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法災害保險指南 >第327章最后的晚餐

  她們走進餐廳時,才發現正好趕上了用餐高峰。本來就不大的餐廳里坐滿了人,甚至還有人站著用餐――看來在“好好享用人生最后一餐”這件事上,大家的思路似乎不謀而合。
  希琳沮喪地意識到,現在別提找到五個相鄰的位子了,就連找到五個人的位子都成了一項艱巨的挑戰。
  結果令她意外的是,解決這個難題的居然是莫伊拉。她碰了碰枯葉的手臂,指指坐在長桌角落的四個人。那些人剛剛掃空了盤子里的食物,隨時可能起身離開。
  女精靈眼疾手快地擠過人群,趕在其他人之前搶下了那四個座位。雖然她們有五個人,但擠一擠還是能坐下的。
  “剛剛真是太厲害了,莫伊拉!”眾人落座后,希琳贊嘆地說,“我都不知道,你居然還有這種特長。”
  莫伊拉聳聳肩,“在真理院的學生餐廳里吃上幾個月的晚餐,這種事誰都能做到。”
  “在餐廳里搶座和占座,是學院生活的基本技能。”凱蒂笑著表示贊同,“你上學的時候沒遇到過這些事嗎,瑪爾倫小姐?”
  “什么?完全沒有。”
  “不會吧?真難以置信。”莫伊拉用異樣的目光打量著她,“你該不會根本沒去過學院的餐廳吧?這就是你保持苗條的秘訣嗎?”
  “別開玩笑了,我當然去過餐廳,而且每天都去。”希琳說,“但是玫瑰城學院的餐廳很寬敞,足夠容納所有學生和教授,所以我們根本不需要學習如何搶座和占座。”
  莫伊拉抬了抬眉毛,“很寬敞的餐廳?你上的該不會是貴族學院吧?”
  “我又不是貴族。”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貴族,但據說王國東部的有錢人家也會把子女送到貴族學院。這樣一來,他們就能在學院里結識一些有權有勢的朋友,要是能訂下婚約就再好不過了。”
  “所以你們人類的學院不是學習知識的地方,而是物色結婚對象的地方?”枯葉好奇地問。
  “對某些人而言,就是這樣。”莫伊拉意味深長地看了希琳一眼。
  “你們兩個不要擅自做這種奇怪的腦補,我可是非常認真地學習了四年的商務知識。”希琳皺起眉,“我繼母倒是考慮過讓我在學院里找個合適的貴族結婚,但那個年紀的我非常不聽話,甚至連父親都管不了我。”
  “叛逆期。”枯葉點點頭,“我也經歷過類似的時期,大約持續了……三十年左右。”
  “……真替你的父母感到遺憾。”
  “他們當時正忙著寵愛我弟弟,根本顧不上搭理我。”枯葉聳聳肩,“好了,死到臨頭的時候不適合談論這些不堪回首的私人話題。還是想辦法解決咱們更迫切的需要吧。想當個稱職的紳士嗎,杰羅姆?”
  “呃……行啊。”杰羅姆點點頭,“需要我做什么呢,枯葉小姐?”
  “去那邊排隊,領五人份的晚餐回來。”
  “等等,為什么要他去?”凱蒂問。
  “因為廚師好像發現我偷蛋糕的事了,至少是高度懷疑。”枯葉回答,“所以為了避免發生什么不愉快,我還是留在這里比較好。”
  “哈,這就是背著我偷吃蛋糕的報應。”希琳笑著說。
  “啊啊,如果這樣能讓你好受一些,那我就認倒霉啦。”
  “我看杰羅姆也不用去了,”莫伊拉說,“廚師的女兒正在朝這邊走呢。呃,她該不會是認出枯葉了吧?”
  然而被認出的其實是希琳,因為今天早晨她在餐廳里大喊大叫,給廚師和廚師的女兒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象。
  “希琳?瑪爾倫小姐,是嗎?”女孩在圍裙上擦了擦手,打量著希琳和希琳的同伴。她一看就是那種在復雜環境中長大的姑娘,言談舉止都顯得很機敏。
  “嗯,是我。”希琳點點頭。
  “尤文斯女士特意交代過,要優先供應你們幾位的晚餐。但今天來用餐的人實在太多,所以我也只能保證你們盡快吃到晚餐,食物就要和其他人吃的一樣了。”女孩說話的語速很快,但咬字很清晰,“各位有什么特別的要求嗎?”
