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208章虛假情報


威爾思考的時間比希琳預想的要長得多,最后似乎就連阿萊莎也失去了耐性。
  “你如果還打算解釋的話,就別再賣關子了。”黑夜女公爵語調不悅地說。
  “我沒想賣關子,只是在思考該如何把事情說清楚。”威爾說,“好吧,試試這個……既然跟蹤瑪爾倫小姐的間諜組織很可能也在和我們的敵人合作,那就干脆讓他們以為瑪爾倫小姐得到了我們的庇護。他們想得到情報,我們就給他們情報――只是這一次,他們得到的將會是我們精心準備的假情報。如果敵人真如我們預料的方式行動,那就說明他們背后真的有間諜組織的支持。”
  “細節。你說了半天,卻連一點細節也沒有。”阿萊莎皺眉道。
  威爾聳聳肩,“細節還需要再考慮,但這個計劃本身值得一試。”
  這個計劃或許真的可行。希琳看著阿萊莎,“如果想讓我合作,你們要幫我處理掉那些密探。”
  “可以。”阿萊莎沉思了片刻,“我可以幫你處理掉那些密探。但前提是,你必須再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么條件?”希琳問。
  “我必須和費爾?克拉克斯談一談。”阿萊莎突然說,“我知道你幫他雇了一個很不錯的律師,甚至爭取到了保釋的機會。但在我看來,這個案子依然疑點重重。如果他真的對此事毫不知情,為什么會有那么多人證明自己看到了他?而且更奇怪的是,為什么他不為自己申辯?”
  希琳欲言又止。她知道阿萊莎說得對,克拉克斯沒有自我申辯這件事,確實很奇怪。
  她原本以為是城市守衛嚴刑逼供的緣故,但后來她拜訪了紅衣廳的專案組,才發現這個猜測完全是錯的。
  “看來你也有過這方面的疑惑。”阿萊莎說,“費爾?克拉克斯肯定隱瞞了一些事。我認為他選擇保持沉默,是因為他想保護某個人。你能說服他來這里見我嗎?”
  “我想可以……”希琳最終點點頭,“我們是舊相識了。”
  阿萊莎滿意地點點頭,放下喝了一半的葡萄酒,“說起舊相識,瑪爾倫小姐……我聽說你上次從我的生日宴會上落荒而逃,就是因為聽說了羅勒的事。”
  聽說了他的死訊后,關于羅勒的回憶便被希琳封存了起來。或許要等到很多年以后,她才有勇氣面對這件事。
  她麻木、恍惚地點點頭。
  “他的事令你很受傷,我能看得出來。”阿萊莎繼續說道,“但既然我們即將開始合作,有些事必須告訴你。關于他的死。”
  希琳本能地想要逃避這個話題。她向后靠上沙發,手臂和身體縮在一起。“我已經知道了。”她輕聲說。
  “你知道的是威爾和夜星告訴你的版本,但他也只是轉述。”阿萊莎抬起手示意威爾不要插話,眼睛依然看著希琳,“我父親從不讓他參與那些會弄臟雙手的事。”
  希琳過了一會兒才明白阿萊莎的意思。她感覺呼吸困難,幾乎喘不上氣。“……你是說,你參與了那件事?”
