己聽錯了。
    在聽證會開始前,律師把她拉到邊上簡短地聊了幾句。他告訴希琳自己查到了一些或許有幫助的情報,但離讓克拉克斯無罪釋放還差得遠。
    既然如此,他為什么要放棄顯而易見的優勢?
    “他們看上去都很冷靜,不像是在自暴自棄。”艾瑪低聲說,“相信他們吧。”
    接下來,檢方律師開始逐個傳喚目擊證人。恰好路過的流動商販,大街上的清潔工人,執勤的巡邏隊成員,公寓樓的管理員……
    每位證人都親眼看到費爾克拉克斯駕駛著煉金行會的馬車,而且還是在他本該在保險公司上班的時間。有些人甚至看到他在搬運煉金行會的箱子。
    隨著出庭的證人越來越多,法庭的氣氛也變得越來越不友善。旁聽者不顧警告,大聲要求直接定罪。官好幾次被迫敲響法錘維持秩序。
    接著,當天上午第一起意外事件發生了。
    某位出租馬車的車夫正在講述他的目擊經過時,旁聽席中的某個人朝被告席扔了一顆腐爛的卷心菜,正中克拉克斯的腦袋。那人得手后試圖逃跑,但還是被安保員攔了下來。
    他被扭送出法庭,但看上去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會受罰,反而掛著得意的笑容。旁聽席里的很多人甚至在為他歡呼。
    希琳和艾瑪面面相覷,她們完全不知道那人是怎么把卷心菜帶進來的。剛剛進屋時,她們兩個都接受了非常嚴格的檢查,還被一名態度粗魯的女兵搜了身。
    第二起意外事件發生在幾分鐘后。
    一名臉色發紅的大塊頭男人突然從旁聽席沖向被告席,咆哮著撲向克拉克斯。三名眼疾手快的安保員立刻行動,好不容易才制服了他。
    然而在那之前,擋在克拉克斯面前的埃斯波臉上已經結結實實地挨了一拳。
    律師趴在被告席的圍欄扶手上休息了一會兒,看上去似乎傷得不輕。那個男人被扭送出法庭時,一直在語無倫次地高聲怒吼,聽上去顯然是喝醉了。
    克拉克斯的妻子嚇得全身發抖,似乎隨時可能昏倒。希琳無法想象她此刻承受著什么樣的壓力……她希望埃斯波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完全理解諸位的心情。”當那個打人的男人被帶出法庭后,官面無表情地看著旁聽席,“但這里是我的法庭,今天舉行的也只是聽證會,不是正式的庭審。雖然我親自編寫的律法允許公民旁聽,但如果再有人破壞法庭秩序,我只好請你們離開了。”
    他看上去并不憤怒,只是在陳述事實。但希琳還是感覺,他不喜歡別人在自己的法庭上搗亂。
    官和書記員說了些什么,那人立刻起身離開了法庭。幾分鐘后,更多的安保員涌了進來。他們手持棍棒,站在過道和旁聽席的長椅旁,像監視囚犯一樣監視著旁聽者。
    希琳憂心忡忡地看著埃斯波,他的臉似乎被打破了,正在流血。律師掏出手帕按在傷口上,轉身望向旁聽席……希琳意識到律師正在朝她們眨眼。
    諸神啊,她心想,這些都是他安排的!
    艾瑪似乎也看出了這一點,“哈,看來咱們真的雇對了人。”她湊到希琳耳邊小聲說。
    “我不覺得找人打自己的臉是多高明的安排。”希琳低聲回答。
    “但是不管怎么說,現在其他人再想襲擊他們已經不可能了。”
    盡管法庭上的氣氛依然充滿了敵意,但在這么多安保員的看管下,其他人想要襲擊他們確實變得過于困難。
    然而他的小花招只是確保他們不會被旁聽者襲擊,對辯護本身卻毫無幫助。官顯然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就從輕處罰。
    你還有什么牌沒打出來,埃斯波?
    接下來是一段無比漫長的循環。更多的目擊者被傳喚,做出更多的陳述。所有人都看到過克拉克斯出現在貧民區,駕駛馬車將裝著燈球的箱子運來運去,然后偷偷放進了無人看守的公寓樓里。
    “真令人大開眼界。”艾瑪低聲說,“這些人的證詞全都無比詳實,就好像他們當時真的在場一樣。但如果克拉克斯很久以前就那么可疑,為什么早些時候沒人發現?”
    “好問題。”希琳輕聲說,“可惜大家已經不在乎了。”
    大約過了兩個小時,檢方律師終于傳喚完了所有的目擊證人。他朝官鞠了一躬,接著重重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仿佛剛剛完成了某件極度耗費心力的工作。他看上去志得意滿,簡直像條膨脹起來的充氣魚。
    但雖然他找到了大量的目擊者,卻幾乎沒有提供任何有價值的證物……除了幾份克拉克斯簽過名的賬單,簽署日期恰好在爆炸案發生的前幾天。拿這種東西作為定罪的證據,實在過于牽強。
    然而埃斯波告訴過她,給人定罪并不總是需要物證的。
    官等書記員的停下筆,接著看向克拉克斯和埃斯波。“現在,輪到你們了。”他說,“我希望你們不打算再度放棄這個機會。”
    “當然不,法官大人。”埃斯波立刻回答,“考慮到檢方律師在尋找目擊者時的高效,我想傳喚一位他不慎遺漏的目擊者。”
    官,“那人今天來了嗎?”
    “當然,他就等在門外。只要您允許,他現在就可以進來做陳述。”
    “讓他進來。”官對法庭門口的安保員說。
    大門轟然開啟,一名瘦削的黑袍男子出現在門外。他昂首闊步地走進法庭,仿佛自己才是這里的法官。一名安保員朝他欠欠身,接著在他身后關上了門。
    盡管埃斯波還沒有介紹證人,但希琳已經認出了他……
    獵巫人魚鷹,云雀的搭檔。
大神捕鱼最新版 小龙人六肖中特 江苏快三走势图今天 p62开奖结果2018045 股票涨跌由什么人决定 ,3d试机号 开奖 pk10赛车6码345678公式 河北快3投注技巧 七乐彩复试计算器 极速快三彩票官方网站 江西多乐彩规则 澳洲幸运8历史开奖记录 腾讯分分彩app官网下载安装 陕西11选五胆拖玩法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图 双汇发展股票 江西多乐彩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