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293章獵巫人與獵物

    第二天早晨,帕維爾回到“呼吸與財富”俱樂部,發現大廳里躺著許多徹夜未歸的客人。有些人仍在繼續昨晚的宴會,盡管桌上的食物已經所剩無幾,但他們似乎設法給自己找到了酒。少數醒著的人在玩格溫特紙牌,更多的人在睡覺。
    他穿過大廳,徑直走向通往二層的樓梯。比起樓下的宴會大廳,二層顯然更安靜一些。大部分房間的門都是鎖著的,看來留下來過夜的客人還不少。
    昨天中午那場恐怖的煙火表演過后,人們尋歡作樂的方式也變得更加不顧后果。
    “帕維爾?”維奧拉?特拉維佐發現了他,“你怎么才來?快進來!”
    他聳聳肩,走進特拉維佐小姐所在的房間。他剛進門就聞到了一股濃烈的氣味,差點害他把早餐吐出來。
    “諸神啊,”他問,“這里是怎么了?你們該不會殺了她吧?”
    “噓,小點聲。”維奧拉在他身后關上門,“她還活著,那個女獵巫人留了她一命。”
    留了她一命,這個總結真是恰到好處,一點也不多余。法緹婭?塞倫坐在房間正中的椅子上,雙手被綁在椅子的扶手上,頭則低垂在胸前,顯然已經失去了意識。漂亮的金發被割去了大半,右臉上有一大塊淤青,兩根手指彎向了不自然的角度。
    那些氣味就是從她的椅子下面傳過來的。
    云雀站在窗邊,一言不發地望著窗外。魯索?格雷科正則躺在旁邊的床上打盹。他昨天一晚都沒回家,所幸他父親和帕維爾的父親一樣,向來對次子的事情不聞不問。
    “維奧拉,你到這里多久了?”帕維爾低聲問。
    “比你早了十幾分鐘吧,”她回答,“那個女獵巫人從剛剛開始就一直那副樣子了。至于這位女間諜,我想她應該是昏過去了。”
    帕維爾聽說過被獵巫人審訊是什么感覺。
    在**與精神雙重痛苦的壓力下,絕大多數人都會在一小時內崩潰。到了第二個小時,你會迫不及待地倒空腦袋里面的所有情報。到了第三個小時,許多人會變得歇斯底里。
    據說在過去的一百年里,黑衣廳最長的審訊記錄是五小時,受審對象是另一名獵巫人。
    “真是毫無尊嚴。”帕維爾喃喃道。
    他有些同情法緹婭?塞倫。盡管這個女間諜肯定是沖著他們來的,但讓她遭受這樣的折磨也太過分了。毫無疑問,她堅持了很久……只可惜拷問她的是一名獵巫人。
    “對間諜而言,尊嚴毫無意義。”云雀轉過身,用猛禽般的眼睛看著他。
    真奇怪,明明也熬了一整夜,但從她的臉上居然看不到半點倦意。
    “但她似乎也沒守住秘密。”帕維爾說。
    云雀沒有回答,她的思緒似乎已經飄到了其他地方。這女人真的很可怕,他心想,無論如何都不要與她為敵。
    法緹婭在睡夢中發出一聲**。
    帕維爾看向維奧拉,“我說,咱們是不是應該……”
    “不,就讓她那么待著吧。”維奧拉冷冷地說,“我并不覺得這有多殘忍,一切都是她罪有應得。”
    他們又等了一會兒,沃明?蓋洛才終于現身。他還穿著昨晚的那套衣服,臉上寫滿了疲憊,似乎也是徹夜未眠。
    “人都到齊了,”云雀滿意地點點頭,“把他叫醒。”
    帕維爾走到床邊,推了推還在睡覺的魯索。
    “哦,真見鬼。”他睜開眼睛說,“今天醒來時看到的第一個人居然是你,我肯定會倒大霉的。”
    “閉嘴吧你。”帕維爾聳聳肩,“快點起來,大家都到了。”
    云雀關上窗戶,接著拉上了窗簾。房間變得更暗了,氣味也更加濃重。
    “附近還有空房間嗎?”魯索問,“我們去那里談吧,這地方讓我反胃。”
    “以后讓你反胃的事只會更多,”女獵巫人用毫無感情地語調說,“最好早點習慣這些。”
    “她還活著,是嗎?”觀察了一會兒被綁在椅子上的法緹婭?塞倫后,沃明抬起頭問。
    云雀點點頭。
    “最好殺了她,”他語調溫和地提議道,“如果放她活著離開這里,她的同伙們就會知道我們從她這里問出了什么。”
    這小子,帕維爾心想,總能像這樣若無其事地說出可怕的話。
    “不。”云雀說,“把她關起來就好,以后可能還有新問題要問她。”
    “她知道得很多嗎?”帕維爾好奇地問。
    “她是荊棘團的核心成員,貴族小組的首領。她是少數知道托馬斯?恩德真實身份的人,而且還對他的最終計劃有所了解。”云雀說,“老實說,在審問她之前,我沒想到居然能有這樣的收貨。如果我們早一點抓到她,或許就能阻止這一切……”
    法緹婭突然聲音嘶啞地笑了。她抬起頭,視線從房間里的眾人身上一一掠過,最終停留在云雀的身上。
    “阻止?”女間諜輕聲說,“就憑你們幾個?別做夢了。”
    云雀一言不發地走到她面前,伸出手,輕輕撫摩著法緹婭受傷腫脹的臉頰。女間諜畏縮了一下,恨意和恐懼在她的眼中凝聚。
    “通常來說,”女獵巫人語調平靜,“我并不享受折磨犯人的過程。如果可以的話,我寧可用提問的方式得到答案。但你我都知道,法緹婭小姐,你不是那種會乖乖合作的類型。”
    “見鬼去吧,你這變種婊子。”
    “解決掉你的主子之后,也許我真會考慮一下。你知道嗎?這位羅勒先生犯了個巨大的錯誤,他應該在那天晚上殺了我。但他沒能做到。如今他成了我所選中的獵物。”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對抗什么人。”女間諜冷笑著說,“在他眼中,你們就像蟲子一樣微不足道。他動動指頭就能碾碎你們所有人。”
    “那真是太遺憾了。”云雀也露出了她那恐怖的笑容,“因為你很可能沒法活著看到那一天了。”
    “抱歉,打擾了。”一個陌生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能否請你們盡快說完?我是來接她回去的。”
    帕維爾立刻拔出佩劍,抬頭望去。在天花板的陰影中,一個模糊的黑色輪廓浮現成型。
    “你是什么人?”女獵巫人也拔出了武器。
    “”
大神捕鱼最新版 甘肃11选5走势 股票牛股推荐买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广东 真钱的斗地主棋牌游戏 太平洋股票行情 贵州快三百位走势图乐彩网 杜德配资 河南22选5走势图彩宝网 p62连线走势图 幸运北京pk10软件 极速时时彩计划技巧 浙江体彩6+1中奖规则 排列五最近200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 山东快乐扑克了3走势图 黑龙江p6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