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266章無主之地2

  看到魚鷹情緒低落的樣子,希琳嘆了口氣,“既然你這么擔心她,咱們就去找她吧。當然,要等這段時間的風頭過去才行。畢竟現在大家都上了通緝名單,就連枯葉的假身份也沒能幸免。這個時候外出可是很危險的。”
  “我理解你們的難處。”魚鷹緩緩說道,“但我的名字沒被通緝,所以……我可以自己去找她。”
  “絕對不行。”枯葉立刻表示反對,“現在外面這么亂,你一個人出去太危險了。而且你知道該去什么地方找她嗎?如果她沒在鉑金區,你打算怎么辦?四處問問題?”
  魚鷹瞇起眼睛,“這些就不用你操心了,精靈。”
  “如果不是因為你救了艾瑪的命,我才懶得關心你的死活。別以為你戴著那條項鏈就高人一等了,獵巫人,我從來就沒怕過你們。”
  “我不需要你害怕我。”
  “你要也沒用,因為你看上去一點也不可怕。”枯葉毫不留情地反詰道,“如果你這么急著趕去自殺,那就請便吧。沒人會攔著你的。”
  獵巫人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怒容,希琳差點以為他要爆發了。然而魚鷹什么也沒說,他迅速收斂起所有表情,沉默地走出了房間。
  希琳想追出去安慰魚鷹,但柯斯塔一把拉住了她。“別管他,讓他去吧。他現在需要這個,天天待在地下室里,脾氣再好的人也會變暴躁的。”
  “好吧,”希琳勉強點點頭,“但是枯葉,你剛剛說得有點過分了吧?”
  柯斯塔挑起眉毛,“我以前也領教過她的毒舌,只能說……確實很傷人。”
  “如果不說到要害處,他是不會醒悟的。”枯葉給自己拉了把椅子,“眼下這樣的局勢,任何人都不能單打獨斗,否則只會害死自己——甚至可能害死大家。”
  “我不是想挑戰你的權威,枯葉,”希琳說,“但魚鷹絕對沒有惡意,他只是在擔心云雀——就好像你擔心我一樣。那天晚上,你不是也在勉強自己嗎?”
  枯葉抬起頭,狠狠瞪著柯斯塔。
  他聳聳肩,“別這么看著我,我可一個字也沒說過。”
  “那就是莫伊拉了。”枯葉揉了揉眉頭,“真不讓人省心。”
  “不讓人省心的是你。”希琳說,“你明明很理解魚鷹的感受,也知道怎么說才能讓他心里好受一些。但你還是說了那些刺傷他的話。”
  “……就算你是對的,那我又能怎么辦?”枯葉努起嘴,“我又不喜歡獵巫人,沒有破口大罵已經很不錯了。”
  “過一會兒,我會替你向他道歉的。”希琳認真地看著她,“但是你得保證,以后會向對待其他人那樣對待魚鷹。他不是你的敵人,荊棘團才是。”
  女精靈聳聳肩,“我盡量。”
  柯斯塔敲了敲桌面上展開的地圖,“那么,咱們可以開始討論正事了嗎?”
  所謂的正事,是指根據枯葉帶來的最新情報,確認各個城區目前的狀況。
  “剛剛說過了,”枯葉站起身,走到桌子旁,指了指生鐵區和篝火區,“這兩個城區的西半部分已經屬于蠻牛幫了。還有一些來源未知的消息聲稱,克朗幫正在計劃向舊城區擴張。如果這條消息是真的,那他們遲早會和血宴幫開戰的。”
  “也就是說,貧民區依然無人問津?”柯斯塔問。
  “沒錯。”枯葉聳聳肩,“那里現在擠滿了各個城區的難民。都是些既不想加入幫派,又不想被他們控制的人。大多數都是從蠻牛幫占領的城區逃出來的。”
  一周之前,誰能想到蠻牛幫居然成為了最大的威脅。希琳還記得阿萊莎·尤文斯對蠻牛幫首領的評價:一個脖子上只有肌肉的家伙。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在過去的一周里,蠻牛幫的擴張速度遠遠超過了另外兩個幫派,而且每一次出擊都能得勝而歸。
  枯葉認為,他們的首領菲利貝托很可能得到了其他人的幫助。如果不是荊棘團,那就是與荊棘團合作的另一個神秘組織。
  “戰火目前還沒有燒到學院區,但蠻牛幫盯上這里只是時間問題。”柯斯塔若有所思地說,“也許咱們應該離開這里了。”
  “離開學院區?”希琳驚訝地問。
  “不,”枯葉說,“他的意思是離開庇護所。柯斯塔認為咱們應該加入尤文斯家族。”
  “加入幫派?”