  “特別的要求?”凱蒂抬起眉毛,“比如?”
  “比如不能或不想吃的食物,還有特別喜歡的食物。如果有條件的話,我會盡量滿足的。”
  眾人面面相覷,大家都不好意思向陌生人提要求。最終還是枯葉率先打破了尷尬的局面,她想知道能不能供應麥酒之外的飲料。
  “今晚很快就會有一場惡戰,我可不希望自己在戰斗之前喝醉。”女精靈解釋道,“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不含任何酒精的飲料――如果是果汁就再好不過了。”
  “抱歉,女士,”廚師的女兒搖搖頭,“果汁早就喝完了。”
  “紅茶呢?”希琳問,“我倒是不介意晚餐喝紅茶,雖然這樣做可能會失眠,但今晚本來也不可能睡著……”
  “我也喝紅茶。”莫伊拉說,“開戰之后,醫院那邊可能會需要我去幫忙救治傷者,所以我最好保持完全的清醒。”
  “多自律的姑娘啊。”凱蒂輕嘆一聲,“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對酒精飲料的抵抗力可比你差遠了。但既然大家都不喝酒,那我也喝紅茶好了。杰羅姆?”
  杰羅姆聳聳肩,“在這種氣氛下,我顯然也應該喝紅茶。”
  “為什么?”凱蒂笑瞇瞇地看著他說,“你又不用上戰場,喝酒有什么關系呢?莫非你今晚另有安排?”
  總感覺最近這些事發生后,凱蒂對弟弟的保護欲和控制欲都變強了。不過這些話希琳可不敢當著她的面說,否則肯定要被像教訓小孩一樣教訓半天。在“訓斥別人”這件事上,凱蒂很好地繼承了伊蕾妮大師的天賦――而且更糟的是,她對此還不自知。
  “……當然沒有,”杰羅姆搖搖頭,“我只是覺得,在一群不想喝酒的人面前喝酒不太好。”
  “哎呀,杰羅姆真有紳士風度啊。”希琳趕快幫忙打圓場。
  “是啊是啊,”莫伊拉也隨聲附和,“居然考慮得這么周到,真是體貼入微啊。”
  “當然啦,畢竟是我弟弟嘛。”凱蒂聳聳肩,“但如果你想去逞英雄,我可不會……”
  廚師的女兒清了清嗓子,“那么,各位決定了嗎?”
  “啊,抱歉。”枯葉立刻抓住了這棵救命稻草,“請把晚餐中的飲料換成紅茶,其他的要求就沒有了。”
  “這沒問題,”女孩點點頭,“但我自己端不了五人份的食物,請來兩個人跟我一起回去。”
  “好的,我跟你去。”希琳自告奮勇地說。
  “你就別去了,希琳。”枯葉一把拉住她,“我有事要和你說。”
  “什么重要的事啊?”希琳歪頭看著女精靈,“就不能等我回來再說嗎?”
  “是很重要的事,必須現在就說。”
  “既然你這么說了……那好吧。”
  結果是凱蒂和杰羅姆跟著廚師的女兒去了后廚。大約五分鐘后,他們端回了五人份的晚餐。
  雖然早就降低了預期,但看到這些普通的食物時,希琳還是有些失望。黑面包、燉菜和魚湯,外加每人一小碟切碎的火腿。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凱蒂端著的餐盤上擺著一個透明的茶壺,里面盛著剛煮好的紅茶。
  聞到紅茶的香氣,希琳突然回想起之前和艾瑪在鉑金區的咖啡館一起喝茶的經歷。仔細想想,那件事才過去半個多月,感覺卻像是過了很久。
  至少艾瑪和她的家人在火印城被封鎖前逃了出去,希琳心想。這樣也好,少了幾個需要牽掛的人。
  凱蒂幫大家倒了茶,又把茶杯分到每個人的面前。枯葉低頭看著自己盤子里的食物,顯然感到很失望。
  “作為生命中的最后一餐,這的確有些寒酸。”莫伊拉嘆了口氣。
  “別難過了,枯葉,”希琳安慰她道,“我的火腿給你吃吧。”
  “好意心領了,親愛的。但一小碟火腿什么也改變不了。”枯葉攤開雙手,“看來又多了一個活下去的理由,我可不希望自己生前吃的最后一餐居然是這種可憐的食物。”
  “……啊哈。”
  “好了,繼續剛剛沒說完的話題。”枯葉抓起黑面包,用餐刀切下一小片,“萊芮放棄了她的那部分能力,所以你的能力本該有個飛躍性的質變才對。但你卻沒感覺到什么明顯的變化?”
