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307章猜謎游戲

  橘貓試探性地向前伸了伸爪子,本來瞇著眼睛打盹的灰貓突然抬起頭,警覺地盯著這位不速之客。
  “她要被撓了。”希琳信誓旦旦地說,“你最好把她抱回來。”
  “相信我,希琳,六月能搞定。”莫伊拉聳聳肩。
  灰色小貓此刻的眼神甚至能讓希琳望而卻步,但那只胖乎乎的橘貓卻一點后退的意思也沒有。她慢悠悠地將爪子搭在阿海的面前,又向前挪了挪屁股。
  阿海嗅了嗅橘貓的氣味,又用鼻子頂了頂對方的爪子。
  希琳緊張地吞咽著口水,她懷疑自己的床鋪馬上就要變成貓毛亂飛的戰場了。
  但她最擔心的事并沒有發生。灰貓伸展身體,腦袋歪向一旁,似乎對橘貓失去了興趣。橘貓則爬到阿海身邊,開始幫他舔舐傷口。
  “看吧,我就說沒問題的。”莫伊拉笑著說,“對付不怎么乖巧的小貓,另一只貓就是最好的辦法。”
  希琳總算松了口氣,“太好了,還以為他們會打起來呢。”
  “六月一直都很合群。之前在白貓咖啡的時候,天天都有其他小貓跟著它跑。放心吧,這里交給它就行了。”
  阿海已經吃了半條鰻魚,又從希琳的杯子里喝了很多水,現在還有這只橘貓幫他清理傷口……
  好吧,暫時不用太擔心了。
  希琳靠上椅子背,想伸個懶腰,又怕破壞了自己的淑女形象。其實在莫伊拉面前沒必要這么拘謹,但除非迫不得已,否則她還是想繼續扮演好完美姐姐的角色。
  “希琳?”莫伊拉突然開口道,“你覺得他們現在到哪了?”
  “誰?”呃,蠢問題,“柯斯塔和魚鷹嗎?”
  “嗯哼。”
  “如果他們是徒步趕路的話,現在應該還沒走出舊城區吧。”希琳思索片刻后回答,“不知道他們午餐是怎么解決的。出發之前,他們好像只帶了一些干巴巴的行軍餅干。”
  “舊城區應該還有一些店鋪在營業吧?”
  “的確,但價格都貴的離譜。而且柯斯塔還在被懸賞,在人多的地方停留太久可能會很危險。”希琳說著嘆了口氣,“我知道這次的任務非他不可,但總像這樣拿生命冒險,即便是柯斯塔也難免讓人擔心啊——當然,還有魚鷹。”
  “怎么感覺最后補充的這句有點敷衍呢?”莫伊拉抬抬眉毛。
  “哈哈……”
  她們分享著莫伊拉從廚房偷出來的一條面包。面包松軟可口,上面還抹了蜂蜜和霜糖。希琳從自己的那份面包上撕下兩塊,丟給自己床上的兩只貓。
  “既然說起柯斯塔,”莫伊拉說,“我的好奇心又被勾起來了。你覺得他到底是什么人?”
  希琳也想知道。對于柯斯塔的身份,她曾經有過很多猜測,但始終沒找到什么可靠的證據。其實她一直都很愿意相信別人,哪怕聽上去有些離奇。
  但現在就連她也不相信柯斯塔是個普通的退伍士兵了。
  “對,我的確想過一些可能。”她說,“說出來不怕你笑話,我懷疑柯斯塔是某個神秘組織的成員。為了順利潛入火印城,他偽造了一個身份,以及身份所需的一切背景。”
  “啊哈,你的想象力也太奇怪了吧?”莫伊拉干笑一聲。
  “先別急著笑。”希琳一本正經地說,“總而言之,柯斯塔之所以不能向我們透露真相,是因為他身負某個至關重要的秘密使命。怎么樣?這就解釋了他為什么一直不肯如實相告。”
  “因為他很想說,但又不能說?”
  “沒錯!”
  莫伊拉舔了舔手指上的蜂蜜,“好吧,這個猜測的確很有趣,但解釋不了為什么他會那樣對你。”
  “等等……哪樣對我?”
