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240章枯葉·即興發揮

  借著濃霧的掩護,三人順利溜進了城堡的庭院。在枯葉的引領下,他們順利避開了兩支巡邏隊,找到了城堡主建筑的后門。
  這里是仆從的出入口,只有兩個無精打采的衛兵在把守。枯葉用音律引開了其中之一,柯斯塔則潛行到另一個身后,輕松將他打暈。
  他的同伴回來時發現了異常,然而枯葉沒讓他發出任何呼喊聲。
  幾分鐘后,他們將昏迷不醒的衛兵拖到了院子的墻角下,之后換上了他們的外套。由于枯葉實在太高,所以她也只能扮成衛兵。
  “呃,這家伙早該洗澡了。”她扣好扣子,皺了皺眉。
  柯斯塔湊上來嗅了嗅,“知足吧。我穿的這件更難聞。”
  仆從走廊的盡頭是個樓梯,根據城堡地勢的起伏情況推測,那條樓梯應該通往主建筑的一層。
  莫伊拉提議枯葉用音律尋找希琳,她嘗試了一下,結果遇到了預料之外的阻礙。
  “真奇怪,我的音律居然穿透不了這些墻壁。”枯葉驚奇地說,“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么強大的反魔法屏障。”
  “反魔法屏障?能抑制超自然力量的防護魔法嗎?”莫伊拉抬起眉毛。
  “沒錯……等等,你不是歷史系的嗎?怎么連這個都知道?”
  “因為真理院的圖書館里什么書都有。我在研究費拉里教授的筆記時,找了許多與巫師、魔法有關的文獻資料。有本叫做《力場魔法》的書,專門花了一整章講反魔法屏障。書上說,大多數巫師都會在自己的住所附近設置這種防護,以便讓自己睡得更安穩。”
  “真該讓希琳和你學學,她一看書就會昏昏欲睡。”枯葉說,“總而言之,我沒法用調音師的能力整個城堡,所以只能用腳踏實地的老辦法了――也就是一層一層逐個排查。”
  “那么,咱們最好趕快找到堆放舊衣服的地方。”莫伊拉嘆了口氣,“雖然我很不愿意穿別人的臟衣服,但事到如今,似乎也別無選擇了。”
  他們在走廊里找了一會兒,很快發現了一個雜物間。里面擺著許多拖把和掃帚,但也有一個巨大的柳條籃,裝滿了各種臟衣服。
  莫伊拉露出一副殉道者的表情,隨后走進雜物間,開始尋找適合自己尺寸的衣服。
  “柯斯塔。”枯葉拉住了想去幫忙的退伍士兵,“讓莫伊拉自己找就行了。我有事要和你說。”
  他退出了房間,“什么事?”
  “我剛剛一直在想,”枯葉看了看正在翻找衣服的莫伊拉,隨即壓低了聲音,“城堡里可能還有一位清除者,而且他原本要對付的目標是你。”
  柯斯塔微微抬起眉毛,“不是我不相信你,枯葉。但恐怕你得再解釋得詳細一點。”
  枯葉花了些時間組織語言,“為了確保自己的計劃不受干擾,恩德先生肯定為我們每個人都準備了一位清除者。我之前一直認為夏爾瑪的目標是我,但仔細想想,她的目標應該是希琳才對。給我下毒這件事,很可能只是她一時興起。”
  “一時興起?”
  “沒錯。如果她的目標真是我,在有機會下毒的情況下,為什么不直接使用可以致死的致命毒?唯一的解釋就是,夏爾瑪是在憑自己的喜好行事。即使沒能成功殺死我,也不會影響到她的任務。”
  柯斯塔思索片刻,接著點點頭,“的確。”
  “至于負責對付我的清除者,應該是埋伏在學院區的那個召影師。比起夏爾瑪的隨性而為,他的計劃就要縝密多了,而且很有針對性――在庇護所附近找一個空房間,又從影痕界召來可以模仿女孩尖叫聲的生物。只要有人循聲趕來,就會被傳送到影痕界,直到被那里的怪物撕成碎片。雖然最終踏入陷阱的人是你,但這顯然只是個巧合。”
  柯斯塔摸了摸下巴,“你這么一說,確實有些疑點……畢竟只有你和海鷗知道庇護所的位置。”
  海鷗。聽到這個名字,枯葉停頓了一下。求求你,千萬要活下來……
  “枯葉?”
  “……抱歉,繼續說吧。既然召影師不是對付你的,所以恩德先生為你準備的清除者肯定還沒有現身。那個人很可能像召影師一樣,躲在你的必經之處――多半是公司或公寓附近。但由于蕾雅?克洛芙的介入,你沒有走進他的陷阱,而是提前與我匯合了。”
  “所以他沒能完成預定的任務。你認為他會追到城堡這里來?”
  “只是有這個可能。今晚是恩德先生計劃的關鍵,他肯定希望自己的心腹都在身邊。我們最好別指望恩德先生會低估你的能力,他從不犯那樣的錯誤。”
  “什么錯誤?”莫伊拉抱著一件女仆裙回到門口,“你們兩個偷偷摸摸地說什么呢?”
