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257章終結的序幕2

  離開篝火區時,云雀的馬車一度被維和軍的巡邏隊攔下來。幸好只是例行抽查,讓她虛驚了一場。如果冒險者行會打算跳過副總指揮,直接追她的責,云雀沒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既然沒人來追她,說明賈斯帕?坎登爵士沒有立刻上報。這背后的原因,幾乎不言自明。
  “云雀真安靜。”風靈在她耳邊低聲耳語。
  “我在思考。你也應該安靜。”云雀看著窗外的燈火,看著她誓言守護的城市。
  今晚過后,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否繼續守護它……
  但愿魚鷹和壁畫家不會讓她失望。
  托馬斯?恩德已經領先了他們很多步,而棋局究竟還剩多少時間,根本就沒人知道。在大半生的時間里,她都在努力對抗威脅這座城市的邪惡。然而這一次,面對近在眼前的威脅,她突然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無力感。
  “云雀心情不好?”風靈沒打算閉嘴。為了引起云雀的注意,她直接飛到了云雀的面前,忽閃著藍色的翅膀。
  “嗯哼。”云雀點點頭。
  “為什么?”
  “有個吵鬧的小東西一直在煩我。”
  風靈不滿地撅起嘴,小手捏成拳頭貼在腰間,“云雀的性格真差,”她抱怨道,“難怪沒有搭檔。”
  “我有搭檔,”云雀慢條斯理地回答,“只是他今天沒在身邊。”
  “云雀的搭檔肯定是個圣人。”風靈背過身,氣呼呼地說。
  真不知道我為什么要和風靈說這個,她心想。
  雖然這些生物擁有接近人類的智能,但它們對人類的一切漠不關心――除了能被它們破壞的那些。
  不過話說回來,大多數風靈都不會講瑟倫語,更不會變成女孩的樣子。就是這個原因,云雀才會把眼前的風靈當成一個“她”來對待。
  也許應該用哄小孩子的方式和她交流,云雀心想。然而她一點也不擅長和小孩子打交道,大多數時候都只會嚇哭他們。
  “你有名字嗎?”
  “云雀問這個干嘛?反正我只是個吵鬧的小東西。”
  “那我總不能一直叫你風靈吧?”
  風靈猛地轉過身,小小的臉上滿是惱火。“我沒有名字!”她尖聲回答,“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看來咱們多了一個共同點。”
  “什么共同點?”風靈嗤之以鼻,“你明明就有名字,你不是叫云雀嗎?”
  “云雀不是我的名字,只是個代號而已。獵巫人是沒有名字的。”
  風靈難得地沉默了下來。她在車廂里繞了一圈,最后落到了云雀的肩上,托著臉蛋坐下。“但你還是有個代號。”她說,“我什么都沒有。”
  云雀不知道該怎么安慰風靈。她不習慣給事物命名,就連她自己的劍都沒有名字。如果魚鷹在這里,肯定可以想出一個好名字送給風靈吧。
  “你為什么要跟著我呢?”云雀問,“咱們在動物園里相遇的時候,你似乎有急事要做。”
  “我答應過要給云雀情豹,我可是很守信的。”風靈認真地說,“而且我……我想不起來自己究竟要做什么了。我只記得自己在觀察人類,接著又被人類抓進了罐子里。那個玻璃做的監牢讓我變遲鈍了,很多記憶都消失了……”
  云雀知道現在應該安慰風靈幾句,但她實在不擅長這個。
  “但是沒關系。”風靈又攥了攥拳頭,“只要跟著云雀,說不定我就能想起來。云雀是個獵巫人,還可以保護我不被其他人類抓,對不對?”
  “也許吧,”云雀說,“只要我確認了你提供的情報。我要和獵隼當面對質。”
  “云雀不會失望的。”
  她們回到黑衣廳時,已經是晚上十點鐘了。云雀讓風靈留在街上,自己則快步走進大門。看門人認出她,立刻露出驚訝的表情。
  “云雀女士?諸神啊,你還活著?”他激動得聲調顫抖。
  “我還活著,西莫尼。”云雀點點頭,“但是我現在沒時間和你詳細解釋了。副總指揮的大人在嗎?我必須立刻和他談話。”
  “副總指揮大人今晚在上城區。”
  “上城區?”云雀皺起眉,“這可不像他啊。”
  副總指揮大人不喜歡參與貴族的活動。他雖然也有貴族頭銜,但卻總是離群索居,甚至連宴會都很少參加。
  “據說是很重要的事,但他沒有向我們透露任何細節。”
  “好吧。”云雀猶豫了片刻,“獵隼今晚在執勤嗎?”