  “別裝傻了。他對你那么忠誠,簡直就像是小說里面的情節——就是那種不太需要帶腦子看的愛情小說——某位英勇善戰的騎士,出于某種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的原因,對某個他這輩子都不可能親近的貴婦人,有著某種能讓看門狗都感到羞愧的忠誠,而且還愿意為她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好了好了。”希琳嘆了口氣,“沒必要用那么多次‘某個’,我知道你是在諷刺……但我真的不知道柯斯塔那樣做的原因,他從沒向我透露過。”
  “真的?”莫伊拉湊近她,“一次也沒有?”
  “千真萬確。我要是知道原因,也就用不著胡亂猜測了。”
  “說得也是。”莫伊拉晃蕩著雙腿,盯著趴在床上吃蜂蜜面包的兩只貓,“好吧,其實我也有一個關于柯斯塔的猜想,想聽聽嗎?”
  這次輪到希琳挑眉毛了,“當然,但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我一定會取笑你的。”
  “隨便你怎么笑,不過要先聽我說完。”莫伊拉聳聳肩,“我懷疑柯斯塔是某個南方小王國的王子。”
  “……什么?”希琳本來打定主意聽完再發表評論,結果聽到第一句就沒忍住,“哈!”
  “別笑,我可是有證據的。他的膚色比咱們都要深,對不對?他說那是因為長期在戶外活動的結果,但我覺得那更像是天生的。我在一本書上讀到過,南裂境附近的那些小王國的人就是他那種顏色的皮膚。”
  “可是,”希琳指出,“他其實只是比咱們的膚色深一點,不是嗎?火印城里也有很多人和他差不多。”
  “對,所以這只能算是個旁證。最有力的證據是他自己親口說出來的。你有沒有注意到,他有時會突然說出一些生僻冷門的詞?”
  希琳努力回憶了一會兒,“好吧,不記得了……”
  莫伊拉翻了個白眼,“這也是為什么大家一聽就知道你不是本地人。你的口音倒是沒問題,但偶爾會說出一些這里不常用的習慣用語。”
  “什么?”希琳驚愕地說,“原來是因為這個嗎?”
  “沒錯,所以柯斯塔也有類似的問題,只是非本地人聽不出那些細微的差別。”莫伊拉點點頭,“總而言之,他的膚色,還有他那些奇特的習慣性用語,這些都說明他是某個南方王國的王子——”
  “——或者是一個常年在南方生活的普通瑟倫人。”希琳忍不住插話道。
  “王子!”
  “好吧,王子就王子。”
  莫伊拉滿意地點點頭,“這位王子之所以會來火印城,是因為他想追求危險而浪漫的自由生活。如果他留在王宮里,就要和某位他不愛的公主結婚,繼承他父親的王位。”
  “……這個猜測的確更有趣。”希琳勉強承認,“但這解釋不了,為什么柯斯塔在女人面前總是束手無策。如果他真是一位來追求浪漫的王子,那他肯定知道應該如何討女人歡心,不是嗎?”
  “我覺得他很會討我歡心啊。”莫伊拉眨了眨眼睛。
  “不,那是因為你已經愛上他了。”希琳嘆了口氣,“你看,其實他的膚色和習慣用語都有更合理的解釋,所以你這個猜測同樣缺乏有力的證據。”
  莫伊拉聳聳肩,“你不能指責一個喜歡做夢的女孩。你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肯定也滿腦子都是各種稀奇古怪的幻想。”
  “是啊,”希琳說,“但我以為歷史學家會更現實一點呢。”
  “這是刻板印象。”莫伊拉皺起眉。
  她們剛吃完各自的蜂蜜面包,門突然被推開了。
  “啊哈,被我抓到了!”女精靈叫道,“你們居然背著我偷吃蜂蜜面包!”
  “枯葉?你怎么回來了?”希琳驚喜地跳起來,“現在才剛過午餐時間啊?救援隊已經回來了嗎?”
  “不,只有我和威爾回來了。我們在救援的時候得到了一些情報,威爾認為應該立刻回來著手安排。”
  “安排?安排什么?”
  “今晚要出事了,希琳。”枯葉走進屋,隨手關上房門。
  
大神捕鱼最新版 新彩吧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大全 vv时时彩平台好吗 山东11选5高手独门技巧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 辽宁11选五历史数据 重庆快乐10分 体彩泳坛夺金怎么玩 在线配资平台哪个好 福利彩票双色球预测 福建快3三不同遗漏 舟山体彩飞鱼基本走势 股票配资平台.一直牛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公告! 股权投资项目 北京11选5中奖查询 腾讯分分彩定位胆选五个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