  阿萊莎閉上雙眼,接著緩緩點頭。“作為家族的繼承人,我這些年一直跟著父親,也目睹了很多事。其中的大多數,如果我說出來,準會在你今后的噩夢中占據一席之地。羅勒身上發生的事就是其中之一。”
  希琳知道自己不該那樣瞪著黑夜女公爵,但她就是忍不住。
  “你肯定在憎恨我們,你也確實有權那樣做。我不知道羅勒和你是什么關系,但得知他的死訊時,你表現得那么傷心……所以我認為你有權知道真相。羅勒是在河上要塞的地牢中被處決的,動手的正是我父親。”
  “為什么?”希琳花了好久才擠出這幾個字。
  “因為火印城的公爵要求他那樣做。羅勒領導的荊棘團一直在煽動城內的非人類種族反對人類貴族,集會、游行和恐怖襲擊接連不斷――作為魔法災害保險公司的雇員,你應該很清楚當時的局勢有多混亂。所以那個精靈成了公爵大人的眼中釘肉中刺,一個必須被清除的威脅。”
  “他們只是希望被平等對待,就像以前那樣!”希琳難以置信地說。
  “在火印城,平等是絕對不可能了。我不敢說自己對政治有多高深的見解,但我父親曾經向我解釋過公爵的意圖。”阿萊莎解釋道,“公民稅只是諸多政策的第一步。針對精靈的一切行動都不是因為種族歧視,而是為了讓城內為數眾多的人類平民心甘情愿地忍受剝削。如果當初精靈們愿意離開火印城,結局或許會大不相同……許多流血和死亡都可以避免。”
  “你說得好像一切都是精靈的錯。”
  “他們的確是受害者,是犧牲品,但他們也有過選擇。是羅勒和荊棘團鼓勵他們選擇了反抗的道路。”阿萊莎指出,“我不是在評價誰對誰錯tsxsw.,只是陳述事實――羅勒擋了公爵的路。他的選擇為他招致了毀滅的命運,連帶他的家人也受到了牽連,更是讓幾百名精靈和幫助精靈的人類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希琳以為自己會怒不可遏,但她只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虛和麻木。
  羅勒已經死了,任何言語都沒法讓他活過來。而且殺害他的兇手也已經死在了爆炸中,就連他的女兒也受了重傷。
  這算是某種正義嗎?對他和他的家人而言,這樣的正義又有什么意義呢?
  “他的遺體呢?”最后,她鼓起勇氣問,“真的沉進了運河里?”
  “很遺憾,是的。”阿萊莎點頭確認,“公爵原本想要把他的尸體掛起來示眾,我父親認為那樣的下場過于殘忍。所以他擅自做主,把尸體沉進了運河里。”
  希琳疲倦地閉上眼睛,于是阿萊莎沒再說下去。
  房間陷入了沉默。又過了好一會兒,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威爾朝門口大喊。
  一個滿臉胡子的胖男人推開房門。他進來后朝阿萊莎和威爾各鞠了一躬,之后又朝希琳點點頭。
  “這位是卡里歐,我們的管家兼保護者。”威爾向希琳介紹了來者的身份,“有什么事嗎?”
  卡里歐的聲音十分低沉,“大門外面有個穿紅黑斗篷的不速之客,說是要見尤文斯家族的繼承人。出于謹慎,我沒讓哨兵們放箭趕他走,但是也沒允許他進來。”
  “紅黑斗篷……獵巫人?”阿萊莎若有所思地說,“這是怎么一回事?你準備的驚喜?”
  但威爾幾乎和她一樣困惑,“不,我沒去過黑衣廳。和獵巫人結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很可能會導致局面失控,所以我從來沒考慮過這個選項。”
  阿萊莎看著卡里歐,“他帶了多少人?”
  管家搖搖頭,“只有他一個人。”
  “只有一個人?那他有沒有說過為什么要見我?”
  回答依然是搖頭。
  “有意思。讓他進來,記得搜他的身,一把小刀也不能帶進來。”阿萊莎下令。
  卡里歐離開后,威爾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需要我叫護衛進來嗎?”
  “沒必要,”阿萊莎立刻拒絕,“如果我在會見一名孤身來訪的獵巫人時還需要別人的保護,恐怕尤文斯家族就要成為笑柄了。讓護衛們守在門外,但我需要你陪在我身邊。”
  “當然,你不說我也會這樣做。”威爾看著希琳,“我可以安排瑪爾倫小姐在日光室休息。”
  “再好不過了。”阿萊莎點點頭,“聽了剛剛那些事,她現在確實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你說呢,瑪爾倫小姐?”
  希琳麻木地點頭,麻木地起身,麻木地邁開腿。威爾?尤文斯起身上前,輕輕扶住她的胳膊。
  希琳沒有拒絕,任憑他帶著自己離開了起居室。
大神捕鱼最新版 北方期货配资 天津快乐10分推荐 湖北快三开奖走势 2013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三d开奖结果 福彩3d预测 p62今天开奖结果 双色球复式价格表 期货理财平台 哪个网站可以投注贵州11选5 亚洲彩票登录app下载 河南快3开奖官网 当前最好的理财产品 三分pk拾单吊技巧 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 时时彩十大信誉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