  “不是加入幫派,而是尋求合作。”柯斯塔聳聳肩,“我們需要更嚴密的保護,他們則需要我們的情報和能力。”
  枯葉思索了片刻,“的確可以考慮,而且阿萊莎·尤文斯也向希琳提出過類似的邀請。”
  “那個邀請恐怕已經作廢了。”希琳搖搖頭,“當時阿萊莎小姐認為,三大幫派的幕后協助者都是公爵的手下,而且和跟蹤我的人屬于同一個組織,所以我才有合作的價值。”
  “可惜,現在已經今非昔比了。”柯斯塔說。
  枯葉面色凝重地點點頭。
  如此劇烈的轉變,居然只用了一周的時間,實在令人難以置信……但有些時候,現實就是比小說更離奇。
  殺人藤封鎖火印城后的第一天,市民們一直在等待護國賢者的出現,大家也相信他會出現。
  但他直到第二天也有現身。市民們又把希望放在了駐扎在城外的軍隊上,相信他們很快就能找到攻進城內的辦法。
  這個希望很快也破滅了。恐慌的情緒從第三天開始蔓延。這一天,市民們開始搶購市場上的物資,幫派分子則入侵了新的城區。
  到了第四天,物價上漲了五倍,市場上的糾紛從口角變成了斗毆。幾名城市守衛遇害后,紅衣廳把幸存的士兵調回了鉑金區。
  第五天,幫派開始宣布自己對新城區的控制權。不愿加入、又不想接受幫派統治的人要么被殺,要么被驅逐——這些人如今都待在貧民區。
  到了第六天時,新的秩序已然形成。蠻牛幫繼續向周圍的城區擴張,末日教開始在繁花區布道,克朗幫則向逃離上城區的貴族敞開大門。
  “我有些不明白,”希琳盯著海鷗在地圖上畫的標記,那地方曾經是個地下花園,“既然恩德先生已經得到了巫師的力量,他為什么還要躲在上城區?”
  “‘躲’這個字并不準確。”枯葉說,“根據我對他的了解,他很喜歡折磨受傷的獵物。我懷疑他的目的就是讓城內的居民自相殘殺,幫派戰爭從一開始就是他在推波助瀾。”
  “魚鷹有過類似的猜測。”柯斯塔點點頭,“他認為貧民區的大規模爆炸就是托馬斯·恩德暗中促成的。考慮到他能從海鷗身上挖出咱們的計劃……”
  他突然停了下來,擔憂地看著枯葉。
  “別在意我,繼續說。”女精靈面無表情地說。
  “……嗯,所以他的能力應該不止是得到目標的能力,還能得到目標的記憶。他一定是無意中得到了幽魂的記憶,然后發現他在煉金行會的倉庫里存了一大批炸彈燈球。這些炸彈可以殺死黑夜公爵,讓火印城的混亂升級,同時還能導致今天的局面。”
  “他居然能考慮到這么遠?”希琳難以置信地說。
  “也許和他的動機有關。”枯葉說,“寒夜給你的那串項鏈,有什么進展嗎?”
  “……我知道她有多相信我,但我真的沒有魔法天賦。”希琳嘆了口氣,“如果能向伊蕾妮大師求助就好了。”
  “很遺憾,她不在這里。”枯葉聳聳肩。
  就在這時,莫伊拉風風火火地沖進了房間,“我明白了,希琳!我明白了!”
  她邊跑邊喊,結果差點被絆倒。
  希琳連忙扶住她,“別著急呀,莫伊拉。你明白什么了?”
  “我終于弄明白筆記的前半部分了!”她揮舞著手里的筆記,一臉興奮,“佩吉小姐留下的那封信給了我很大的幫助,當然親眼見到恩德先生也很關鍵。總而言之,費拉里教授在某本書上找到了這些資料,恰好和他的覺醒天賦有關……”
  :。:
大神捕鱼最新版 山东十一选五软件 百家乐网络 河北快3走势图带连线图 东风汽车股票走势分析 广东十一选五怎么买 多乐彩11选五 浙江体彩6十1怎样才算中奖 河北十一选五推荐今天追号 飞鱼彩票玩法规则 河北11选五一定牛遗漏数据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一定牛上海十一选五预测 辽宁11选5与哪个城市像 股票分析网站源码 黑龙江11选5直选遗漏 股票怎么开户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