  “獵隼先生?你找他做什么?”
  “我有一些問題要問他。”或許還有一筆賬要和他清算。
  “他不在廳里,可能是在出外勤吧。”看門人說。
  “謝謝,西莫尼。如果看到他回來,立刻通知我,好嗎?”云雀用指節敲了敲桌子。
  “云雀!”一個像熊一樣魁梧的大胡子男人走下樓梯,朝她張開雙臂,“諸神啊,我沒在做夢吧?他們都說你死了!連訃告都出來了!”
  云雀躲開了他的擁抱,謹慎地保持著距離,因為黑栗雕的擁抱每次都很疼。
  “我很幸運,沒死成。”她說,“你知道獵隼去哪了嗎?”
  “獵隼?他今晚應該在公爵的城堡吧?自從你出事的消息傳開之后,公爵就要求黑衣廳時刻派一名獵巫人守在他身邊。哦,你的腿怎么了?是不是骨折了?”
  “我沒事,一點小傷。”云雀不耐煩地擺擺手,“聽著,黑栗雕。副總指揮大人不在,所以現在廳里的最高權限屬于排位第一的獵巫人,也就是我。從現在起,我要啟動黑衣廳的緊急預案。我需要你立刻安排信使,聯系所有可以響應的兄弟姐妹,讓他們在半小時之內來黑衣廳集結。”
  “這是不可能的。”他搖搖頭,“今晚末日教的人不知道犯了什么病,全都走上了街頭。貧民區、繁花區和港區到處都是他們的集會,大家都在忙著鎮壓暴動呢。”
  “你說什么?”云雀難以置信地說,“末日教的集會?今晚?”
  “是啊,你耳朵受傷了?”
  “天殺的!”她咒罵一聲,“沒時間在這里磨蹭了。緊急預案,立刻去執行!至少把附近的獵巫人都召回來。”
  大胡子抬起眉毛,“呃……遵命?”
  “黑栗雕,”云雀上前一步,“看著我的眼睛。”
  大胡子不安地挪了挪身子。即使是另一名獵巫人,也害怕和她對上視線。
  “這件事非常重要,可能關系到這座城市的安危。現在沒有時間,但等大家全部集結之后,我一定會解釋清楚的。”她平靜地說,“我說明白了嗎?”
  “明白了,女士。”他敬了個禮,接著轉身離開。
  云雀飛快地思考著。
  末日教選在今晚機會,而且副總指揮和千面夫人剛好不能出面主持大局?這肯定不是什么巧合。她敢打賭,紅衣廳和港務局現在也是一樣的狀態,冒險者行會很可能也沒能幸免。
  這些突然出現的暴動,顯然都是有預謀的,是某個龐大計劃的一部分。
  幕后主使會是誰?
  這還用想嗎?只可能是荊棘團。
  至于獵隼,副總指揮大人為什么派他去保護公爵?眾所周知,守密人并不適合擔當護衛,他們擅長的是暗殺。
  莫非他今晚出現在公爵的城堡,也是計劃的一部分?
  托馬斯?恩德有這么大的影響力嗎?他究竟是什么人?
  “云雀女士?”看門人謹慎地問,“你沒事吧?需要我找醫師來嗎?”
  “我不要醫師,至少暫時不需要。”她立刻回答,“魚鷹在哪兒?有他的消息嗎?”
  “關于魚鷹先生……”他遲疑了一下,“我們剛剛接到消息,他在舊城區遇到了刺客,正在醫院接受治療。”
  “”
  (
大神捕鱼最新版 新疆体彩11选5历史开奖号 浙江20选5风采网走势图 一分赛车有什么好的方法 支付宝基金怎么卖出提现 浙江20选五大星走势图 佳隆股份股票趋势 广西快乐十分非凡走势图 官方下载彩票 七乐彩复式计算器图 全天pk10人工在线计划 基带传输码型 陕西体育彩票11选5几点开始 浙江11选5前三直遗漏 股票行情app哪个好用 浙江20选开奖结果 乐彩网上海11选5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