  “嗯。”希琳點點頭,“其實變化還是有的,但比想象中要小多了。玫瑰認為我的能力才剛剛回歸完整,身體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適應這種變化。”
  “聽上去,”枯葉喝了一口湯,“你似乎有不同的看法。”
  “唔,說不上是看法,只能算是一些沒被證實的推測而已。”希琳嘆了口氣,“我都懷疑是自己的錯覺了,但我似乎能感覺到植物的思想了。”
  “真的?”凱蒂從燉菜里叉起一片菜葉,“就像這種植物嗎?”
  “……啊,這,怎么想也得是活著的植物才行吧。”希琳哭笑不得地說。
  “先別跑題。”枯葉說,“你能感覺到植物的思想了,然后呢?”
  “剛剛在玫瑰的房間,有一株爬山虎希望我滿足它的心愿。我費了好半天的時間才做到,但結果好像也沒什么值得一提的……”
  “等一下,”莫伊拉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動作,“你剛剛說了什么?”
  “……好像也沒什么值得一提的?”希琳回答。
  “不是這個。上一句。”
  “呃……有一株爬山虎希望我滿足它的心愿?”
  “原來如此!”莫伊拉驚呼一聲,“我知道了,哈!那個詞是‘愿望’的意思!”
  “什么啊?”希琳被她一驚一乍的反應嚇了一跳。
  “我找到解開研究筆記的關鍵線索了,希琳!”莫伊拉興奮地拉起她的手,“你真是太厲害了!”
  不,莫伊拉,我什么都沒做啊……
  “太好了!我必須立刻回房間!要把剛剛想到的記下來才行!”
  “到底是怎么回事?”枯葉抬起眉毛,“介意提前透露一些嗎,莫伊拉?”
  “不行,”莫伊拉有些神經質地搖搖頭,“不能在這里說。”
  女精靈打了個響指,“說什么傻話呢。有我跟著,還需要擔心被人偷聽嗎?”
  “我的意思是在這里說不清楚……而且還有一兩個地方不太清楚,需要再次確認才行……是的,愿望!原來如此,這就解釋得通了!”
  “她不會有事吧?”杰羅姆擔心地問。
  “不用擔心,莫伊拉以前也是這樣的。”希琳聳聳肩,“我們在郁金香公寓合租時,我就見過幾次,說出來你都不敢相信,她可是――等等,莫伊拉,你要去哪兒?晚餐還沒吃呢!”
  “不吃了!”莫伊拉猛地站起身,有些興奮過度地擺了擺手,接著提起裙擺,風風火火地沖出了餐廳。
  “好吧,”希琳無奈地瞇起眼睛,“這樣的莫伊拉我還真是第一次見……”
  “她的晚餐留著,咱們吃完之后幫她帶回房間就行了。”凱蒂聳聳肩,“雷納迪小姐這幾天可是壓力很大的,現在就別打擾她了。”
  “可是――”
  “放過自己吧,瑪爾倫小姐,你就別再瞎操心了。”凱蒂打斷她,“好好吃你的晚餐。紅茶還要再添點嗎?”
  “呃?好的,謝謝……”
  ――――
  這是希琳最后一段清醒的記憶。
  (
大神捕鱼最新版 贵州快3走势出好图 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时时彩下载手机版 金鹰股份股票行情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 比特娱乐棋牌 福彩广西快乐双彩开奖 福建快三今日开奖查询 山西体彩11选5投注 分分彩输得我好惨 福彩26期开奖号码 免费手机打字赚钱平台 双色球历史记录查询 青海快三开奖官网 七乐彩下期专家预测 四川金七乐开奖结果走势图