  枯葉聳聳肩,“沒有偷偷摸摸,只是不想讓你過度緊張而已。”
  “你們該不會又想讓我回去吧?”莫伊拉懷疑地瞇起了眼睛,“別白費力氣了,我絕對要留下。”
  “……你真的越來越像希琳了,這份毫無道理的固執簡直和她一模一樣。別擔心,不會強迫你回去的。我們剛剛在討論的是一些有關敵人的猜測,不是針對你的。”
  莫伊拉半信半疑地看著他們,最后點點頭。“好吧,姑且相信你。麻煩你們兩個關上門,我要換衣服了。”
  “需要我幫忙嗎?”枯葉好心地問。
  “不要,”莫伊拉陰著臉答道,“出去。”
  ――――
  幾分鐘后,換好衣服的莫伊拉自己打開了門。她用頭巾包起了紅卷發,身上的裙服松松垮垮的,似乎大了一號。
  “你能相信嗎?這件裙服上居然有麥酒的氣味。”莫伊拉語調哀怨地說。
  “……如果只是麥酒的話,那可比我們兩個穿的強多了。”枯葉聳聳肩。
  換好了衣服,他們總算做好了上樓的準備。三人商議了一下,最終決定了這樣的說辭:莫伊拉正在幫伊莎德?艾欣的特使整理房間,枯葉和柯斯塔則是來幫忙搬行李的。
  結果事實證明,提前商討劇本完全沒有必要。他們剛來到城堡的一層,就遇到了不得不即興發揮的局面。
  “你們三個在那邊干什么呢?工作都干完了嗎?”
  枯葉循聲望去,發現一個身穿管家制服的男人正快步朝他們走來。他肯定早就習慣像這樣對衛兵和女仆呼來喝去了。
  “我們正在幫特使大人收拾房間,先生。”莫伊拉連忙按照排練好的解釋道。
  “特使的事可以先等等,他暫時還不需要臥室。”管家趾高氣揚地說,“賢者大人要在房間里用晚餐,需要有人給他送去。”
  莫伊拉臉色一白,“我――”
  “對,就是你。給我跑著去廚房,把準備好的晚餐送到賢者大人的房間。現在就去!”
  她求助地看著枯葉和柯斯塔,接著認命地點點頭,“我這就去,先生。”
  柯斯塔似乎有更好的主意。他迅速上前一步,握手成拳,對著管家的下巴就是一記重錘。
  對方甚至沒喊出聲,就直挺挺地仰面倒下。
  “女神啊,你瘋了嗎!”枯葉嚇了一跳,匆忙在管家的落地點制造了隔音屏障,甚至忘了打響指裝樣子,“你真該慶幸附近沒有其他人!”
  “不能讓莫伊拉落單。”柯斯塔解釋道。
  “……別解釋了,快來幫忙!”枯葉沒好氣地說。
  他們手忙腳亂地把昏迷的管家拖到了樓梯井里。枯葉想了想,決定干脆把他反鎖在剛剛的雜物間里。這樣就算他醒過來,也不能立刻來找他們的麻煩。
  然而柯斯塔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證,管家起碼要過兩個小時才能醒來。
  “下次再即興發揮之前,柯斯塔,麻煩你提前通知一下。”枯葉長嘆一聲,“這下好了,咱們的秘密潛入越來越不秘密了。”
  “接下來怎么辦?”莫伊拉怯生生地問。
  “別吵,我正在思考。”枯葉揉了揉太陽穴,“城堡里潛入了一伙身份不明的亡命徒,他們很可能也偽裝成了仆人和衛兵的樣子,所以單獨行動確實很危險。但是這家伙剛剛說,巫師已經回來了,這就說明恩德先生隨時可能展開行動。咱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必須分頭去找希琳。”
  “呃,希琳應該在那個恩德先生的身邊吧?”
  “對,他們很可能正在和公爵一起吃晚餐。”枯葉說,“但是問題在于,這座城堡實在太大了。咱們根本不知道哪些房間是餐廳,更不知道他們會在哪個餐廳里用餐。萬能的柯斯塔,你那萬能的背包里該不會剛好有一張萬能的地圖吧?”
  “……如果你還在為剛剛的事生氣,我鄭重道歉。”柯斯塔無辜地攤開手,“但那種東西我可沒有。”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懲罰你繼續保護莫伊拉了。聽著,現在不是爭論的時候,我必須和你們分開行動。咱們先回一層找,所有房間都檢查過后再一起去二層。如果遇到其他衛兵或仆人,千萬別慌張,因為他們可能也是潛入者假扮的。”
  “如果他們襲擊我們呢?”柯斯塔抬起眉毛。
  “這還用問嗎?讓他嘗嘗你的鐵拳就是了,必要的時候甚至可以拔劍。記住,咱們的首要目的是救出希琳,其次才是阻止恩德先生的計劃。如果他和巫師打起來,那真是再好不過了。只要希琳平安無事,我才不在乎這座城堡里會發生什么。”
  
大神捕鱼最新版 股票配资 翻翻配资权威 福彩排列7开奖时间 四川体育彩票中心 证券配资 辽宁快乐12选5开将结果 福彩3d开奖结果 今日股票大盘指数多 炒股app排行榜前十名 吉林11选5兑换 股票分析师微信头像 北京快中彩开奖记录 新手怎样学理财 山西快乐十分电子走势 体彩超级大乐透的玩法及中奖规则 互联网理财平台大全 安徽11选五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